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廿周年过后 计划或筹办悼念者遭打压(图)

贵阳民主人士曾宁、廖双元及徐国庆三人在六四二十周年当天聚会悼念死难者,之后遭当地国保传唤十几个小时直到隔天凌晨才陆续回家。零八宪章签署者,浙江民主人士温克坚则于六四过后一星期持续遭严密监控,他在六四当天原计划的悼念也被迫取消。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2009-06-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贵阳多位民主人士于六四期间以各种方式自发悼念,却先后遭打压(陈西提供)
图片:贵阳多位民主人士于六四期间以各种方式自发悼念,却先后遭打压(陈西提供)
陈西提供

 
六四二十周年过后,当局对部份异见和民主人士及六四相关者的打压及监控仍在,据大陆维权网星期三的报导,贵阳《零八宪章》签署者曾宁、徐国庆等仍于星期二先后被传讯,直到当天深夜仍然尚未回家。
 
本台记者星期三上午致电曾宁,他说由星期二上午十点多遭贵阳市国保支队传讯直到隔天凌晨一点左右才到家,“六四二十周年,贵阳的三个朋友,廖双元,我还有徐国庆我们三个人在我家里这里搞了一个六四二十周年烛光悼念追思六四遇难同胞的一个仪式,这样一个活动。追思的情况,通过照片在互联网发布出来。有关部门,国保知道了以后就是在昨天,同一个时间段把我们三个人都叫到了一个贵阳市公安局国保支队。”
 
除了曾宁、廖双元及徐国庆之外,还有多人人也于六四期间遭打压,黄燕明、张重发、陈西、杜和平、莫建刚等都于6月7日或8日被从度假村或宾馆送回家。陈西向本台表示,
 
陈西:“总共软禁了五天,三号开始到七号。”
 
记者:“五天当中可以跟外界联系吗?”
 
陈西:“肯定不行的,带手机他就给你收了。随时他们都跟着你,睡觉也好,什
么也好,他都要有人在你身边的。”
 
记者:“这一次贵阳有多少人被这样软禁?”
 
陈西:“大概起码有十来个吧,这次规模比较大。对他们这种用以黑社会方式剥夺公民的自由权利,我肯定是愤恨的。他们甚至还断了我家的水,断电。关键是六四前,他们还怕我发什么信息,把我的电脑也断了,我现在打的这个电话,还有我的手机全部都给我断了。这种行为我们打电话到有关部门,比如电信公司啊,移动公司啊,他直接就说你欠费。实际上我电话上面有七八十块钱吧,他就说你欠费了,不给你通了。”
 
零八宪章签署者,浙江民主人士温克坚则于六四过后一星期持续遭严密监控,他在六四当天原计划的悼念也被迫取消。星期三他告诉记者:“还有朋友(当局所派人员)在。”
 
记者:“要到什么时候呢?现在六四过了好多天了。”
 
温克坚:“可能到今天为止吧,我待会再去跟他们确认一下。”
 
记者:“那他们是多少人呢?”
 
温克坚:“有时候两三个,有时候四五个这样。”
 
记者:“本来在六四您有什么打算一些自发的悼念活动吗?”
 
温克坚:“反正都过去了,我也就不说了吧。本来总是有一些想法吧,有些事情就是这样总会受到干扰。”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