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余杰:穿野戰軍服的習近平宛如希特勒的翻版(簡體版)

2022.12.0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評論 | 余杰:穿野戰軍服的習近平宛如希特勒的翻版(簡體版)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2022年11月8日身着軍裝視察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
Xinhua via AP

臺海戰爭會是習近平設定的“局部戰爭”嗎?

中國中央電視臺報導,十一月八日下午,習近平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軍委聯指總指揮的身分,視察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習近平在講話中指出,這次視察是要亮明新一屆軍委“全面加強練兵備戰的決心態度”。全軍要“全部精力向打仗聚焦”,努力建設“絕對忠誠、善謀打仗、指揮高效、敢打必勝”的戰略指揮機構,“爲全面加強練兵備戰、有效履行新時代我軍使命任務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習近平身穿一身野戰軍迷彩服,腳蹬高幫軍靴,與同樣身穿迷彩服的所有軍委委員一起露面,殺氣騰騰、耀武揚威。雖然這不是他第一次身穿野戰軍迷彩服,但他確實是第一個身穿這種服裝的中共最高領導人。此前,經歷多年戎馬生涯的毛澤東和鄧小平在若干重要場合刻意穿軍裝出現在公衆面前,以顯示他們對軍隊和整個大局的絕對掌控。比如,毛澤東在文革伊始之際,在天安門城樓上接見百萬紅衛兵時,就是一身戎裝;鄧小平在一九七七年建軍五十年大會上身穿軍裝,表明他已經從華國鋒手中奪取了最高權力。而江澤民和胡錦濤這兩名與軍隊沒有太深淵源的黨魁,穿軍裝的時候少得多,多半是在一些禮儀場合穿軍便裝。

習近平與軍方的關係並不深厚,他只是短暫當過國防部長耿飈的祕書,而耿飈很快就被鄧小平撤換掉了。但是,習近平掌權之後,迅速完成對舊軍委的清洗,清洗的規模之大,超過此前任何時代,胡錦濤時代的軍委委員十有八九都在秦城監獄中。同時,習近平身穿不同制式的軍裝視察各地駐軍的照片也頻頻出現在官媒上,習近平對軍裝真還情有獨鍾。戰爭販子普京都沒有穿過軍裝,習近平對軍裝的喜好只能說明他極端缺乏自信。

耐人尋味的是,二十大報告中關於打仗的論述,比起十九大來有細微卻重要的變化。二十大報告中說:“全面加強練兵備戰……加強軍事力量常態化多樣化運用,塑造安全態勢,遏控危機衝突,打贏局部戰爭。”而十九大報告中稱,“提高基於網絡信息體系的聯合作戰能力、全域作戰能力,有效塑造態勢、管控危機、遏制戰爭、打贏戰爭”。“戰爭”與“局部戰爭”的差異,說明習近平已經意識到中國的國家實力和中國軍隊的實際戰力,不足以支撐一場全面戰爭,尤其是針對美國及其盟友的戰爭;但習近平卻認爲,他有能力對臺灣動武,以武力“統一”臺灣,如此他的歷史地位將高於鄧小平,更高於江澤民和胡錦濤,成爲與毛澤東並肩的“大帝”。

但是,臺海戰爭一旦開打,能像習近平所預想的那樣,僅僅侷限與一場局部戰爭嗎?美國絕對不可能坐視中國武力侵略臺灣,近年來,美國政府在臺灣問題上由戰略模糊走向戰略清晰。因爲臺灣一旦淪陷,也就意味着美國在西太平洋遭遇二戰初期被日軍擊敗之後的最大潰敗,以及“美利堅秩序”在全球範圍內的崩潰,這個代價是美國不能承受的。而美國的盟友日本、澳大利亞及歐洲等,也都紛紛表態跟美國同仇敵愾。那時,習近平的下場,恐怕就只能跟同樣愛穿軍裝的希特勒一樣,在地堡中自殺身亡並焚屍滅跡。

