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只報救援人員不報災情 官方和民衆反應差天共地

2021-07-21
Share
官媒只報救援人員不報災情           官方和民衆反應差天共地 官媒只報救援人員不報災情
網上圖片

河南鄭州週二(20日)發生罕見洪災,官方週三稱事件造成二十五人死亡。對於此次災情,中國官媒將重點放在當局救災成果,甚少提到洪災的具體情況,更有電視臺在洪災期間播放抗日劇和紅歌。面對當局報喜不報憂,爲了自救,不少被困民衆拍下災情片段,上載到社交媒體請求救援,也有網民整理被困人士的名單、呼籲網民捐出物資、又列出“暴雨自救指南”。

河南省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在新聞發佈會正式開始前,我提議全體起立,向在災情中不幸遇難的人默哀。”



鄭州洪災第二天,官方宣佈災難釀成25人死亡、7人失聯, 但中國官媒《人民日報》週三(21日)的頭條報道,沒有提到鄭州暴雨災情,要在報章的第7版,纔看到標題寫着“河南遭遇強降水,多地多部門採取應對措施”的相關報道。



文中強調當局“搶險救援,各方全力以赴”,派出1000多名官兵連夜救災,亦提到受強降雨影響,鄭州市交通受到重要影響。不過,暴雨釀成多少死傷、目前多人尚餘多少人被困,文中一概沒有提到,只說“已轉移避險約10萬人”。

中國不少由官方控制的媒體就像《人民日報》一樣,報道鄭州暴雨時,重點圍繞着:當局救援成果,或是企業捐款的消息。有網民批評,“到現在爲止,我沒有看到任何一段由機構媒體拍攝的鄭州暴雨視頻,也沒有看到電視臺記者哪怕是作秀的直播。”亦有網民更發現,當鄭州發生暴雨災情的時候,河南衛視竟還在播放抗日劇,又說“神劇播完了,現在唱紅歌”,直到21日凌晨12點10分,電視臺才改直播災情。

民衆被困地鐵消息 時隔兩小時官媒纔有所反應

在社交媒體,民衆看到鄭州水災的真實慘況,不過這些消息,官媒又有沒有報道呢?

記者翻查資料,有官媒早在週二下午5點多發佈消息,稱鄭州暴雨導致列車延遲到站或停運,其後晚上9點左右,表示已出動千多名應急民兵“抗洪搶險”;至於有民衆被困鄭州地鐵5號線的消息,晚上8點開始在民間傳出,相隔2個小時,約晚上10點多開始,纔有官媒引述網絡片段報道,並表示被困乘客已全部救出,“無生命危險”。但民衆上載到社交媒體的視頻看到,地鐵站內有多名乘客已奄奄一息,情況相當混亂。直到7月21日凌晨4點,有官媒公佈暴雨釀成12人死亡。



評論 : 當局以“喪事喜辦”的做法,是爲了鞏固政權穩定

江蘇時事評論人士凌真寳認爲,不少官方媒體把這次災情的重點,放在救援人員身上,正如當局一貫“喪事喜辦”的做法,最終是爲了鞏固政權穩定。

凌真寳: “爲了政權的穩固,許多真實、負面的新聞是不容許被報道出來的, 一貫的喪事喜辦,最後爲黨歌功頌德。”

中國災民缺乏自救意識只懂等待救援

面對當局報喜不報憂,爲了自救,不少被困民衆拍下災情片段,上載到社交媒體請求救援:“剛剛我們經歷了,差不多一個小時驚心動魄的時刻,因爲剛剛的水位大概是在這個位置(地鐵玻璃約一半),現在水位終於下降了。我們在車裏就可以等(救援)。”在微博,有網民更建立名爲“河南暴雨互助”的專頁,讓網民在此交換信息,包括髮布被困人士的名單、呼籲捐出物資、列出“暴雨自救指南”等。


左圖:爲了自救,不少被困民衆拍下災情片段,上載到社交媒體請求救援。(網絡片段截圖) ; 右圖: 有網民更建立名爲“河南暴雨互助”的專頁,讓網民在此交換信息。(微博截圖)
左圖:爲了自救,不少被困民衆拍下災情片段,上載到社交媒體請求救援。(網絡片段截圖) ; 右圖: 有網民更建立名爲“河南暴雨互助”的專頁,讓網民在此交換信息。(微博截圖)

不過時事評論員王先生對本臺說,自己看過一段視頻,當時水位仍在地鐵外面,尚未到地鐵玻璃位置,但卻沒人打爛玻璃自救,最終水位淹過地鐵玻璃的四分之三。他認爲民衆心中始終希望等待當局救援,又說當局越不肯說災情,代表災情越嚴重。

王先生:“什麼‘親自指揮’,派多少人救災,這都是爲了騙‘韭菜’,我看到地鐵裏那些人拍的視頻,我覺得很奇怪,他們內心永遠想着讓別人來救他,有的還說打電話報警,有的還說打電話報警。他們就沒有自救意識,源於是什麼?源於他們過於相信這個政府和國家。”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週二頭條爲“歐洲洪災肆虐 引發深度反思”,被網民嘲諷“國內水災不見報道,對歐洲洪災卻發深度反思“。《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回覆表示,“對河南大水的抗擊和對我們自己問題的反思,不妨礙對德吹英吹美吹的鄙視”,強調“不掩飾、不粉飾,贊同中國社會正視自己的每一個問題。”


記者:鄭日堯、喬龍    記者:胡力漢 許書婷     網編:瑞哲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