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期间北大实行严格的门卫制度

为了防范起见,64期间北京大学实行严格的门卫制度,连学校老师和学生进出大门都要盘查证件。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2009-03-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08 年6月28日,贵州省瓮安县发生了一起围攻政府部门的打砸抢烧事件。一些人因为不满瓮安县公安局对该县一名女学生死因鉴定的结果,聚集到县政府和县公安局。在县政府有关负责人接待过程中,一些群众冲击县公安局、县政府和县委大楼。随后,部分民众趁机打砸办公室,并点火焚烧多间办公室和一些车辆。贵州省副省长禄智明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专访时谈到了去年贵州的瓮安事件。 他表示处理群体性事件,关键是要把握信息公开的原则,他表示,”政府应该给老百姓一个说话的机会,给他们一个发泄情绪的渠道”.四川省自贡市红旗乡的维权人士刘正有对此表示:

记者:“北京大学保卫科吗?到北京大学参观是不是要带证件?”
工作人员:“对,带身份证就行了。目前你可以随便进北大,但是要登记就行了。”
记者:“要排队吗?时间长吗?”
工作人员:“不长。”
记者:“北京大学本校的学生和老师进去也要查身份证吗?”
工作人员:“对。”

贵州贵阳的时事分析人士曾宁表示,虽然贵州副省长说,要给群众一个说话的机会,但实际上基层老百姓缺乏诉说冤情,讨回社会公正的渠道:

“重大的时间、重大的日子,共产党为了维护它既得利益集团的利益,就会采取这样的防范措施。而且现在管制得越来越严格。某个片警管着一片,只要出了什么问题就要惩罚他,甚至是要脱了他的所谓‘狗皮’。这种事情是很正常的,因为他们现在也很清楚,也有很强的忧患意识,也知道他们已经造了太多的孽,而且民怨已经是非常的沸腾了。”

自贡的刘正有说,他们自贡红旗乡的失地农民要求合理经济补偿的案子上访10年,到如今也没有解决,现在上访的渠道也被堵死了:

“我个人觉得这个大可不必,但是从政府的角度来说,可能他们觉得很有必要。无非反映了政府对时局不安的一种感觉。政府对中国社会的稳定没有安全感,暴露出来的是中国政府的一种恐慌的心态。”

贵阳的曾宁说,瓮安事件的发生,根本在于老百姓的各种诉求无人过问:

“中国社会何去何从?中国的明天会是什么样的?我想无外乎是两种结局:一种是比较良性的,中国理性健康地走向健康社会、走向宪政民主、法制、尊重人权。如果中国社会能够理性地走上这样一条道路的话,六四问题需要政府当局以及民间来理性地解决这样一个问题。”

刘正有表示,政府口头上说要让老百姓有说话的机会,可是目前在北京召开的人大和政协两会,各地的访民没有一个席位:

“如果六四问题始终难以得到首先是执政当局的理性的、妥善的这样一种回应和解决的话,那么,我想最终的结果将会是悲剧性的。这种悲剧性将会比六四悲剧更为惨烈。”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高山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