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众多维权人士遭警堵截 疑为防止串连声援陈光诚

临沂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在家被严密软禁的消息曝光后,除了引起中国境内外广泛关注外,维权人士在网上发起“援救陈光诚签名运动”,至今已有超过240人签了名,北京许多维权人士本周三开始遭到中国当局围堵,陆续被上岗堵门、切断通讯和被警方带走。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建报道。
2011-02-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本周三清晨四点多钟,正在家中休息的北京家庭教会负责人、著名维权人士陈天石突然被警方传唤带走,传唤理由是“非法贩卖烟花爆竹”,这对于在一家外籍学生学校工作的陈天石来讲,简直是匪夷所思的理由,在后沙峪派出所被扣押了10个小时左右,下午2点多才获准回家,扣押期间以至获释后,手机通讯还被切断,记者要致电他妻子的手机才能和他联络上。他向本台表示:“凌晨四点钟就把我弄到派出所去,到中午以后我说要去吃饭,他们就陪我到外边去吃个饭,吃完饭然后到两点钟的时候,才回到家里边;开始口头就说我涉嫌非法贩卖烟花爆竹,后来出了家门以后,他们给了传唤证我看,说是涉嫌储存危险物品。”
 
在扣押期间,警方并没有向陈天石追问有关非法藏有危险物品的事情,反而向他透露传唤他的原因,与警方听到北京维权人士打算到山东省驻京办,就盲人律师陈光诚被软禁一事递交请愿信的传闻有关。陈天石说:“他们听说今天北京的朋友约了在山东(省政府)驻京办的附近吃饭,他们担心我这些朋友们要去驻京办递交甚么东西,他们以为我也在这里边,所以他们就奉命今天限制我一天不让我出去。”
 
警方并且还警告陈天石,以后不要再在推特上发表批评政府的文章,否则还会对他采取其他惩罚性质的行动。他估计被警方扣押,除了与突尼斯和埃及局势变天,防止他搞串连外,和他在网上发起“援救陈光诚签名运动”也有关系。
 
后沙峪派出所当天接受本台采访时,对于传唤陈天石一事并不否认,但至于为何传唤则不愿多说: “这我不太清楚,我们是今天接班的,今天早上接班的。”
问:“他现在还在派出所吗?”
答:“我也不太清楚。”
 
事实上,除了陈天石深夜被警方带走之外,同一天被上岗限制出门的北京维权人士还包括许志永、王荔蕻,独立作家莫之许、维权律师李和平,异议人士刘荻和独立制片人何杨等,他们通讯也被切断,其中许志永、王荔蕻和莫之许都分别透过推特发出消息,说被警察在家中堵着,不准外出。
 
身在湖北同样在“援救陈光诚运动”上签了名的维权人士刘飞跃向本台表示,据他了解,警方的行动都是在深夜开始进行的,他表示:“你像莫之许、王荔蕻都是凌晨四、五点钟,人家还在睡觉,警察就上门了,王荔蕻家去了两个警察,许志永是三个人,李和平律师也说有好几个人。”
 
他估计,众多维权人士被限制自由,与陈光诚被软禁受到关注有关:“听说这些人士要去围观山东省驻京办吧,可能是这个事。”
 
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因揭露地方暴力推行计划生育政策,遭官方以阻碍交通等罪名判刑,去年九月回到山东临沂东师古村家中后遭严密软禁,日前被软禁视频曝光后,即引起中国境内外维权人士关注,维权人士并在网上发起“援救陈光诚签名运动”,至今已有超过240人签了名。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孙建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