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代表为民请命; 反遭诬陷身陷囹圄

2002-04-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大家好,欢迎收听今天的调查报道专题节目,我是白帆。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给大家介绍一名民选的人大代表为民请命、最后却身陷囹圄的个案。 Voice:四川省泸州市以其醇美的佳酿泸州老窖而驰名中外,被称为酒城。但最近一段时间,泸州市却因为一名人大代表以诈骗罪被拘捕并审理的案件而成为全国关注的焦点。这名人大代表叫曾建余,是选民直接选举成为代表的。在他被拘捕后,有二十余家当地和全国性的报刊跟踪报道这一案件,其中包括官方的《人民日报》。除了新闻节关注这一案件外,当地百姓也对该案件倍加关注,今年二月初,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曾建余的过程中,有上百名试图参与旁听又被法院拒之门外的群众高喊口号进行抗议,成为当地颇为轰动的事件。新闻记者王甘霖当时也在现场,他介绍现场的情况说: Act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出租车车主介绍现场的情况说: Act 四川作家协会的作家刘鸿儒是了解曾建余对他的情况也一直予以关注的人士,他表示,之所以发生群众抗议的情况,主要是因为曾建余威望很高,大家对法院的审判不满: act 那么,曾建余为何会被以诈骗罪起诉,检察院对他的指控是否符合事实呢?这还得从泸州市对出租车经营权的新规定说起。去年八月,泸州市交通局发布公告,对九月九日到期的一百五十四辆当地的出租称得客运经营权实行有偿转让,采取招标的形式。这一政策一出台,马上令这些出租车的车主惊慌失措,因为在这一百五十四辆车中,有一百零一辆刚刚完成交易,平均价格高达十八万元人民币,如果新的政策实施,他们将有可能失去花重金买来的经营权,而这些车主中很多人都是下岗工人,全家人、甚至是多家人为了维持生计,东挪西借凑齐了这笔钱,如果不能开出租车,他们不知道如何才能还对他们来说是天文数字的债务,将面临着极大的困难,。于是,车主们多次到市政府上访,要求优先取得出租车经营权,转让的费用不要太高。但是无济于事。于是这些没有办法的出租车主希望通过人大代表曾建余来向上级反映他们的苦衷,那位不便透露姓名的车主介绍说: act 那么,究竟曾建余所谓诈骗的说法是如何来的呢?作家刘鸿儒介绍说: act 据了解,官方指控曾建余诈骗的主要证人是王平、孙泽珍和谢玉枫,其中谢玉枫是在被公安拘捕之后,反复审问十多天,并威胁要取消他的出租车经营权的情况下被迫作证的,但他对本台记者表示,他当时虽然在现场,但确实没有看到曾建余拿那笔钱: act 由此可见,王平所提出的证据是孤证,没有其他人能够证实她所说的话是真实的,那么法院为什么采纳了她的证词呢?记者询问了负责审理该案的泸州中级人民法院的审判长徐兵,但她拒绝回答: act 记者又采访了曾建余的辩护律师寥宏机,他认为,法院在取证和认定曾建余是否有罪的过程是有很多漏洞的: act 曾建余的亲属张勇认为,曾建余的案子完全是一个冤案: act 出租车主谢玉枫表示,在这一百多名出租车司中, 没有一个人检举举报曾建余, act 那么,既然所谓的受骗者本人没有投诉他们受曾建余的骗,为什么检察机关在所谓的受骗人的抗议声中要将曾建余拉上法庭,并处以监禁的惩罚呢?据了解,曾建余在担任代表九年多来曾经检举过多个贪污腐败的案件,其中去年检举一名商人向政府官员行贿一百七十多万元,有关部门经过调查确认证据确凿,将行贿者判处了十五年徒刑;外,他还检举了泸天化公司两千多万元公款因为公司领导渎职被诈骗的个案,最后有关部门追回了一千多万元。但是,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揭发成百数千万元大案的曾建余,却因为证据不足的区区四千元人民币锒铛入狱。张勇表示,这是有关部门明显地陷害曾建余: act 由于曾建余无端入狱, 目前他的家人生活在痛苦和焦虑当中,曾建余的妻子桂萍说: act 曾建余目前被关押在泸州三华山的江阳区公安局看守所内,他的家人和他的朋友刘鸿儒最近曾经到看守所探望他,刘鸿儒介绍当时的情景说: act 作家刘鸿儒认为,曾建余作为民选的人大代表最后却以莫须有的罪名被关进监狱,这说明中国的民主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听众朋友,以上就是四川泸州市的人大代表曾建余为名请命却身陷囹圄的个案,在这起案件中,我们可以看出,虽然证据不足,舆论反对,但有关司法部门还是将曾建余这名人大代表投入监狱,由此可见,从中国民间发展起来的民主力量目前仍然是十分脆弱的。 听众朋友,如果您亲身经历或者了解类似的个案,欢迎给本台记者白帆写信,来信请邮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或者电传给美国, 号码是:202-721-7402。或者发电子邮件,地址是:zhongp@rfa.org 谢谢。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白帆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