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学生发起六四学术研讨会 多名世界级学者莅临

一群哈佛大学的学生,在八九六四时还没有出生,却通过一门课程深入了解了六四真相,并引起很多中国问题专家的关注。
2011-04-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初春的波士顿依然春寒料峭,但鲜花已在四处开放。美国东部时间四月二十日,在查尔斯河畔的学术重镇哈佛大学,一场有关天安门运动的研讨会和纪念活动正在举行。

(背景声音:广场学生屠杀前的讲话:“同学们,我们有些同学坚持要留在这儿是对他们存在幻想的表现。有些同学说他们不敢对我们下手,都是幻像!”)(屠杀后的哭泣声)

据悉,这次学术研讨会是哈佛大学一年级学生组织的,他们在会上不但邀请了多位中国问题专家,组织了再现六四的表演,并宣读了他们的研讨论文。

他们的老师何晓清博士开设了“天安门运动与历史记忆”专题课程,学生在课堂上阅读了有关天安运动的原始资料,听当年学生领袖的当面讲述,查阅了燕京图书馆的六四档案,目睹了示威者的血衣。还通过表演,再现了八九年六月三日的历史场面。想像当年同他们现在同龄的学生的真切感受。

何晓清博士介绍说,她在教这些学生是,感到教学相长,受益匪浅。

“通过这门课,也就是说,每个人对这门课都有很大的热情,或者是说特别地对这个题目感兴趣。那当然很多跟他们的经历或者是他们个人的background(背景)就是家庭的背景都有关系。另外,今天我们在会上也听到有些学生提到说,爸爸妈妈当年也是学运的参与者,那他们对这些事情一直都是比较好奇的;有些学生提到说,他看到一些照片的时候,一开始的时候,那些学生是充满了笑容,跟年轻的他们一样。”

与会哈佛大学东亚系副教授、明史专家宋怡明(Michael Szonyi)对记者表示,他对学生的表现非常满意,也很感动。

“我知道学生要去举办这个活动我很感动,因为我们经常说年轻人没有任何历史感,把过去的事情忘掉了。六四事件发生的时候他们还没有出生,但是他们为了知道真实(真相),可以说是勇敢地去学习去研究,然后去发表他们自己的意见、建议和理解。以及他们让我们看到那个应该叫做演团(演出),表示他们的感性,使我很感动。”

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麦克法夸尔即马麦德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时,分析六四的成因说,六四悲剧源于邓小平的误判。

“六四和文革的最大不同是当时学生的抗议是完全和平的,所以当时当解放军开枪的时候,所有人都感到很意外,因为邓小平认为又一个文革将来临,他会再次下台,所以采取了如此举动。”

他认为,无论是何种理由,六四镇压都不能自圆其说

多名学生在宣读论文和报告时表示,希望人们听到被沉默的声音,保存历史的记忆。这些十八九岁的学生来自世界各地,代表了不同的民族和文化背景,在一九八九年还没有出生,但对六四有很强的研究兴趣。学生梦伊四岁从中国来到美国,她向记者介绍说,她父母的六四经历让她对六四非常感兴趣,希望了解更多六四的真相。

“六四的时候会怎么做,我老是认为我会参加,可是想因为我妈妈和我很像,她说她当时没有参加,让我觉得有点失望,然后我爸爸(我)觉得很自豪。在跟他们谈的时候,听到他说他对这件事有那么大的加入(投入),让我很高兴,让我觉得很自豪,所以他们两个的故事让我想起天安门多难,是多难得到一个答案。”

在进行总结发言时,蜚声学术界的麦克法夸尔表示,中国要成为一个更伟大的国家,让世界尊敬,其领导人必须信任自己的人民。

“理想主义并没有死亡,那个政权是脆弱的。否则为何在遥远的突尼斯发生的事情令他们会如此紧张。将艾未未等人抓起来。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或者何时发生,或者在我的有生之年,或者在你们的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但事情一定会发生,因为中国人追求的是尊严和尊敬,那种来自外部世界的尊敬。现在中国已经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但人民知道,领导人知道,专业人士知道,只有国家的领导人信任自己的人民,这种尊敬才会出现,中国才能成为一个更伟大的国家”。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白帆发自波士顿的报道。


评论 (2)
Share

匿名游客

NEVER FORGET!

2011-04-25 17:05

匿名游客

6/4天安门事件实际上是中共党内两派斗争产生的,和民运没有任何关系。当时的学生的要求是反对“官倒”(当官的同时投机倒把做生意)反对物价上涨。邓小平在军事院校中调了学员来组成一个解放军的混合编队,住在北京郊区的军事院校里,不让这些学员见任何人,也不让他们知道任何事情(不让他们听收音机,看电视)让这些学员去天安门时,对他们说有人要推翻共产党,天上还有直升飞机用喇叭喊坦克车前进。6月4日零时,北京全城停电,1:00Am,在坦克车,直升飞机的推动下军队开进了天安门。

2011-04-25 15:12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