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独家:本台记者走访奥运示威区:一名请愿者向记者哭诉冤情(视频)

在北京的三个指定示威区中,还没有任何示威活动被批准举行,但是一名请愿者20日在日坛公园向本台记者哭诉了她的冤情。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谷季柔北京的报道
2008-08-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一名请愿者20日在日坛公园向本台记者哭诉了她的冤情(RFA/谷季柔)
图片:一名请愿者20日在日坛公园向本台记者哭诉了她的冤情(RFA/谷季柔)
Photo: RFA

视频:8月20日本台记者走访奥运示威区,一名请愿者在日坛公园向本台记者哭诉冤情(RFA/谷季柔)


图片:京奥示威区之一北京朝阳区日坛公园(RFA/谷季柔)
图片:京奥示威区之一北京朝阳区日坛公园(RFA/谷季柔) Photo: RFA











中国安保部门于奥运期间分别在北京市世界公园、紫竹院公园和日坛公园设立示威区,但至今没有人真正获准示威。新华社日前报道,自81日起有关方面共接到了77个申请示威的案件,其中74个案件因问题得到解决而撤回申请,另外2件因信息不全而退回,1件则因有关方面认为违反法律而驳回申请。面对国际媒体的质疑,北京奥组委发言人王伟说,示威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通过咨询和对话的方式来解决才符合中国文化。

 

王伟:我想示威这些人,从我个人的看法,是要解决问题的,如果问题解决了,就可以了。另外解决问题的最终办法还是通过法律程序,而不是通过示威。

 

王伟强调人们有说话的自由,设置奥运示威区和毛泽东的百花齐放不同。但是有报道指出,有两个中国人因为一再申请在北京的示威区里进行示威,而被判处一年劳教,对此国际奥委会发言人吉斯尔-戴维斯表示并不知情。

 

究竟有没有人想在示威区示威呢?记者于20 日下午走访了北京朝阳区的日坛公园。公园外有众多公安警察和武警站岗,我和一位站得笔直的武警先生聊了聊。

 

记者:您知道这是设定的三个示威区之一吗?

武警:对。

记者:没有出现示威群众?

武警:没有,没有。这几天一直看着这儿挺好的。

记者;没什么动静?

武警:没有。

记者:为什么没有?

武警:社会环境好呗。

记者:可是有77个申请案,都没批准。

武警:这我不知道。我现在正在执勤不便接受采访。

记者:好,谢谢。

 

走进公园里,一眼望去尽是红花绿树,远远传来的鸟叫声和一些悠闲的游人点缀其间,一片安详。但是没走几步就被喊了下来。

 

记者:您为什么要看我的证件呢?这不是公园吗?

管理员:记者如果是来采访的,我们会统一接待。

 

在公园管理员盘查我的身份时,一位看来饱经风霜的中年女士听说我是记者走到我们身边。

 

高文娟:这次在这块让游行是吗?我想申请游行。

记者:对呀,您有什么冤屈想说呢?

高文娟:太冤屈了。你想听吗?

 

记者:我想听。您慢慢说。

我将她带到一边,听她诉说了她的满腹冤屈。

高文娟:我是辽宁人,我丈夫太冤了。无缘无故被检察院关押九个月。现在出来手给整残了。没人来管。三年了。我无路了。在我们地区都要给我们家收拾死了。他们官方太逼人了。24小时看着,不行跑出来上访,冤不让喊。奥运开始一直看着我。

 

记者:现在怎么出来了?

高文娟:我把他们甩了。

 

记者:真的?你摆脱他们了。你希望政府这么处理您的冤屈?

高文娟:我需要还我公道。给我对象看病。还他清白。

 

记者:他的冤屈怎么造成的?

高文娟:我对象是一名共产党员,公安局一名干警。无缘无故就被检察院关押。经常吓唬我,如果我再上访就把我也扔进牢里。

 

记者:什么人威胁你?

高文娟:市检察院。辽宁省阜新市。我上那去找,他就说我无理取闹。推我不管,跟他们没关系,是上级。我不知道上级到哪儿?到沈阳,沈阳不知道。到北京,我已经跑了多次了。

 

记者:还是没下文?

高文娟:对,他们一直推。

高文娟一家现在陷入困境,先生无法工作,两个小孩乏人照顾。她的控诉声泪俱下,渐渐吸引了很多人围观。人们纷纷帮她出主意。

路人甲:这种方式解决不了问题。应该去找主管部门。

 

记者:到处都找过了。

路人甲:还是没找对地方。应该去找上级,找信访。

高文娟:他们都来回地推。他们认为你一个小百姓,整倒你就完事了。没有公义,没有公正,没有人权。只有他们官大,压死人。

路人乙:我觉得他要是真的有冤屈,媒体可以帮她一下。

高文娟:我们当地的官就怕媒体。为什么看着我不让来?

路人丙:你辽宁的事儿,到北京来有用吗?当地没有媒体吗?

高文娟:当地下命令把我看着,不行啊!


不远处几个穿着西装库的男士盯着我们这群人朝对讲机窃窃私语。

 

记者:我相信那人已经去报告了,赶快走吧!等下就会有人把你带走。

高文娟:我想在这示威。

记者:示威不行,您得先去申请。等会儿他会叫人来的。

高文娟:我希望媒体帮我。他们就怕曝光他们的黑面目。剩下他啥都不怕。

记者:好,你保重。

 

不久后,两名穿制服的警察出现,人群很快一轰而散。我远远地跟着高文娟,看到她平安地走出园外。但是,随后几名穿便服的大汉围绕着高文娟要她跟着走。其中一个人蓝色的运动衫上印着一个小字,POLICE 警察。

 

几条大汉带着高文娟过了马路,消失在街头。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谷季柔从北京发来的报道。

评论 (0)
Share

Promo Box target not set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