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报道:走出了死路一条没有?-《也谈改革30年》之五(鲍彤)

政策性的偏差不难纠正,可怕的是体制性的强制力。由于失去制衡,本来不难发现和纠正的偏差,往往一发不可收拾,铸成大错。一呼百应的体制,雷厉风行的体制,几十年不变。四个坚持甚至把毛泽东、邓小平、和三个代表入了宪,而当事人居然心安理得。急急忙忙入宪,无非是通过立法手段,设置神龛,诱导干部膜拜,强制公民服从。文明国家哪有这种事情?唯有中国。

2008.12.30 17:0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图片:鲍彤近照(鲍彤提供) 图片:鲍彤近照(鲍彤提供)
鲍彤提供

走出了死路一条没有?——《也谈改革30年》之五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繁荣值得庆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比全民赤贫好。经济总量越来越接近于北洋军阀时期曾经达到过的相对位次,比长期掉在这个历史纪录后面好。这都是人之常情。为了人均GDP低下而不敢懈怠,为了廉价出卖劳动力而难过,为了腐败愈演愈烈而愤慨,同样是正常人的正常感情。

有人喜欢借纪念改革的机会贴封神榜,替四个坚持唱赞歌。因为他们有这方面的嗜好和需要。但改革已经夭折,天安门就是见证。在四个坚持雄踞如昔的天地里,中国到底走出了死路一条没有?

现在的中国出现了不少新东西:中国有了市场,这市场归看得见的权力操纵。经济资源和经济利益已经在党的策划和主持下重新进行了分配,财富的占有和权力的占有成正比。无权的农民和农民工,以肉身构筑金字塔。有权的暴富,享用着千倍万倍于农民的消费。崛起了的中国,正在向全世界展示这种繁荣和快乐。有人说,社会主义在中国不复存在。有人论证,你所看到的金字塔和看不到的黑箱,正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到底什么是社会主义?定义权属于共产党。我没有资格也没有兴趣参加文字游戏。我的问题过去是,现在仍然是:这种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能拯救我们走出死路吗?

文化大革命据说一去不复返了,但天安门镇压分明是它的最新版。 “没有镇压就没有繁荣” 的颂歌响彻云霄。和这颂歌相呼应, “小天安门事件”不断重演。专政工具被用来打压合法请愿的和平公民。暴力专政公然融入和谐社会的日常生活,成为典型的中华景观。

 “以粮为纲,以钢为纲”之类老话,已经湮没在荒烟衰草之中。崭新的语录 “发展是硬道理”脍炙人口,更时髦的语录是“代表最先进的生产力”。新语录同老语录一样,继续依靠国家的强制力开路。农田、房舍和乡镇企业,怎么能跟发电厂、飞机场和游乐场比“先进”? 天赋人权,抵不住“发展是硬道理”。环境和资源正在普遍而急剧地恶化。空气和水质被败坏。森林、草原、耕地和矿产资源被糟蹋。如果有人告诉我,这种有领导的破坏,短短十年就超过了以往一千年——我信!

平心而论,误区并不出在毛泽东说了什么,也不出在邓小平和三个代表说了什么。他们也是公民,应该享有公民的发言权。他们肯定说过无数金玉良言,何况他们即使心血来潮,也未必比别人更离奇更荒谬。政策性的偏差不难纠正,可怕的是体制性的强制力。由于失去制衡,本来不难发现和纠正的偏差,往往一发不可收拾,铸成大错。一呼百应的体制,雷厉风行的体制,几十年不变。四个坚持甚至把毛泽东、邓小平、和三个代表入了宪,而当事人居然心安理得。急急忙忙入宪,无非是通过立法手段,设置神龛,诱导干部膜拜,强制公民服从。文明国家哪有这种事情?唯有中国。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中国,把等额选举出来的领袖一个个载入法典。这是什么?这是变态——为了强制推行某种路线而变态,因为虚弱而变态,需要乞灵于国家手段而变态。不要轻视这种变态,这是四个坚持的综合症之一,它的强制力,足以麻痹人的心智,捆绑人的手脚,使人求生不得。

说到这里,请允许我插入一段话,谈谈邓小平“四个坚持”区别于毛泽东“六条标准”的特点。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