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卫生官公开举报中央高官 艾滋病灾难源自血浆经济(视频,组图)

已退休的中国公共卫生官员陈秉中发表致胡锦涛主席公开信,举报因中共高官李长春和李克强过去在河南省任职时严重失职而造成大规模艾滋病流行。中国艾滋病组织联席会议也呼吁中国政府不要只宣传无行动。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2010-11-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陈秉中在重病中致信胡锦涛要求正视艾滋病爆发的官员责任(心语制作)
图片:陈秉中在重病中致信胡锦涛要求正视艾滋病爆发的官员责任(心语制作)
Photo: RFA



下载视频文件


图片:河南一些艾滋病村旧坟丛又添儿童新坟(网友Haoboling/心语提供)
图片:河南一些艾滋病村旧坟丛又添儿童新坟(网友Haoboling/心语提供) Photo: RFA










世界艾滋病日前夕,78岁的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致胡锦涛公开信,信中称艾滋病大范围爆发祸起血浆经济,要求依法处理当时先后在河南省主政的两位高官李长春和李克强。他们隐瞒疫情,欺骗舆论,并对艾滋病维权人士高耀洁和万延海进行百般迫害。

与这封公开信相同内容的文稿曾经在6月份发给中纪委,随后给胡锦涛,但没有任何反馈,因此陈秉中在星期日将这封文稿转为公开信,在网络上发表,呈诸于大众。

陈秉中星期一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事情的起端,是发生在大约十七八年前了,所以很多事情我都了解,积累了很多资料,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严重。作为高官,如果对于疫情一直隐瞒不报,他们担任最高领导不称职,而且应当追究他们的责任,我觉得这是我应当要做的,我是健康教育研究所的所长,如果我看着不做,那也是我的失职,我犯罪,我是基于这样的想法,所以才写这个(公开信)。当然写出去,对我个人来说危险非常大,我想当局也不会那么容易接受,对我这种行动肯定要采取什么措施,那我都不管了。再有我已经重病在身,我再不说话,都带到棺材里去,那算什么人。”

陈秉中揭露说,这一事件导致至少有数万甚至10万以上纯朴农民感染艾滋病毒,和至少有一万多感染者因艾滋病命丧黄泉,是当代令全球最受关切的一起十分严重的公共卫生事件。

“李长春和李克强在任期间,是河南省艾滋病采血感染最严重的阶段之一,当地的血头甚至到田间地头拉人来采血卖血。”

陈秉中说,当时先后在河南省主政的这两位高官,在没有进行任何问责和司法追究的情况下,竟然平步青云、一路升迁,而且还堂而皇之地进入了党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这个党和国家的最高决策机构,其中一位竟在党的16、17连续两届的代表大会上当选为政治局常委。

这种极不寻常的耐人寻味的景况,着实令人匪夷所思。
 
陈秉中曾经担任卫生部(中央爱卫办)卫生教育处处长、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1993年5月被公安部、新闻出版署、中宣部和卫生部等联合指责为鼓吹人权,同年8月被强行免职退休至今。

因为陈秉中在公开信中毫不隐讳的指出,其主要责任者现仍官高爵显,因而他本人也可能面临极大风险。

而他的公开信最后说,于我这个完全靠药物维持生命的肝癌晚期患者,并已有57年中共党龄的人来说,我宁愿在为公平、正义和捍卫人权的斗争中战死,也不愿靠药物维持生命苟且偷安病死。

对于陈秉中的勇气和行动,艾滋病维权人士万延海表示:“需要有人出来说话,特别是当高耀洁和我都已经离开了中国,需要有更多医学领域的人出来说话,他自己也是一个资深的退休官员,也有他在医疗卫生领域很大的影响力。”

于此同时,中国艾滋病组织联席会议呼吁政府认真对待正在上访的艾滋病输血感染者,呼吁政府能尽快释放因上访而被关进监狱的艾滋病患者。

联席会议表示,12月1日是第23个“世界艾滋病日”,而中国在今年的宣传主题仍然是“遏制艾滋,履行承诺”及“权益,责任,落实”。

联席会议希望,政府的承诺不仅仅是在口头上,不是一张空头支票。

自上个星期开始,有60多名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患者及其家属来到国家信访局和国家卫生部,要求马上解决输血感染艾滋病患者的医疗问题及生活保障和赔偿等问题,但一直没有得到当局的回复。

正在卫生部门前上访的孙亚告诉本台记者,“没有什么说法,还是和以前一样,受伤害、被忽视、被欺骗,我们要一直坚持到12月1日吧。”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