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3周年大陆各地草木皆兵

“六四”23周年到来,中国各地政府草木皆兵。为了防止突发事件,当局对异见者和维权人士限制人身自由、贴身跟踪、强迫旅游及失踪,限制通讯等事件比比皆是。而在广州,维权律师唐荆陵第六年发起“六•四静思节”活动。
2012-06-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维权律师唐荆陵在“六四”23周年之际发出呼吁,“每一个中国公民的个体可以根据个人决断自愿将“六四”定为个人的节日,并坚守和推广这个节日直到它成为我们国家的节日为止”,并为“六四静思节” 征集共同发起人。这已经是唐荆陵第六年发起这活动。

唐荆陵周一对本台表示: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合适的方式去参与,推广“六四静思节”的理念,逐渐地扩大参与人群,通过公民行动,来促使“六四”真相得到展现,提倡在“六四”这一天最好休息一天,如果不请假可以佩戴明显哀悼的标志,最近这几年有海外的朋友倡议在“六四”这一天穿白衣,穿黑衣。但是“静思节”不单单只限于在“六四”这一天,主要是平时要传播关于“六四”的真相 ,同时要劝说不太了解的人了解这个理念。我们有一个很重要的理念,提倡这一日将来定为国家的假日,但是在政府正式响应人民的号召之前,每个公民自己可以先认定这一日为自己的纪念性的哀思日,所以把它取名为“静思节”。

全国各地有良知的人都在“六四”这一天以自己的方式纪念“六四”死难者,但是他们都受到当局不同程度的打压,广州的很多维权人士和网友都被当局控制。

唐荆陵表示:广州好多人被抓了,也有不少人被当局恐吓,孙德胜和张天奇前几天被特务抓了,昨天晚上有两个网友要到我家里来,被特务逮走了,这几天比较紧张,凡是有点轻微的动静都把他抓起来。今天上午11点我还接到一个电话,青年网友叫郭春萍他要出门走一走,结果被特务逮住了带到派出所去了。

而浙江杭州的异见人士也被严密监控,他们大多数在周六已经被上岗。

民主党人吕耿松表示:走一步都盯着的,早上六点多一点我跑步回来他们已经在了,现在在外面,昨天晚上到12点都还在。前天白天我们去看朱虞夫,我们很早出去了,知道他们肯定要管住的,所以我早上五点多就出去了,他们找不到急死了,到处找。

吕耿松表示,除了毛庆祥、陈树庆等人像他一样被监控外,邹魏被街道带到安吉县山川乡,一个非常偏辟的山沟沟去旅游。他说:邹魏给他们弄到山沟里,当时说是10天,现在有所改变了,陪他去的人抱怨,不高兴了。

西安马晓明等八人在前两天举行仪式,焚香燃烛撒酒默哀,祭奠在惨案中被屠杀的英烈,并回忆了当年难忘的经历。

在“六四”当天本台记者打电话给马晓明询问情况,他表示,不能说话,警察正在他家贴身“保护”。

他说:我现在不能讲话,我只能跟你说,政府的人员就坐在我旁边,我不便讲话,我在家。

而新婚的武汉秦永敏夫妇也在上周六与外界失去联系。秦永敏的好友,武汉的张自刚周一对本台表示:好像是失踪了,夫妻两个都失踪了,去哪里了,这不用问,你说能去哪,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发生不了的。

秦永敏的另一位好友任秋光表示:估计是被限制起来了,我们找不到他,打电话也找不到,他家里没人,他也不能出去,限制自由怎么能去旅游,其他人都在打听他的消息。

据了解,武汉的石玉林的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湖北潜江的姚立法的多部手机都被控制。

据悉,当局为了防止海外媒体与国内异见人士在“六四”当天取得联系,国内很多人的手机被控制,有的被关机,有的只能打出而无法打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