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岭谈在北京转机经过

参加法兰克福书展后,在德国几所大学做巡回讲演的流亡诗人贝岭先生,乘坐中国航空公司的飞机经北京平安到达台北。有关他旅途经过北京的情况,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作了报道。
2009-11-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应法兰克福书展邀请从美国到德国参加书展的流亡诗人贝岭先生,书展结束后,由于到德国几所大学作巡回演讲,直到十一月十八号才离开德国去台北。由于他乘坐的是途经北京转机的中国航空公司的飞机,因此贝岭的行程引起一些德国媒体的关注。记者在他顺利到达台北后,电话采访了贝岭先生。“我是坐的是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班机,经过北京转机到台北。我在十八号法兰克福时间下午十四点四十分上飞机,早上七点出头一点到达北京。我在北京的时候,看着灰蒙蒙的大地,红色的阳光慢慢从地平线升起,那种感动,令我几乎啜泣。我在那一个小时看着中国北方的大地,一直看着飞机降落在北京机场,你可以想象,我已经九年没有回到自己的家乡了,没有回到北京----我成长的地方。所以我的感受非常强烈!”
 
关于他在北京机场转机时的情况,他介绍说,“我在转机柜台,向他们出示我的护照和转机机票的时候,突然发现他在打键盘的时候像是看到了什么,然后就马上拿起旁边的白色电话机,当着我的面就说,这边有一个人,身份不明请你们马上过来。很快北京市公安局机场警察中队的人就过来了。过来后,他们就继续看计算机屏幕。然后他们也就不愿意多说什么了。接着问我的中文名字,出生年月,我回答了。接着他们又打电话,显然他们是在向北京市公安局请示。紧接着他们就说,暂时请你跟我们走一趟。于是我就被他们带到了首都机场警察中队的询问室。”
 
对于其后在询问室的情况,贝岭先生介绍说,“在询问室里,我当时就问,你们为什么扣留我。他们说你的东西我们要确认一下。接下来一个年轻警察看着我。当我想要用电脑的时候,他说你不可以上网,我说我上不了网,只是想确认一下时间 ,因为我没有戴表。接着我说,我要上厕所。这个年轻警察就带着我上厕所,在厕所他从头到脚一直盯着我。我说,你这样我没有办法小便,他就有点不太好意思。回去以后,他们很久都没有反应,当时间到了还只剩十五、六分钟的时候,我说,如果你们耽误了我的飞机,因为一天只有一班到台北的飞机,你们要负责任,我必须通知别人,我无法按时到达。他们说,时间还没有到,不用现在做这个决定。我说,如果因为我而延误了别的乘客的起飞,这样我对不起别的人。我说,你们这样做是不应该的,请你们遵守时间。然后他马上给他们警察的负责人打电话,问怎么办。过了一会儿,警察中队的负责人到了,还带了两个人一起对我正式宣布,说你是在被禁止入境的名单上,你不可以进入中国境内。我说我只是在转机,我问为什么在这个名单上,他说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收到上面的通知。如果你将来还选择在北京转机到别的地方去,必须永远要接受这个待遇。”
 
接着,贝岭重新被押送上了飞机。“就在这样一种情形下,我被他们两位警察押送,他们一直拿着我的护照和登机证,不允许我自己拿着,一直把我送上了国航的飞机。但是那个时候已经快起飞了。大家都在等。等到我坐下来,飞机一直没有动。开始我也没有多想,我觉得这是正常的晚点。紧接着我就问了一下旁边的乘务员,你们怎么还不飞?他们说可能还有些东西要找找,他们在找什么东西,反正说得很含糊。我当时也没有想到是怎么回事。等到我下了飞机后,一直等到最后,所有的人都走光了,我的行李还没有出来。台北桃园机场的人说,只有你的行李还没有到,我们会帮助你查找确认。”
 
贝岭先生最后表示,北京是他的故乡,尽管暂时不能回到北京,他还是希望能够再次经过北京的上空。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天溢由德国发来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