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紫陽給六四的說法(張偉國)

在六四20週年到來之際,趙紫陽的錄音回憶錄“改革歷程”出版了。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祕書,中央政改辦主任鮑彤先生說,“趙紫陽留下了一套錄音帶。這是他的遺言。趙紫陽的遺言屬於全體中國人。”

2009-05-15
Share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20年來,儘管在經歷審查之後,原先強加在趙紫陽頭上“分裂黨,支持動亂”的罪名都無法成立,高層內部的“在1989年政治動亂中涉及到趙紫陽同志的有關問題” (三十條)報告因爲無法自圓其說,也從來沒有公開,在這麼長的時間裏當局一直在處心積慮的刻意淡化:早已將六四的定性從原先的“反革命暴亂”改爲 “八九春夏之交”的一場“風波” ,再後來就變成更加中性的“六四事件,同時還採用種種“冷處理”的手法,試圖從中國人的集體記憶中徹底消除之。但是,中南海權貴仍然拒絕還趙紫陽清白,直到把趙紫陽幽禁至死,中共也不給他一個說法,完全徹底地剝奪了他作爲一個黨員和公民的基本權利。

好在歷史是由人民寫的,銅牆鐵壁的一黨專制也無法一手遮天。你不給趙紫陽一個說法,趙紫陽就給你一個說法,趙紫陽是用自己的生命給出了這個說法!

在鮑彤和一批仁人志士的長期努力之下,我們終於在六四20週年聽到了趙紫陽的這個說法。那就是:當時多數人是要求政府改正錯誤,將六四定性爲反革命暴亂是站不住腳的,事實已經證明趙紫陽當年的判斷是正確的!針對強加給他的有關問題報告,趙紫陽也十分明確的予以反駁:“且不說其中有許多與事實有出入,即使全部是事實,我看也不能根據這三十條作出他們給我的結論。”“

通過趙紫陽回憶錄人們再次清晰看到:鄧小平,李鵬當年如何綁架國家機器,他們與趙紫陽的分歧實際上是在中國社會政治轉型的路向上,到底是融入現代政治文明?還是維護一黨專制的既得利益?說到底,是中國在歷史關頭選擇朝什麼方向發展的又一次中共黨內路線鬥爭。結果是鄧小平用人民解放軍制造了一起慘絕人寰的大浩劫;鐵血鎮壓造成了全民鴉雀無聲的局面,藉助政治高壓的保駕護航,中國坐上了權貴資本主義的直通車。

一黨專制出毛澤東、鄧小平這樣的獨裁者是常態,而胡耀邦,趙紫陽這樣的開明領袖實在是異數。當胡、趙被滅掉之後,當年依靠工農民衆打天下的中共也就徹底走向了自己的反面,其異化已無藥可救。趙紫陽在生命的最後歲月裏終於看清楚“我們社會主義國家所實行的民主制度,完全流於形式,不是人民當家作主,而是少數人,甚至是個人的統治。 ”倒是西方的議會民主制顯示了它的生命力。看來這種制度是現在能夠找到的比較好的,能夠體現民主,符合現代要求而又比較成熟的制度。現在還找不到比它更好的制度。

問題是依靠一黨專制與權貴資本主義崛起的中共,已經開始影響甚至威脅世界政治文明瞭,不僅在言論上自稱”中國不高興,而且也把一些原本用於國內的反人道反文明的社會監控措施,肆無忌憚的施用到外籍人士身上。對此,文明世界面臨着一個悖論,按照其既定的策略,只要幫助中國發展市場經濟和現代科技,中國就自然能完成民主轉型。如果這種邏輯是成立的,二十年前當趙紫陽在與鄧小平決裂的時候,就不應該成爲政治上的失敗者,如果這種策略是管用的,絕不可能六四血案和趙紫陽冤案,二十年了仍沉冤莫白。如今再繼續這種策略,事實上就意味着慫恿這種滅掉胡趙,炮製六四的集權體制,反噬整個現代政治文明。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張偉國)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