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专家认为河南艾滋病例发现报告奖励制度坏处多

河南省是中国艾滋病疫情特别严重的省份之一。截至2009年底,河南累计报告艾滋病毒感染者和患者46187人。过去半年多来,河南用奖金鼓励人们向卫生部门报告发现通过婚外性行为,男男同性性行为和吸毒感染艾滋病毒的人。中国民间艾滋病防治教育专家万延海先生认为,这个奖励制度出发点虽是为了及早发现新疫情,有积极意义,但制度的实施也可能带来很多负面后果。在这次有关艾滋病的话题里,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安培与万延海先生就此进行的对谈
2010-05-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记者:万延海先生,在艾滋病疫情方面河南一直是最引人关注的一个省份之一。那么,您怎么解读河南省从2009年10月份开始实施的艾滋病例发现报告奖励制度?

万延海:首先,奖励制度本身有一些问题。本来艾滋病防治的工作是常规的卫生部门的工作。卫生部门也好、民间组织也好、媒体也好应该通过这种正确的信息来教育大家,教育公民来主动地去发现自己身体的危机,去做健康检查。像这种单方面地通过奖励制度,它是特别明确这个奖励是针对艾滋病的性传播和注射吸毒的这种传播途径,它没有提到比如说通过卖血或者通过输血感染疾病的情况,也没有提到通过母婴途径感染疾病的情况。

记者:河南省疾病防治中心是希望早发现、早报告、早管理高危人群中的艾滋病毒感染者和患者,防治艾滋病毒向一般人群扩散。那么您怎么看它这个出发点?

万延海:出发点是发现疾病的感染者,那么同时现在有一些理论认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被发现之后他们会自动地减少危险的性行为,那么这样的一些理论看起来是缺乏证明的。

记者:河南省这个艾滋病发现报告奖励制度它说每发现并报告一例符合通过性传播或者是吸毒注射传播的艾滋病毒感染者或者病人共奖励门诊接诊医生,实验室检测人员和疫情上报人员100元人民币。而且它说这个制度已经实施半年,奖金已经发出去一部分。

万延海:这就是一个问题。一个是说通过奖励制度卫生人员或者是基层的卫生人员会更积极地做工作吧,但是这个政策它有一些后果,比如说如果这个社会还没做好准备,那么这个教育还没跟上,单方面这样的一个卫生部门的政策,它可能会导致卫生人员会利用各种机会去做艾滋病的检查,比如说扩大艾滋病的检查,有的时候他可能会不告诉当事人去做这些检查,还有一个情况,这涉及到一些隐私的问题。还有一个问题河南我们都知道它有大量的人因为输血得艾滋病,但是卫生部门应该通知所有输过血的人去做艾滋病检查,但到现在为止河南政府部门还没有正式地通知所有过输血经历的人去做艾滋病检查。所以这个问题就出来了。

记者:它为什么不通知呢?

万延海:它这个政策对河南的政府来讲它有一个压力,它试图通过奖励发现艾滋病的性传播和注射吸毒的传播来去减弱因为输血和卖血导致的艾滋病在人群当中的比例。特别是输血感染艾滋病的人,他们很多人是在怀孕的时候在医院里面输血感染的艾滋病。所以他们的孩子往往也被感染。所以这个政策没有奖励去发现因为输血感染艾滋病的人,也没有去奖励因为母婴传播的途径感染艾滋病的人。

记者:为什么呢? 为什么河南制定这个政策只奖励那些发现通过婚外性,还有男男性行为,还有吸毒传播方式感染艾滋病的人,而不需要报告那些通过输血感染和卖血感染的人?

万延海:其实这两个途径都是政府的责任,输血这些东西如果发现的话,卫生部门是有赔偿责任的。那么所以它这个工作他没有去做。应该去做的事情它没有去做,它反而去奖励通过性传播的途径。如果说政府系统地一方面去回避血液传播的途径,输血传播的途径,一方面主动地去发现、报告艾滋病的性传播和吸毒的途径的传播的话,更多方面它会在未来掩盖血液问题的严重性。

记者:万延海先生,刚才您提到河南省还没有告诉所有输血经历的人去做艾滋病毒检测。那么,对于卖血的这部分有没有做全面的艾滋病毒检测呢?我们知道河南大概80%的艾滋病毒感染者和患者都跟过去有偿采供血有关?

万延海:在04年的时候政府已经做过一个全国性的普查,河南发现的问题是很多的。但是我们得到的消息也是河南人撒谎,掩盖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那么报给中央的河南它只说全省发现了两万个因为卖血传染艾滋病的人,后来说是三万人。河南的问题应该讲非常严重,但是河南尽管在卖血人群中做过普查,但是它的数字没有对外公布。真实的数字没有对外公布。卖血的人问题大家已经知道了,但是还有很多的人在医院里面输血得病的人,这个政府一直在掩盖。这个问题应该来讲是相当地严重。

记者:万延海先生,我们还是回到河南省发现艾滋病例报告奖励制度上来,那您看它这个制度,它到底有没有积极意义?是还是说是应该取消呢?

万延海:政府重视艾滋病的性传播和在吸毒人员当中的传播,这是一个有意义的事,也非常重要。但是不应该通过奖金的办法去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记者:报告奖励制度它到底有哪些坏处呢?

万延海:坏处第一个就是说地方政府官员可能会弄虚作假;它可能会未经他人的同意去扩大艾滋病的检查;看性病的这些统统给你做艾滋病检查。通过公开的这种教育大家可能对这种意识主动地去做检测,这是一个好事。如果说支持一些卫生部门或者一些民间团体用这个社会性活跃的群体接受这个方式到这个人群当中去主动地做艾滋病检查,那么这也是很好的事情。但是这种给基层卫生部分发奖金的办法恐怕会有很多问题。会弄虚作假;把通过别的途径传播的案例全部报为性传播;然后未经他人同意做艾滋病检查,这些都可能会出现。实际上还有一个很惨的情况,我们已经听到这样的消息,有一些卫生部门的官员,他渴望艾滋病在当地传得很多,因为传得很多的时候他就可以拿钱了,对不对?那这个政策实际上有一个潜在的后果就是他不去做艾滋病的教育,他期待着那个地方有更多的艾滋病感染者,更多的感染者他就会发现更多的感染者,发现更多的感染者他就可以拿更多的奖金。这个政策是河南的政策,但是类似于用资金、用奖金来奖励艾滋病的这种发现的工作、检测的工作是在全国各地都在开展。那么特别是比尔盖兹基金会的项目用来鼓励这些项目,那么这是一个很糟糕的事情。

记者:最后,万延海先生,那您了解的、您接触的艾滋病毒感染者或者是说高危人群,他们对河南发现艾滋病例报告奖励制度有什么看法呢?

万延海:整体上来讲大家反映说很害怕。因为,首先一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有可能感染疾病的这些高危群体本来就面临着很大的社会的压力,害怕社会接纳。在艾滋病的问题上实际上心理有很多的疑虑。艾滋病防治工作不去做教育;不去做心理辅导;不去做法律上的这种人权的保护,然后就是赤裸裸的一个金钱的这种交易。这个后果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事情。

以上是本台记者安培与中国民间艾滋病防治教育专家万延海先生进行的对谈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