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链子门组织者鲍俊生出狱 涉案者坚称当年合法维权(图,视频)

成都“链子门事件”组织者之一鲍俊生本星期三在乐山刑满出狱,早前以自锁手链喊冤维权的多位维权人士到看守所外迎接。去年获释的黄晓敏和严文汉星期五告诉本台记者,鲍俊生出狱后的第一件事是急着回家看97岁的老母亲。涉案的10名维权人士至今坚称无罪。
2012-02-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成都“链子门事件”组织者之一鲍俊生(中)本周三在乐山刑满出狱。(维权人士提供)
图片:成都“链子门事件”组织者之一鲍俊生(中)本周三在乐山刑满出狱。(维权人士提供)
Photo: RFA




视频:2月22日,成都“链子门事件”组织者之一鲍俊生在乐山刑满出狱。(维权人士提供)

2009年发生的成都市民聚集中级法院喊冤被捕的“链子门”事件组织者之一鲍俊生,被当局判刑三年,星期三在乐山看守所刑满出狱。当年被以同案判刑的黄晓敏、严文汉、杨久荣、刘继伟等维权人士,近三十人前往迎接。黄晓敏周五告诉本台,鲍俊生出狱后,朋友们打算当晚为他接风洗尘,但他急着先回家探望老母亲,只能改日:“客套性的说了几句话,就这两、三天他的想法跟我们通了一下气,其他关于案子,关于看守所出来最近怎么做,有什么动作他都没有提这些。”

杨久荣告诉记者:“去了五个人,剩下的是他们老家那边的,他们那些朋友十多二十个人,到乐山看守所去。听说他这次是不好,得了病,生了病。”
记者:他在里边身体不太好?
回答:去接他那天朋友们在做他思想工作,他的皮肤蜕皮很厉害,而且他原来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好。

去年2月出狱的严文汉对记者说,由于三年来,鲍俊生没有在监狱而是在看守所服刑,因此身体较差:“22号出来的,他也是刑满出来的。我们跟这个案子有关系的是四个人,黄晓敏、杨久荣、刘继伟去了。”
记者:你们去监狱门口等的?
回答:对,对。
记者:状况怎么样?
回答:状况不是很理想,因为看守所还不像监狱,监狱相对来讲的话要自由一点。

他说,鲍俊生的母亲不知儿子被判刑,因此先回家看望母亲:“因为他说被关了三年,他母亲今年97岁,他出事的时候根本不敢告诉他母亲,所以他最着急的在第一时间赶回家去看他的老母亲。”
记者:有没有他的电话?
回答:他的电话我没有。当时就是他出来大家见了个面之后都比较匆忙,他有一种归心似箭的感觉,很想见见他母亲,所以后续的东西还没来得及讲。等几天肯定我们要去。

2009 年2月23日上午9时许,一批维权人士到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外,用铁链将手锁住,呼喊口号,抗议法院司法不公,结果被捕。后被称为“链子门事件”2010年9月,乐山法院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对鲍俊生、黄晓敏、幸清贤、严文汉、陆大春等十人判处三年徒刑至管制一年不等的刑罚。其后曾理于2010年9月被乐山市中区法院当庭逮捕,后被判刑两年六个月。刑期至2013年。

回顾链子门事件,黄晓明认为:“链子门从三年前发生到今天,我们十个被起诉人员陆陆续续的释放了。我们现在对案件回首过去,我们到现在是两点态度,第一,自始至终我们没有违法,二没有犯错,一直在现政权的法律框架范围之内争取自己的权利,反对专制腐败,向司法不公,社会丑恶进行抗争和挑战的一群,对社会价值的认识也有对国家未来政治命运关注,甚至想要开拓出一个依法治国、尊重人权、宪政治理的这样一个社会的一些公益人士。”

至于第二点,黄晓敏说:“第二,就审理期间从国家的制度来说是在考验和挑战、测试中共现政权到底是依法治国还是人治的这么一个典型案例,那么中间假证、伪证,我们现在已经有明显的证据,确凿的法理将会在再审的过程中提供。”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