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鹿爲馬:突顯北京合法性危機(張偉國)

北京外長的言論突顯中共現有統治的合法性危機日益深重、無法自拔,具體表現爲一種無法克服的自我矛盾

2009.03.2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牛年“兩會”,北京的前後兩任外交部長李肇星、楊潔篪成了看點。有“紅衛兵外長”之稱的李肇星,下臺後搖身成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主任委員,作爲人大發言人,他稱“中國政治體制改革是符合中國國情的”。一黨專制全面封殺政治改革、斷然拒絕黨內開明人士和全國有識之士符合國情的政改主張,李肇星顛倒黑白、指鹿爲馬,戈培爾、薩哈夫亦望塵莫及。

楊潔篪接任外長是北京要藉助他與布什家族的淵源,並以他的斯文形象改變前任呲牙咧嘴的醜態,也算是一種公關安排吧。但這次楊外長髮飆了:任何國家在處理對華關係當中,不允許達賴到訪,是國際關係準則的應有之意。好傢伙,這種憤青的言論,頗有趁西方國家經濟之危顛覆“國際秩序”之嫌。楊稱,達賴方面提出要在中國四分之一土地上建立所謂大藏區,並質問“德國、法國,其他的國家,願不願意自己四分之一的領土被分割出去?”

這話怎麼聽都覺得不順耳。如果不是四分之一,而是百分之一或者萬分之一難道就願意了嗎?藏人也可以反問,這是不是要說明中國領土有四分之一是從藏人手裏掠奪去的嗎?達賴喇嘛代表提出大藏區就是“分裂”,那現行的“小藏區”就不是分裂了?分裂的性質難道是由區劃的大小來決定的嗎?既然把藏人視爲“同胞”,所謂藏區大小不過就是一個行政區劃問題,否則除西藏自治區外,各地衆多的藏族自治州(縣、鄉)又從何而來?中共當年又何必與藏人簽訂《十七條條協議》呢?近年來,在包括法國總統薩科齊在內的國際社會斡旋下,北京與達賴喇嘛的代表數次談判,按照楊潔篪的邏輯,這豈不就是“投降”、“賣國”了。

其實,北京外長的言論突顯中共現有統治的合法性危機日益深重、無法自拔,具體表現爲一種無法克服的自我矛盾:

——1949年明明是自己用暴力砸碎了孫中山創立的亞洲第一個共和國,實行了比國民黨更專制黑暗的統治,偏偏要自稱“人民共和國”,以爲國慶節在天安門廣場豎一個孫中山像,就能把自己打扮成孫中山的繼承者;

——達賴明明主張在中國法律下藏人自治,而且美國、歐盟都爲達賴的信用做了背書,連開明如胡耀邦者都承認北京治藏政策出了大紕漏,中共卻一邊欺騙藏人說除了獨立什麼都可以談,一邊卻不依不饒給達賴戴上分裂的帽子;

——1956年知識分子明明是響應政府號召“幫助黨整風”,卻被打成“右派分子”,二十多年後即使55萬右派分子絕大多數被“平反”,卻剩下爲數不多者仍不許摘帽,以證明那場運動是正確的;

——明明是大躍進政策造成了近四千萬人非正常死亡的人禍,中共卻說那是“自然災害”;彭德懷元帥爲民請命,結果被批倒批臭,國家主席劉少奇只不過是提醒老毛這是要被寫進歷史的,便成了“叛徒、內奸、工賊”死無葬身之地;

——1989年的天安門民主運動,愛國學生明明是反官倒反腐敗,要求政治改革,鄧小平、李鵬卻說他們是動亂的暴徒,明明是幾十萬軍隊機槍坦克製造了六四大屠殺,明明是用軍事政變幽禁中共總書記趙紫陽16年直到他去世,卻刻意將其說成一場“風波”……

中共的這種罔顧事實、顛倒黑白、指鹿爲馬、“ 好話說盡,壞事做絕”的行爲方式,是釋放或者轉移自身政治危機的本能,在毛看來需要“七八年來一次”,如今在胡溫眼裏,已成了符合中國國情的政治體制。但中南海休想一手遮天,領土疆域與文化傳統都非一成不變,“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是社會變遷的常態,藏人的大藏區主張就像中國人對釣魚臺的主權要求一樣,都可能是未來歷史發展不可或缺的合力之一;你今天顛倒了的,歷史將把它再顛倒過來。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張偉國)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COMMENTS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