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坤家人被贿赂要求放弃诉讼 民众望真正保障NGO成立发展(图)

中国爱滋病维权人士常坤被殴打后要求立案调查,当局试图贿赂其家人要求放弃诉讼念头,被常坤和家人拒绝。另外,北京市民政局宣布放宽对成立非政府组织的限制,有民间组织人士要求实施制度保障。
2011-08-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常坤的家”AIBO青年中心2011上半年工作财务报告座谈会(常坤的家AIBO博客/心语提供)
图片:“常坤的家”AIBO青年中心2011上半年工作财务报告座谈会(常坤的家AIBO博客/心语提供) Photo: RFA
本台日前曾报导民间防治爱滋病机构“常坤的家AIBO青年中心年会”举行时,发起人常坤遭到安徽省临泉城关镇光明社区的干部殴打致昏迷住院,常坤之后启动法律程序起诉责任人,安徽省阜阳市下属县级法院拒绝立案,但常坤表示绝不放弃诉讼。
 
他星期四告诉本台记者,近日当地政府派人找他父亲做工作,让他放弃立案的念头。

“他是把我爸爸和我爷爷约到饭店里,要求我爸爸不要起诉,就这样算了,给你点钱就这样不要闹了。”

记者:你家人是怎么看的?

常坤:我爸爸,第一他不会拿这笔来路不明的资金,这笔钱我们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是行贿受贿的钱我们都不清楚,我们要求这件事在法律上有公平正义的说法,我们本身追求的就是人权,追求的是公民权利,我们不能在自己的案件上让步,我们也希望有关部门对这笔资金进行追查,这笔钱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涉嫌行贿还是贪污,他是来自哪里的钱,还是私自挪用公款,我觉得这里面有很多猫腻。

在中国大陆,民间非政府组织NGO因为条件的限制,无论在成立或运行上都十分困难,政府辖下的慈善机构也经常受到各界的质疑。

早前因郭美美在网上炫富引起民众对中国红十字总会的批评,它与权力体系走得太近,几乎让人们忘了它作为民间组织的中立、独立的人道主义初衷,同时也质疑其捐款信息账目的公正透明度。

其后红十字会发布《关于贯彻落实“两公开两透明”承诺的通知》提出将力争在二年内实现全国红十字会系统信息公开的制度化、规范化,捐赠人隔日将可在红会网站上查询款物信息。

但红十字会的通知仍引起许多民众批评,网友牡丹表示,作假都做不好了,还想它能做真?上次宣称7月底进行红十字公开化制度化,一下变两年,谁信!

民众除了要求政府辖下的慈善及服务机购公开透明外,也希望当局能放开对民间非政府组织的限制。

北京市民政局星期三公布,在北京申请成立社会组织,审批时间已从法定的60个工作日缩短到10个工作日。民政局表示此举旨在鼓励社会组织发展,特别是帮助符合条件的NGO尽快取得合法身份。
 
北京益仁平中心负责人陆军表示:“北京和广东都已经宣布NGO在注册上都不需要有业务主管单位了,这是一个进步,而且媒体都很高调的宣传这件事情,表示了一种官方媒体的一种舆论导向。”

虽然宣布放宽对NGO成立的限制,民众要求当局真正立法保障非政府组织的成立与发展。
 
一位在大陆NGO工作多年的网友张平表示:“这些都是技术上的改进,并不是根本上的改进,制度上的保障是远远不够的,制度上的保障就是,比如我这个机构只要没有违反国家法律的东西;比如我没有去贪污、去渎职、没有乱开销,我所做的事情都是在中国的法律框架下进行的;比如帮助工人、帮助上访的人民、帮助各种需要的人,乃至帮助艾滋病人,你不要以维稳的理由,一些非法的手段干涉我们;比如常坤突然之间就被打了,李丹一下就被失踪了,如果这些地方没有保障的话,一些表面上的开放是没有用的,就算你今天开放10天内给我一个执照,明天你很可能又把我的头给抓了,真正制度上的保障是杜绝黑社会式、法西斯式的这些手法。”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