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六四戒严部队军人谈20年心路历程(图)

六四事件20周年前夕,当年随中国军队戒严部队进驻北京的宣传干事张世军,日前在互联网发表致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要求为个人被无端开除平反的时候,也谴责屠城暴行。他表示,曾经看到过六四事件中,至今无人公开的真相,但他目前不能披露。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2009-03-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1986年河南新兵教导师,张世军为第二排右数第三人(张世军提供)
图片:1986年河南新兵教导师,张世军为第二排右数第三人(张世军提供)
张世军提供
点击看放大图片


距六四事件20周年纪念日还有两个多月,中国一名当年曾经随解放军戒严部队进入北京的士兵张世军,日前用真实姓名在互联网发表给胡锦涛的公开信,在近五千字公开信中,张世军透露了他当年因不满镇压,要求提前退伍,却被军方除名,继而遭受迫害10多年。但对于为何事隔20年,才站出来发表这封公开信,张世军对本台表示:“我年轻过,有过幻想,有过错误判断。比如,六四用不了多久就会翻案,等等。这些东西,很多人都有过这个幻想,这个错误判断,但是今天我们都看到了,民主离我们越来越远,但是我相信今天的我已经成熟了”。

张世军现住山东滕州市,参军时只有18岁,隶属解放军54军162师,当时部队驻扎在河南。但是在北京他亲眼目睹了起始于89年6月3日傍晚的这场中华民族的悲剧。事件发生后,他提出要求提前退伍。却遭到所在的部队以“资产阶级自由化”、“拒不执行戒严任务”等理由将其除名。回忆那段历史,张世军无限感慨:“我告诉你,我看到过很恐怖的画面,到目前为止,我没有见到任何人揭露过这个(屠城)真相,但是今天的我仍然不能说,我不认为这是张世军懦弱,我认为今天的中国民主化进程,需要正确的方法、有效的运作”。

公开信表示,1992年3月,他在滕州礼堂电影院被便衣秘密逮捕,随后滕州市公安局在他的住所搜缴了他的所有文字数据,包括戒严笔记。7月22日,被当局以刑法上所没有的罪名“反党反社会主义罪”,劳教三年。

张世军认为,他自信今天已经成熟:“在国内,很多问题都看得比很多人都清楚”。

张世军在公开信中表示,最近读了书名为《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内容为六十年前中共领导人、新华日报、解放日报的言论社论结集。其中毛泽东说:“中国的缺点,一言以蔽之,就是缺乏民主。政治需要统一,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

图片:张世军下落不明(照片由张世军提供)
图片:张世军下落不明(照片由张世军提供) 张世军提供
张世军追问胡锦涛,以上言论是凭空捏造还是历史真实?今天的政治现实对于“昨天”是一个怎样的传承和延续?国民党在蒋经国时代已经兑现了她的政治诺言,开放了报禁、党禁,实现了普选。共产党在什么时候兑现她曾经许下的远比国民党漂亮的诺言,有没有时间表?

据了解,十八年来,张世军曾给胡锦涛写了十封信。他说,立党为公的中国共产党、执政为民的中国人民政府是多么虚伪、麻木和冷血。因此他也不寄希望于当局能对他的这份公开信做出回应:“如果说这种回应指的是海内外有正义感的人们,可以说那种很强烈、很厚重、很持续的回应远远超出我的预期,我感觉这才是真正的人民的声音”。

记者:如果是官方的回应呢?
张世军:如果你说的“回应”是指他们,我可以毫不隐瞒的告诉你,那我根本就没有什么指望!我从来就没有指望他们给我什么回应。

对比中国和海外人士对中国民主化进程的关注程度,张世军还表示:“我想我们追求民主的心是一样的,但是场景的不同,所采取的一些方法,可能有差异,我想这应该能得到海外人士的一些真确的解读和公正的评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