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不认罪被折磨虐待两年

被当局以“妨害公务罪”判刑两年的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周三刑满出狱,当天下午,她接受了本台记者的专访,痛述了两年来因为不认罪,在看守所和女子监狱受到的非人道对待。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2010-04-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星期一中午,倪玉兰结束了两年的牢狱生活被丈夫接出北京女子监狱。临走之前,监狱管教对她进行了全面的搜查,甚至连她的拐杖都折成一截截检查,最后,连她的申诉书和一些被虐待时的照片都被没收。
 
49岁的倪玉兰02年因拍摄政府强拆片段被公安毒打,结果落下残疾,导致她依靠双拐才能行走。2008年,倪玉兰在阻止拆迁人员强拆她家房子时被控“袭警”,在4月17号被刑事拘留,后来又被以“妨害公务罪”判刑两年。
 
在两年的牢狱生涯中,倪玉兰首先在西城区看守所里呆了一年,后来又被转到北京女子监狱,因为她誓不低头认罪,因此,两年中受到惨无人道的迫害折磨。
 
倪玉兰说,我从被抓进看守所就被关进单间,房子里面非常脏,尘土厚厚的,到处都是蜘蛛网,卫生间里爬满了小虫子。那会儿我被打得只有一口气了,没人管,就躺在那里大概一个多月,没人给我送饭,也没人给我水喝,我为了能活下去,就爬到卫生间里捧着自来水喝上两口,有的时候不错的队长会拿我的饭盒给我打一点吃的。
 
去年五月四号,倪玉兰被转到北京女子监狱。她认为,西城公安分局托人在监狱里处处刁难她。
 
倪玉兰说,我有拐他们不让我用,扶着凳子也不行,每天让我在地上爬行,每天还让我到车间去干活,装一次性的筷子,从早到晚不停的干,给我们定的产量是一个人一天要装一万一千双筷子,最多的时候,他们也只能装四千来双,装不了这么多筷子的就不给饭吃,还惩罚我们不让睡觉,直到一两点钟才让睡。
 
因为拒不认罪,倪玉兰每天被批斗,作为不认罪的反面教材。
 
她说:每天早晨别人到外面做操,我就到大厅里撅着,就跟文化大革命时知识分子被批斗的时候一样,四肢撑在地上,有的时候我的腰根本撑不了,她们就弄两个人来监视我,一看不行了,就把我提了起来,出操的人回来后要让他们看我,说谁像我一样不认罪就会遭到同样的惩罚。
 
行动不方便的倪玉兰因为双拐被没收,每天只能爬行,无论对倪玉兰的心理和健康都造成极大的伤害。
 
倪玉兰说:我每天从五层的楼上往下爬,爬到楼下,再爬五百多米到车间,再从楼下爬到楼上,这种每天要爬四个来回,算起来一天要爬六个小时,正常人每次走十分钟的路,我要爬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天热的时候我是这样爬的,地非常的烫,我的手和腿全都烫出了大血泡,所有的辅助工具都不让我用。
 
即便是最基本的上厕所的权利,狱警们都不让倪玉兰享用。
 
倪玉兰说,就是我上厕所他们都不让我上,我上去了,进去了,把裤子扒下来往下蹲,结果他们看到我蹲就强迫把我拖出去,不让我解手,说是队长不让我解,他们从厕所里给我拖出去,我的牙撞到门板上掉了一半。我经常的被从厕所里拖出去,警官说这就是对你不认罪的惩罚。他们白天不让我们解大手,晚上也不让,因为他们经常在里面,我们喝不上水,就甭说要刷碗,洗脸,漱口了。
 
即使这样,倪玉兰表示不会被吓倒,要继续维权,要通过法律手段解决她自家的住房问题,以及讨回她被无辜判刑的公道。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