評論 | 余杰:少林寺就是一個小中國

2023.02.08
評論 | 余杰:少林寺就是一個小中國 少林武僧院武學導師延莊法師
延莊微博

 

神功護體的少林高僧爲何不敵中國病毒?

二零二三年一月十日,中國網上傳出少林武僧院武學導師延莊法師感染中國病毒、以五十九歲的壯年病逝的消息。就在兩天前,延莊法師還在社交媒體上發佈打拳照,因此有人懷疑是否爲康復期間劇烈運動導致死亡。

從其生前照片上看,留着長髯的釋延莊意圖把自己塑造成一副仙風道骨形象,其社交媒體的最後一則留言是:“寶劍、快意,一縷殺氣。酒杯,悲涼,一聲嘆息。知己,豪放,一往情深……”這明顯是在模仿古龍武俠小說的文字風格。而他帶領幾個學徒練拳的照片下有幾句說明文字,透露已感覺到呼吸不暢,想通過練習“龜息大法”,“通經活絡,只爲能夠在殘喘裡,還可向生而行,緩口粗氣……”

公開資料顯示,生於河南上蔡縣的釋延莊俗名趙世毅,自幼受到家庭武術氛圍薰陶,加上一九八二年李連杰電影“少林寺”風靡,他於一九八三年到少林寺出家,走練武之路。之後,他學到外界稱爲“達摩內功”的禪功柔拳,號稱達到“百病不生”境界,長期擔任少林寺武僧總教頭,儼然是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武林至尊。

沒有想到,如此一位絕頂武林高手,輕易就被病毒擊倒。延莊的同門師弟延嘉在個人社交平臺發文悼念說:“再也聽不到師兄的聲音了,你去西方極樂世界,我們還在這個塵世間度人。”有虔誠的信教徒留言詢問:“老爺子也是因爲某流行性病毒走的嗎?”延嘉僅回覆二字“自然”。這兩個充滿歧義,可理解爲“自然死亡”,也可理解爲“自然如此,何必再問”。

對於釋延莊離世原因,少林寺官方沒有作出任何說明——如果承認這位武術大師是感染中國病毒而死,對少林的聲望不啻爲一個沉重打擊。首先,這一事實證明,所謂“百病不生”的“達摩內功”,不過是繪聲繪色的小說家言,世間沒有這種保命符,少林武術的神話也就不攻自破。

其次,被外界傳得神乎其神的少林內功,不見得能強身健體、延年益壽,中國男性的平均年齡已在八十歲上下,大名鼎鼎的少林第一武僧卻只活了五十九歲,這簡直就是莫大的諷刺。可見少林武術甚至比不上西方普通的健身運動。

第三,即便少林內功能抵抗《本草綱目》上記載的傳統的“百病”,卻無法抵抗“百病”之外的新病——中國病毒,可見中國病毒不是天災而是人禍,是中共故意播放的某種人工合成的病毒。

其實,少林武術,乃至整個中國功夫,都是虛無縹緲的“中國夢”的象徵。一九八零年代初,經過文革的“破四舊”,少林寺僅剩一片斷壁殘垣。中國人從對毛澤東的個人崇拜中醒過來,傷痕累累,尊嚴掃地,精神空虛,看不到路在何方。突然間,電影《少林寺》橫空出世,舉國上下如醉如癡,幾乎成爲革命夢斷的中國人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以及此後四十多年中國民族主義思潮興起之先聲。

然而,以少林武術振興民族精神,本身就是緣木求魚。少林寺尊達摩爲祖師,且不說達摩是否真的是其祖師爺,就達摩本人而言,乃是來自印度或波斯的外國人,跟近代到中國傳福音的基督教傳教士是一樣的。所以,少林功夫,其實是印度功夫或波斯功夫的皮毛。這個被刻意忽略的事實,會讓中國的愛國者們痛不欲生。

少林武功號稱中國武術之正統,但遇到在搏擊界的後起之秀徐曉冬的挑戰時,少林寺無人敢出面應戰。後來表示願意與之一戰的,是曾任少林第一護法、後來自立門戶的釋延覺。有趣的是,釋延覺表示自己少一根手指,是四級殘廢,而且已五十歲,強調種種客觀不利因素。然後,提出一個苛刻的條件:若是打七十五公斤級的正規散打比賽,他願意與徐曉冬一決雌雄。衆所周知,徐曉冬的體重在九十公斤左右,讓他降十五公斤體重,是強人所難。

