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彤:赵紫阳录音回忆的历史背景(二)-党国领导当时开的药方里没有改革


2009.05.14 09:16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出路何在?毛的前贴身警卫,党的副主席的汪东兴说,凡是毛主席的决定,必须永远执行,始终不渝。党主席华国锋也跟着他如是说。

当时的中国共产党内,威信最高的经济权威,是陈云。他三十年代就进入政治局,比邓小平早了二十多年。他在延安就开始管经济。毛发动“大跃进”之前,陈是第一副总理,全国的经济总管。毛嫌他太实事求是,叫他靠边站。毛宣布自己是主帅,任命邓小平为副帅,大炼钢铁,结果闯了祸。现在毛死了,陈云给中国经济开出来的药方是“调整”纠正比例失调。

这是陈云实践经验的结晶。大跃进“饿死了几千万农民, 1962年就是靠陈云”调整“粮食,钢铁等生产指标,才得以收拾残局。陈云反对党的瞎指挥,但不反对党的领导。从政治上的一党领导,到经济上的全盘公有化计划化,粮棉油的统购统销,陈云不但不反对,而且都是他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制度。改掉毛的这一套,等于改掉陈云自己。

对陈云的分析不能简单化。他捍卫国有制,但不捍卫人民公社,他喜欢计划经济,但不喜欢不切实际的指标,他主张政府为主,但允许市场为辅(大集体,小自由“ ) ;他认为经济自由度应该像关在笼子里的”鸟“ ,但反对把它捏在手里,他相信苏联老大哥,不相信西方帝国主义;在”自力更生“ , ”不吃进口粮“那个年代,他敢于挺身作证”我听得毛主席说过,粮食是可以进口的,一句话,就把“进口粮”的修正主义性质,平反为毛泽东思想的合理要求;他维护共产党的一元化领导,但对毛泽东破坏党规党法看不惯。这些,赵紫阳在回忆中都有记载,还历史以公道。

另一位威望极高的元老,是邓小平。邓是毛的亲信。因为毛指定刘少奇为唯一接班人,邓在文革前才当了刘的助手。文革初,不了解底细的群众把邓和刘误为一谈,但毛心里明白,没有拿邓跟刘一样,往死里打。毛晚年企图整肃周恩来,邓却和周走到一起,这下子才失掉了毛的宠信。文革中邓一再被贬黜“越批越香,这不是降低了而是提高了他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 -也许,邓小平能够成为改革毛泽东体制的领导人?

但邓小平当时开出来的药方,也不是改革,而是“整顿。整顿,就是整顿企业,整顿领导班子,撤换不服从领导的干部,以铁腕落实既定的规章制度和组织纪律,以铁腕完成和超额完成国家计划。简言之,不是改掉而是强化毛的体制。整顿是邓小平的强项。文革后期,毛主席叫“四人帮”抓革命,叫邓小平抓生产,邓虽然不懂经济,但用了“整顿”的手段,硬是把生产搞上去了。

邓小平的特长是精明。他不糊涂,不迂阔。他心里早就明白,社会主义计划经济那一套也许无法挽救经济的崩溃,也许必须转而向市场经济求救。但他自己不能冒“搞乱经济“的风险,更不能冒”反社会主义“的风险。毕竟,经济不是他的所长,他是搞政治的,必须在政治上站稳脚跟。 1979年3月,他发表了被载入史册的讲话“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社会主义道路,无产阶级专政,共产党的领导,马列毛的思想。这就是他的政治路线。一年后,他以全党领袖的气魄,发表了进一步笼罩八十年代的纲领“目前的形势和任务,他指点江山,讲国际,讲台湾,重点是讲现代化建设。怎么现代化呢?读一读” 邓小平文选“第二卷中那篇洋洋三十四页的大文章就清楚了。邓小平开的是四味药:一,多快好省;二,安定团结;三,艰苦奋斗;四,又红又专。面对毛泽东死后扔下的烂摊子,邓小平尽了一个政工人员的努力,他在加强领导,他在鼓舞士气,但是直到1980年的年1月,他的八十年代的纲领里没有体制改革。

后来的历史证明,改革就是改掉毛泽东的体制。不改革就只能在毛的体制里翻跟斗,不改革是死路一条。但当时的党国领导人,从华国锋,汪东兴到陈云,邓小平,在他们当时开出来的药方里,都没有改革。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