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楼街控诉经济适用房作商业拆迁安置 七旬老街道主任被办法制学习班(图,视频)

武汉花楼街被拆迁户集体状告政府为开发商买单,用经济适用房做拆迁安置违规,本周多次就此集会请愿。而73岁的维权骨干,老街道办主任焉惠兰被政府以办法制学习班的名义关押至今超过两周。
2011-04-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图片: 花楼街被拆迁维权代表本周在法院门外敦促当局立案。 (花楼街被拆户提供/记者丁小)
图片: 花楼街被拆迁维权代表本周在法院门外敦促当局立案。 (花楼街被拆户提供/记者丁小)
Photo: RFA




视频转载:之前武汉花楼街被纵火,居民遭逼迁(市民上传YouTube网/记者丁小)



周三,武汉市政府门前聚集了三百多名该市各个区的被拆迁征地群众上访。其中包括约百名被以经济适用房作为拆迁安置因而上访的江汉区花楼街拆迁户,维权代表喻先生告诉本台:“今天有两三百人,全市的都去了,一到政府就派了八十个特警,不让百姓围在门口,还有便衣摄像。”
 
05到09年间曾不断用聚会和游行等形式维权的花楼街拆迁户们最终不敌官商联手的暴力逼迁。眼看着故居上兴建的商业楼盘“中央荣誉”住宅以每平米一万八千八开盘,自己却只得到产权和市场价值都远远无法与之比较的近郊经济适用房,令这批居民近日再度掀起维权风潮,拟将市国土局告上法庭,目前正在敦促立案。周一一百多人就曾往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集会,并准备在4月8 日再度前往。
 
此次他们控诉事项是以政府介入拆迁,并用安置低收入人群的经济适用房为地产商的商业拆迁项目买单不合法。
 
曾就这一问题两度往北京上访的花楼街拆迁维权骨干焉惠兰老人3月24日被派出所以谈话的名义带走后下落不明,家人报失踪警方不受理,往市信访办追问之下被口头告知她在江汉区政府办的法律学习班,而江汉区信访办又否认有这样一个学习班。至今已两周,亲属没有任何书面手续,也不知她何时能回家,甚至不知人在何处。
 
无奈之下家人周一曾在法院门口打起横幅呼吁关注,周三再信访,焉惠兰的女儿告诉本台:“江汉区不承认把她带走,今天终于承认了,说政府有学习班让非正常上访的人有个学习上访条例的地方。我说你学习也是早上去晚上回,但你是全封闭式连电话都不能通,这个就是非法关押。即便你觉得有理,也应该通知家属,有个书面的东西。我的妈妈就一个请求,就是经济适用房变成安置房的问题。”
 
73岁的焉惠兰九十年代初曾连续六年担任花楼街街道办主任,就在此次她失踪前不久,有官方人员表示,对于她家的赔偿可特殊照顾考虑赔偿商品房,被焉惠兰拒绝称要赔所有居民一起赔。
 
不断被暴力逼迁的花楼街居民当年有三项无从选择的选择,一,现金补偿但不够买原区二手房;二,同地段商品房安置,但每平方要补差价两三千元,而且五年内不准买卖,其后转手还要将利润百分之五十五以税务形式交给政府;第三项,近郊区的经济适用房。
 
和大多数老街居民一样无奈“选择”了经济适用房的秦先生说:“拆迁之前我们都是有产权的,但经济适用房我们没有完整产权,政府占百分之三十,当时知道是知道,但没办法,就是用各种手段逼迁。”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