一間寺廟的敗壞與一個國家的敗壞

近年來,在方丈釋永信的領導下,少林寺從一間僧多粥少的苦寒寺廟,成爲一家富可敵國的跨國公司。釋永信本人也從出家人和修行人搖身一變爲全球商業帝國的“CEO”。

《紐約時報》駐華記者傑安迪寫過一篇題爲《財、色、權力:少林CEO面前的魔障》的報道。該報道指出,中國媒體上出現了一系列針對釋永信的的指控:矇騙大衆,玩弄女性,有多名情人,並私下與其中二人育有子女。釋永信追逐女性、金錢和奢華生活,與他身爲中國佛教界重要人物而長期標榜的爲人正派、生活簡樸的說法格格不入。這宗醜聞突顯了公衆對於眼下中國社會的冷嘲熱諷:貪婪與低俗的物慾碾過道德,位高權重人羣尤爲如此。

習近平掀起以反腐爲名的政治清洗,黨政軍各界皆有大佬落馬,又牽連出他們背後更多的民營企業家和文藝娛樂界人士。偏偏屢屢被舉報、早已聲名狼藉的釋永信巋然不動、閒庭信步。釋永信跟習近平一樣“自信”,絕非偶然:他不僅是一名商業和尚,更是一名政治和尚,積極配合習近平“一帶一路”政策,少林寺這塊金字招牌成爲“中國優秀文化”輸出西方的典範,跟“孔子學院”聯袂登臺,一文一武,大紅大綠,流光溢彩。過去數十年,臺灣新興佛教系統如慈濟、星雲等,影響力早已溢出臺灣,遍及世界,還返回中國,吸引不少信徒和金錢奉獻。逃離被中共武力侵佔和殖民的圖博故土的達賴喇嘛,也讓藏傳佛教成爲在西方頗受歡迎的東方宗教。爲了與之競爭,中共當局積極鼓勵和支持少林寺到海外攻城略地,發揚國威。

此前,釋永信計劃在澳大利亞東南部修建一處投資三億美元的豪華少林功夫度假村和高爾夫球場,引發很大爭議。中國官媒新華社出面爲之保駕護航,高調報道釋永信對此事的回應:“文化走出去是件很體面的事。……中國人可以引進迪士尼,爲什麼國外就不能引進少林寺?”將少林寺與迪士尼相提並論,引喻失義、不倫不類,卻很有點習近平躊躇滿志、睥睨天下的胸襟氣魄。若是習近平讀到這篇報道、看到釋永信的這番言論,一定會對之惺惺相惜。既然大方向對了,跟對人了,釋永信的生活“小節”問題就可忽略不計。於是,在習近平的中國,釋永信就成了一尊打不倒的金身羅漢。

釋永信不是國師勝過國師,少林寺不是皇家寺廟卻又宛如中共黨魁的家廟。馬克思和毛澤東都曾將宗教貶斥爲麻醉人靈魂的鴉片,但習近平毫不諱言鴉片也可拿來爲其所用。傑安迪在報道中評論說:“儘管中國官方信奉無神論,但執政的中國共產黨開始認可少林寺的全球推廣,欣賞它產生商業收入的能力。而且,從近些年不斷有官員前往少林寺參觀的情況看,他們中很多人也明顯相信少林武僧神奇的護佑能力,這一名聲早在七世紀就傳開了。就像故事裏講的,曾有十三個少林棍僧在戰亂之中救了唐王李世民。”那麼,今天的少林寺能夠護佑焦頭爛額的習近平走過內憂外患的驚濤駭浪嗎?

少林寺不是一方淨土,而是敗德的中國的縮影,如同《紅樓夢》中的那個典故:柳湘蓮路遇賈璉說媒,準備娶尤三姐爲妻,但後來向寶玉打聽尤三姐品行,寶玉回“你既深知,何必問我?”湘蓮遂感嘆說:“你們這東府裏邊,除了這兩個石獅子是乾淨的,恐怕連貓兒狗兒都不乾淨了。”今天的中國處處是烏煙瘴氣、污泥濁水,少林寺不是一方淨土,也心安理得地藏污納垢、坑蒙拐騙。過去數十年,少林武術靠小說和影視的渲染,在中國成爲家喻戶曉的佛教第一寺廟。在一切向錢看和向權看的時代,少林武術也就成了發大財、攬大權的法寶。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