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拆迁户刘凤池遗体至今未安葬

北京市民刘凤池家的部分房屋去年被强行拆除,他本人于去年八月病逝,但他的遗体至今仍在医院未能安葬。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2008.05.14 11:15 ET

刘凤池去年八月二十五日突然在医院去世,很多北京的被拆迁户和在上访民众曾前往悼念,海外电视台记者也到场采访,但受到北京警方的干涉。民生观察网的报道说,刘凤池去世已接近一年,但他的遗体仍然停留在医院未能安葬。

刘凤池的妻子对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说,这是因为在去年八月底,家属及朋友就如何送葬的问题无法和警方达成协议,因此一直拖延到现在。

“当时他们不让举着花圈走,说必须坐在车里,说我们给你找车,我说不用。后来怎么都不行,那我说我自己走,我自己觉着花圈不妨碍你们的交通,我一个人过马路,谁的交通也不影响。他说你手里拿着花圈,我说就当我买花圈刚回来,后来我说我不送了,行不行?不是说有人要利用这次闹事吗?我说我不知道,谁要闹事儿你去抓谁,我不知道谁要闹事,要闹什么事。死人就是死人了。逼得没办法,我说我就不走了,我不送他了,对不起他就对不起他,因为他给我留的都被你们抢光了。他什么都没有给我留,唯一的席头给他卷走,他不会怪我。”

刘凤池在北京崇文门外大街拥有六亩宅地,原有一百多间房屋。北京的新世纪房地产公司和政府部门合作进行重建,强行拆毁了其中的大部分。刘太太表示,虽然法院判定他们胜诉,但开发商和拆迁办的人员仍一直骚扰他们。

“从8月31号开始警车就一直在路口看着,一直看到清明节的7号。而且不光是警察,其中很长时间,有两个月的时间,是拆迁办的人,就是跳墙进来打我的那些人,在看着。这段时间,他们在警车后面往院子里面摔板儿砖,砸进6、7块儿来。”

刘太太透露,最近有关部门以为了北京奥运会进行修饰的理由,把刘太太剩余住宅的主要出路封死,而且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

“那就是奥运了,听他们说是哪里不齐,不好看的都砌好了,都收拾好了,这条街连厕所都封上了。挨着我50米都没有,挺好的一个厕所封在里面,外面盖着很厚的墙,高高的,里面都是乱七八糟的,圈在里面,外面很好看。”

她表示,封路是在半夜偷偷进行的,她曾经和施工人员理论,但遭到工头的暴力对待。

“星期五早上就开始封,我不让他弄,我说这是路口,这是老街道,我还住着。人还没死你没有资格封,可是那个工头拿起铁锨切我,我的手扣着砖不让他砌。当时就撤掉了。水泥砖头都推在边上。星期六夜里,来了3、40号人,在这里砌,我想过去,6、7个小伙子把我挡着,我过不去了。我打110也没人来管。”

刘太太说,在整个拆迁以及后来封路的过程中,警察都在维护大商家的利益,对她的报警不予处理。面对这种官商合作侵犯她合法权益的作法,刘太太非常绝望,她说,真不知道怎样才能维护自己的权益。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