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报道:邓小平怎样改变了毛泽东?—《也谈改革30年》之六(鲍彤)

只要掌握了领导权,一切都不必争论。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不争论。什么是社会主义?不争论。什么是无产阶级专政?不争论。党的领导有权决定一切:凡是党的话,就是“马克思主义”。

2008.12.31 16: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图片:鲍彤近照(鲍彤提供) 图片:鲍彤近照(鲍彤提供)
鲍彤提供

邓小平怎样改变了毛泽东?—《也谈改革30年》之六

 (文章只代表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邓小平“四个坚持”和毛泽东的“六条标准”有所不同。问题不在于四个和六个这种数量上的差别。邓小平自己在1980年12月说过两句画龙点睛的话:一句是,“要以适当的法律形式加以确定。”另一句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核心,是坚持党的领导。”

邓小平要求立法,毛泽东没有。邓的法制观念并不比毛泽东强,但是他缺乏毛泽东那种无法无天的实力和自信,不得不求助于法律,确保四个坚持拥有强制性的力量。他抓得很紧很紧,1982年就达到了目的,四个坚持入宪,从此步步进逼,把它体现于国家的立法和司法之中,驱使全部法律为这四根棍子服务。最值得玩味的,是所谓“四个坚持的核心”。这句话,学问很大,很不起眼,但是从根子上修正了毛泽东设计的疏漏。按照毛泽东, “六条标准中,最重要的是社会主义道路和党的领导两条。”到了邓小平,变成“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核心,是坚持党的领导。”两个变成了一个——党的领导权升值成为“核心”,社会主义到哪里去了?社会主义的身价一落千丈,从此不再“最重要”。

到底是共产党为实现理想而建立,还是理想为共产党的领导权而存在?谁为了谁,这是个根本问题。毛泽东从来不回答。邓小平总算回答了:党的理想不是最重要的,党的领导权才是最最重要的。权力压倒了理想,理想必须为党的权力和地位服务。这是“邓小平理论”的新发明。凭着这个新发明,邓小平成了共产党最大的理论家,使中国共产党变成了没有共产主义的共产党。昆虫在蜕变中摆脱了 “蛹”的束缚,凭借新生的翅膀自由飞翔;同样,共产党也在演变中摆脱了共产主义的束缚,凭借领导权的翅膀,自由地决定方向。

只要掌握了领导权,一切都不必争论。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不争论。什么是社会主义?不争论。什么是无产阶级专政?不争论。党的领导有权决定一切:凡是党的话,就是“马克思主义”。凡是党喜欢的好东西,就叫“社会主义”。凡是党发号施令的打压,不管有没有填写和出示法律文书,不管是抄家还是软禁,逮捕还是冲锋枪扫射,一古脑儿都归到“无产阶级专政”名下,让马克思去承担责任。

天下有这种道理吗?有。这就叫中国特色的大道理。只要拿出“中国特色”来,一切都可以应对如流,迎刃而解。等额选举,就是中国特色的选举。黑箱作业,就是中国特色的监督。不给你言论信仰集会结社游行示威自由,就是中国特色的人权。无法无天,就是中国特色的法治。不准老百姓知道,禁止打听国家机密,就是中国特色的税收和财政。至于什么是中国特色的共和国,可想而知,不说也罢。

一个无拘无束的核心,锻造三个称心如意的工具,配套成龙。搞计划还是搞市场,那是方法问题;四个坚持才是要紧的。果然,邓小平创造的以党的领导为核心的四个坚持,确确实实是心想事成的系统工程,是按照党的利益来管辖人民的系统工程,是驱动亿万群众遵循党指出的任何方向齐步前进的系统工程。不管面临什么任务,压倒一切也罢,展示丰采也罢,应对突发事件也罢,审讯08宪章也罢,无不指挥自如,永远是举世无双的绝对冠军。

新阶段也有新问题:这个绝对冠军,在自觉维护党的领导权的同时,有没有维护公民权的积极性?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