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NGO生態嚴峻 萬延海出國望突圍 (圖)

北京民間公益機構愛知行研究所負責人萬延海日前離開中國赴美。他本週接受本臺專訪時表示,機構在國內發展受到當局各路封殺危機四伏,希望通過他的離開突破困局。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2010.05.10 11:49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m0510-dx2.jpg
圖片:萬延海近照,拍攝於中國廣州。 (萬延海授權/記者丁小提供)











致力於衛生維權多年的萬延海上月底到香港。在暫留了七天後,上週四攜妻女飛往美國。他週一在費城接受本臺電話採訪時說:“大家都很震驚,我們自己坦率的講也是。離開北京的時候並不知道要去哪兒,很多出國文件並沒有準備好,在香港逗留的最後一天下午,我們要緊急處理往美國的機票問題。心情上來說,跟出逃沒有區別,但方式還是不會用逃亡的方式。(本身就有這個打算是麼?)對,三月底就有這個想法,但機構內還有一些安排沒有處理好。到香港第二天派出所打了五個電話來問我在哪裏,還回不回去。我說在香港出差,會回去的,因爲那個時候我們還不清楚最後能不能走得掉。”
 
萬延海表示三月份以來,他擔任法人的北京愛知行研究所(由於民間組織登記難的現狀,用商業登記爲北京愛知行信息有限責任公司)先後受到工商和稅務部門的立案調查取證,情形與去年北京法律公益團體被取締前夕類似。而宣傳部門通過禁令阻止該機構和他個人的名字在媒體上曝光,他在廣州的大學的演講也遭取締。與此同時三月外匯局新出臺的嚴控政策令一直靠國際基金運作的這一公益組織面臨財政危機。

作爲法人代表的萬延海用“突圍”形容這次離開中國,他希望此舉能爲愛知行研究所打開生存的空間。

“因爲現在外匯局的政策對外匯有嚴格管制。如果我們在國內用非正式的途徑運行基金的話會有風險。作爲法人代表,我離開實際上把風險轉移了。而且如果機構不能在境外有個運行空間的話,就等於等死。我這次離開中國與其說是逃亡,不如說突圍吧!因爲不僅是個人的安全問題,而是整個機構的考慮,包括相關很多民間組織。我覺得應該充分把這些問題講出來讓大家知道,對我們機構以及中國的民間社會發展都會是一個幫助,因爲現在大家都在分頭處理自己的困難,而且實際上是非常困難的。”

目前持美國商務旅遊簽證的萬延海一家人的下一步仍未確定。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記者丁小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