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作家被当局传唤禁发表政论文章

安徽淮南政论作家宣昶玮,上周遭到当地公安传唤,指他在互联网发表的政治评论文章违反国家法律,警告他如果再发表,后果自负。而另一位同样被禁止发表文章的作家张林,更被勒令不得离开所居住的蚌埠市区。
2011-04-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政论作家宣昶玮上周五被公安传唤并警告不得继续发表政论文章,他星期二告诉本台:“4月8号下午传唤我,说我发表的思想言论违反宪法,不准我再发表文章,再写就很危险了。我和他们解释说:‘我写的都是学术研究,都是一些发表的新思想’。他提到了我发表的世界上六种社会统治模式,还有民主运动纲领、策略和原则等。他说这些文章违反了宪法。”
 
宣昶玮向公安解释:“我就和他们说,我说:‘这是学术研究,思想不存在禁区,不存在什么违反法律。如果我的思想有问题,你可以通过思想交流,学术的观点,要用学术来对待’。”
 
宣昶玮被称为民间思想家和民间哲学家,也是独立中文笔会成员,他在2010年2月28日发表《中华民间思想家英雄谱》之后,被国保传唤,并拿走了一台笔记本电脑进行搜查,理由是违反互联网规定,涉嫌传播违法思想。
 
在其新浪博客上,看到他今年2月发表的题为《突尼斯巨变证实:民主价值不可阻挡,威权政治必然失败》的文章,就从普世价值和突尼斯的事件作出较深入的分析。
 
据维权网星期二消息,作家宣昶玮受到当地国保的警告,说如果他敢再发表政论,就抓捕他。宣昶玮是安徽著名的民间思想家,经常在海外“民主中国”等网络杂志上发表文章,思路清晰,很受欢迎。长期以来,安徽国保就把他作为重点监控对象。最近又频繁威胁他的家人,要把他抓起来或者送精神病院。当天,淮南市国保支队警察再次传讯并警告他称,只要敢再发表政论文章,就会抓他。
 
安徽另一位独立作家张林告诉记者,很欣赏宣昶玮的文章:“我就是在网络上跟他接触过,没见过面。这个人是一个很优秀的思想者,很杰出的政论作家。我很喜欢读他的文章。最近一段时间听说当地国保一直在胁迫他,不要再发表文章。他本来正常发表文章就受到打压。现在这个时候恐怕就受到比较大的压力,有一定的危险。”
 
宣昶玮说,公安不理会他的解释,对他说,他们是执法机构:“我们不和你说学术问题,我们现在是用法律和你说话。我当时和他们指出来,我说:‘如果要和我谈论这些,你们应该找一个学者、教授、法学家来和我讨论这些东西。学术研究是不是要遵照法律’?这样一些学术问题他们不愿意和我谈,说:‘我们不和你谈论学术问题,我们是执法机构’。”
 
虽然当局没有告诉他,如果继续发表文章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但宣昶玮已经听说,当局曾对其周围的人暗示,必要时把他作为精神病患者对待:“我只是听别人说、议论。他们找人调查的时候,找到一些我的亲戚、一些同学。私下调查的时候,不相干的人也没有说把我当精神病人关起来,他只是提到有精神病这样的字。”
 
而家在蚌埠的张林,情况也不乐观,当局禁止他离开当地,更不准他发表文章。他说:“最近对我要求很多,1、2、3、4、5、6、7,我都记不起来了,反正是每次都有一个要求。不能发表文章,不能接受记者采访,甚至原来说不能出蚌埠市,现在连蚌埠市区都不能离开,出去就抓。我说到外地去治病,他们都说不行。他们就是说现在由于形势比较紧张,他们就要求特别多。已经和我说得很清楚了。”
 
张林自1980年在北京清华大学参加校园民主运动之后,30年来一直遭到政治迫害,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先后四次入狱,累计被拘禁13年,长期受虐待,因此患有腿部肌肉萎缩、骨关节老化、脊椎变形疼痛等多种疾病。而每年的六四周年,均被公安传唤,住所的宽带网几乎每天都被掐断几个小时。去年八月出狱的张林,当局对他提出了很多限制,特别是“剥夺政治权利”,不准挣稿费,致使张林一家的生活陷入严重困境。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