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FA独家:金牌一定很多,不可乐而忘忧 替北京奥运算命(鲍彤)

中国的奖牌,是几代青少年和残疾运动员用汗水乃至生命创造的。至于那些威胁着全民族和子孙后代生存的大问题,理所当然,应该由领导一切的共产党负责。不能把青少年的成绩,用来掩饰或淡化领导者的过失.
2008-08-0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奥运主会场外的武警(7月26日法新社)
图片:奥运主会场外的武警(7月26日法新社)
法新社

(之二、之三链接在右边相关报道栏里)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金牌一定很多,不可乐而忘忧 替北京奥运算命之一

北京快办奥运,结局将会如何?

我不想预测中国奖牌的总数。奥运属于地球村。在某些国家里,国家的价值和作用,常常被无限放大。但奥运是和平,是友谊,是人与人互相学习的学校,不是国家与国家 “较劲”的舞台。把金牌数目,当作“国家崛起”的筹码,是幼稚的。 “国家至上”可以和慈禧太后或者义和团之类相匹配,不能体现奥运精神。尤其是主办国,一旦掉进“我国至上”的泥潭,就会在道义上丧失东道主的资格。我国的运动员和教练员,勤劳辛苦,这次奥运会,一定会得很多金牌银牌铜牌,但奖牌再多,不应该成为乐而亡忧的理由。

培训和选拔运动员,中国和其他许多国家有微妙的不同。许多国家以体育健身,中国靠体育夺标。中国从上到下,全面推行专业化制度,也就是“脱产”培训的制度。“脱产”这个词,外国人不懂,是中国共产党在1927-1937十年内战中创造出来的。种地为生的农民,一旦拿起枪杆子,以打土豪分田地为革命职业,就脱离家庭,脱离社会,脱离生产, 叫做“脱产”。我国培训高精尖运动员,仿照这种制度:从娃娃抓起,以竞技为职业,不顾一切,不惜一切,脱离家庭,脱离原来的学校,与正常的社会生活隔绝,关起门来,献出整个青春期,乃至前青春期,瞄准竞技的需要,进行脱胎换骨的专业化定向塑造,最后在成千上万的可造之才中,拔出一个省市冠军,再在省市冠军中,拼出一个全国冠军。这种大淘汰大拔尖的体制,非常有利于出尖子,出金牌。我们是举世无双的人口大国,用之不竭的人力资源,最能为党和国家争荣誉。但是,它同增进国民健康,提高国民体质,根本是两码事。现在中国的医疗制度,只能无微不至地确保高级干部长寿再长寿,无法适应老百姓(特别是农村居民)的治病要求。这是明摆着的。水质和空气的污染,土壤的恶化,无疑是全球性的问题,但在有特色的体制的狂热驱动下,中国的问题更普遍,更严重,更惊人。这也是明摆着的。

金牌就是金牌,和人民的幸福,国家的命运,不能划等号。前苏联得的金牌不计其数,而今呢,金牌还是金牌,苏联安在哉?倒是很多没有得过金牌的国家,以体育健身,不靠体育夺标,老百姓过得很自在很幸福。金牌多,国运未必昌隆。中国的奖牌,是几代青少年和残疾运动员用汗水乃至生命创造的。至于那些威胁着全民族和子孙后代生存的大问题,理所当然,应该由领导一切的共产党负责。不能把青少年的成绩,用来掩饰或淡化领导者的过失。

根据以上事实,作出以上论断,我想是必要的,站得住脚的,有益的。如果有错,欢迎指正。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