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大拟立法禁止

2002-04-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MC:中国的小型私营企业,尤其是安全程度低的小型矿山企业,通常和企业员工订立一种"生死合同",以有限的金额赔偿,换取员工或者家属不追究一但发生伤亡事故后企业所承担的法律责任。北京召开的中国七届人大常委二十七次会议,正在讨论立法禁止这类"生死合同"。下面请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VOICE:星期五提交给人大常委会议审议的安全生产法草案修改稿,将明确规定"生产经营单位不得以任何形式与从业人员订立协议,免除或者减轻其对从业人员因生产安全事故伤亡依法应承担的责任"。新华社星期五引述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李伯勇的话说,安全生产法草案修改稿将增加规定,任何订立生死合同以逃避企业法律责任的有关的协议无效,并且对生产经营单位的主要负责人或个人经营的投资人处以?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的罚款??美国纽约的中国劳工观察总干事李强对自由亚洲电台介绍说,生死合同在中国的小企业中非常普遍。 ACT 三月份在北京召开的全国政协会议上,政协委员黄伟民指出,一些矿山在招收民工时就订立"生死合同",规定一个民工因事故死亡可获赔偿若干金额,一般是在2万到5万元,这在矿山、业主、民工中已经成为惯例。中国发生生产安全问题的,主要是中小型矿山。新华社说,二零零一年前11个月,非煤矿山企业事故死亡1654人,比上年同期上升87%。中国劳工观察的李强表示,问题在於有关的立法如何执行,因为许多关于中国劳工保护的法律,因为没有独立工人组织和其他独立机构监督,在许多地方无法真正执行。 ACT 在美国华盛顿执业的律师叶林认为,从广泛的意义上说,生死合同属于一种民间契约,是一种有效合约。但如果企业没有遵守安全生产标准,这种合约并不能构成企业免责的借口。 ACT 叶律师表示,中国的立法和执法脱节,因此如果禁止这种民间自发的契约形式,也可能带来不好的效果。 ACT 有资格在美国联邦法院打官司的叶律师强调,立法只是法制的一个部分,对中国来说,更重要的是执法部门的独立性,和建立一种现代化的法制文化,才能解决根本问题。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