習近平學希特勒,畫虎不成反類犬

習近平身穿迷彩服,臃腫土氣,不倫不類,毫無美感,他身邊的一衆高級將領如出一轍。既然習近平反西方、反現代化,號稱“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那麼他爲什麼不穿上中國古代的鎧甲,那樣更顯“雄姿英發,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習近平效彷希特勒,卻連皮毛都沒有學到。習近平沒有從軍經驗,在軍方的服務只是蜻蜓點水;而希特勒是在一戰戰場真槍實彈廝殺並獲得勛章的小兵,對軍隊的運作了如指掌。習近平的審美情趣停留在延安梁家河,與其說是審美,不如說是審醜,他只知道擼起袖子幹,扛起兩百斤不換肩。而希特勒畢竟是一個浸染過維也納文化的業餘畫家,他在藝術上頗有天分,會參與設計高大恢宏的建築,更懂得欣賞瓦格納和貝多芬的音樂,知道藝術可以爲政治和軍事所用,希特勒說:“軍服一定要帥,這樣年輕人就會義無反顧的投軍效勞。”

希特勒對軍事的熱愛,是效仿腓特烈一世。腓特烈一世是歐洲第一個穿軍裝的君主,他開創了普魯士強國之路。他極端的重視軍備建設,本人從不奢靡,將國家開支的絕大部分都用於打造軍隊,死後留下八萬大軍,是當時歐洲大陸戰力最強的陸軍。他在臨死之前還掙扎着喊出:“我要穿着軍服死去。”希特勒愛穿軍裝既有天性使然,也包括對前輩的敬仰和崇拜。戰爭爆發後,希特勒基本不再履行政府總理的義務,民事議題全部交給手下負責,他儼然只是軍隊統帥,只關心戰局進展,每天與一羣將軍一起指揮作戰,甚至親自調動前線的一個軍或一個師。他幾乎沒有任何的娛樂活動,有一次,希特勒的情婦愛娃看到希特勒太過勞累,就邀請他去看一場電影,但希特勒立即拒絕,他說,我現在必須節省眼力,我要用我的眼睛來看地圖與公文。在六年的戰爭中,希特勒永遠都是一身軍裝,他對身邊的人說:“只要我們還在打仗,我就永遠不會脫下軍裝。”

希特勒不僅自己喜歡穿軍服,而且還親自參與軍服的設計。希特勒說,“政治在藝術中表達自己,藝術反過來促進、加強國家政權”,他自我標榜爲古羅馬精英的直接後裔,“繼承古羅馬重視軍容的傳統”,極其注重軍隊的儀容打扮。比如,他專門挑選了雨果·波士(Hugo Boss)這家公司來製作軍服,該公司精益求精、一絲不苟,安排裁縫對每個軍人的身高體型進行測量登記,爲之量身定做的衣服,這樣每個人穿在身上都非常合體。戰後,這家公司發展成一個頂級時裝品牌。又比如,當希姆萊的私人藝術顧問、黨衛隊一級突擊大隊長卡爾·迪比奇教授設計了黨衛軍讓人毛骨悚然的黑色制服之後,希特勒特別提出修改意見,使之盡善盡美。與普通的軍裝相比,黨衛軍的黑色制服更有一種冷酷肅殺的風格。研究納粹歷史的學者指出:“二戰初期的德軍軍服無論從設計上還是在製作的質量上都屬於上乘,式樣繁多。傘兵的服裝其精良周到的程度即使拿到現在也會令人讚歎不已,長至過膝的傘兵短褲直到現在還很流行。各種迷彩服也已經出現在德軍的軍旅之中。當時德軍的作戰地域廣闊,從北非的沙漠一直到挪威的森林,都分佈着德軍的作戰部隊,因此所需要的軍裝種類之多是不難想象的。”

然而,美輪美奐的軍裝並未挽救納粹帝國覆亡的命運。習近平一點也沒有從希特勒和納粹的下場中汲取教訓——遠的不說,還有正在發生的案例:在侵略烏克蘭戰爭中灰頭土臉的普京,似乎也沒有成爲習近平的前車之鑑。習近平大概認爲自己比普京更財大氣粗,老大哥與小弟的關係如今已經置換,小弟沒有幹成的事,大哥沒有理由做不成功。《華爾街日報》在一篇評論文章中指出,習近平將中國的軍費提高到兩千億美元,約是臺灣同年度國防預算的十七倍。他同時致力於軍隊現代化與打造強大的核武庫,例如研製可攜核彈頭的超音速飛彈、核動力航空母艦,爲與美國等大國發生衝突做好準備。這場由身穿軍裝的習近平指揮的“終局之戰”,他將迎來怎樣的終局呢?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