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朱兆基:中國隱形軍方企業無處不在


2020-04-10
Share
1 中國融通資產管理集團。(網頁截圖)

4月1日,一家神祕的巨型企業出現在中國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的央企名單上。這個名單上的企業均由國資委代表國家履行出資人職責,就是說資本是純國有的。

這個名爲中國融通資產管理集團有限公司的企業在名單上排第10位,位列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之前,比國家電網更靠前得多,排在它前面的只有幾大軍工巨頭。看來,它的身份非同一般。

其實,它的背景只要看看它的前身的名字,軍產籌備組,就一目瞭然。在2016年中共要求軍隊和武警部隊全面停止有償服務活動後,軍方在全國範圍內移交出來的所有經營性資產、物業和農場等總面積相當於一個浙江省,資產總規模超萬億元。

達到這個體量,中國地產巨頭萬科用了33年,碧桂園用了25年,恆大用了19年,而融通生下來就有。坊間有人戲言:你說條條大路通羅馬,有的人說“老子就是羅馬”,而且羅馬就是一天建成的。

軍隊房產的油水只需要四個字來描述:“富可敵國”。自2007年青島拍出第一塊軍用空餘土地後,央企被一度要求退出房地產市場,但對軍隊來說,歷次房產大清查,查一輪亂一輪,軍隊住房制度一邊改革,基層一邊怨聲載道。谷俊山及背後的徐才厚、郭伯雄爆出驚天貪腐後,參與查谷的總後勤部長廖錫龍接踵落馬,既是新君對舊將一個也信不過,也說明以總後爲代表的軍隊既得利益之不可救藥。

中國軍方企業富可敵國


由左至右:郭伯雄、谷俊山、徐才厚的貪腐駭人聽聞,但真正問題不是錢,而是他們形成山頭,無視於黨中央,在軍隊建立獨立王國。(視頻截圖/CCTV)
由左至右:郭伯雄、谷俊山、徐才厚的貪腐駭人聽聞,但真正問題不是錢,而是他們形成山頭,無視於黨中央,在軍隊建立獨立王國。(視頻截圖/CCTV)

這也是爲什麼新的融通集團從首任董事長到副總經理大部分從兵器、誠通、中建、中糧、中化、中航工業和華潤等央企抽調的原因。而且,這次中國軍隊有償服務和經營性資產的剝離之徹底,幾乎使過去以腦滿腸肥著稱的總後勤部高級軍官集團的油水被腰斬。

然而,中國軍隊長期以來基於特殊政治地位和軍事名義,佔據了各大城市和風景名勝大量黃金地段,這些資源的經濟價值有目共睹,即使全軍的貪腐力量上下其手,也不過九牛一毛。這筆財富被收回,絕不等於能爲民生所用,更談不上回到了人民手中。雖然新成立的央企名義上仍以國有資產的保值增值爲目標,但其收益依然不過是千瘡百孔的國家財政的一根新輸血管,國家財政與民生幸福之間的關係還隔着十萬八千里。

如果說中國軍隊地產算一筆浮財,融通的成立就相當於現在土豪劣紳學會了搶在勞動人民之前,自己“打土豪,分田地”,讓浮財左手換右手,這也算是歷史創舉了。

中國融通一生下來,經營範圍就覆蓋10個領域,前三個就是房地產、農業、酒店/旅遊業,爲此一口氣成立了11個分公司。這說明,中國從軍隊剝離的軍產主要是城市建設用地、農業用地和統稱“樓堂館所”的招待物業。這些資源當然不該爲軍隊極爲浪費地佔有並助長腐敗。因爲中國整個土地制度的國家壟斷和落後,將它們簡單拍賣也未必可行,但看樣子中共高層也根本沒有打算將它們還給社會。他們眼中唯一信得過的只有國資委(甚至可以說黨資委)體制。

此前類似的資產處理還有不少,比如上一輪軍隊停止經商中所謂剝離出來的保利等軍隊特權壟斷企業,只是脫了軍裝,利益換了個戶頭;又如公安系統長期直接經營的保安公司,也屬特權壟斷企業,改革下來無非也是脫了警服,號稱獨立經營。對中共來說,最終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即使如這次這樣,將軍隊小到印刷廠在內的經營全部剝離,軍隊在鉅額裝備、物資和服務採購領域也建立了社會化保障和招投標制度,仍然會有人構建起新的利益輸送鏈條。沒有司法和新聞的獨立,沒有軍隊國家化,這些領域是不可能在沒有真正監督的情況下實現社會公共利益最大化的,只能是新的權力集團利益最大化。

有人吹噓稱這次能集中一個浙江省的面積於一家央企,正好可以試驗“新經濟”。即使如此,這種“新經濟”也最多又是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或者“上山下鄉”一類的戲碼,後果可想而知。

杜絕軍隊從商談何容易

中國這類不明不白的資源存量還多得可怕。2006年的國資委曾下決心將央企總數從157家減少到80至100家,結果用了12年才降到100家以內,現在新的名單又在悄然加長,其中很多新面孔正是體制內積重難返的事業單位,比如大量的勘察設計和施工建設單位。強行市場化,既得利益集團陣痛太大,又迷信集中力量辦大事,就只能換個所謂的市場主體名目,在體制內繼續好死不如賴活。

中國有不少大學生總是熱衷於吹噓自己母校校園大,這是在土地資源比中國豐富百倍的前蘇聯也沒有的傳統。殊不知校園大無非只是中共土地行政劃撥制度的隨意性和浪費性的表現。這一體制的後果之一就是中國大城市一面政府手裏有充裕的土地,一面地價飛漲,一面權力尋租,一面強制拆遷。在這種畸形的土地制度下,這些大學生們還終日激動於“國土一寸都不能少”,更顯可笑。

軍方企業缺乏經濟效益

對融通的軍產生意,還有一類業務可以類比。人類現有的互聯網和GPS衛星導航技術的源頭都是美國國防部,但在這兩個現在已發展成萬億級產業的領域,美國軍方並沒有發財,也沒有什麼“原始股”可供轉到白宮手裏“充實國有資產”。中國欲與美國在全球決一雌雄的“北斗”衛星導航技術也是徹頭徹尾的軍隊生意,現在即使引入一些市場化措施推進產業化,仍然是強烈的政府主導,最發財的也一定是政府或者其代理人。下一步中國還不乏對互聯網另起爐竈的雄心。

中共現有的這個體制當然比前蘇聯是先進了不少,起碼懂得充分佔有市場化的油水,但從融通所體現的趨勢看,其出發點和最終目的又比前蘇聯好不了哪去。這也最終影響到中美在高技術新興產業和整體經濟發展上的水平。央企制度不管體量上如何驚人,從效率和公平的角度說都已“輸在起跑線上”,世界五百強裏有的是中國企業,可是哪一個能在完全市場化的公平競爭中保有五百強地位呢?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