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伟静被传唤后送医 情绪失控遭遇不明 

2006-11-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星期二在法院核实签署证词时,盲人维权者陈光诚近九个月来第一次和家人见面。而他的妻子袁伟静随后被沂南县公安局刑警队带走。律师认为与他们准备起诉相关公职人员有关。晚上袁伟静被扔在村口,其后一直情绪激动无法说话。送院后医生诊断为神志不清,要留院观察。以下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chenguangcheng-150.jpg
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照片来源:公民维权网gmwq.org

陈光诚一案星期一在沂南县法院重审后,星期二上午,律师以及相关证人,包括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和母亲王金香到法院审核签署庭上笔录。陈光诚也到场,这是他9 个月来第一次见到家人。而袁伟静也得以和丈夫说话,并告诉了陈光诚他今年五月被时代周刊选为塑造世界的100人之一一据胡佳提供与袁伟静上午11点三刻的电话通话录音,即使知道外面有警察等候将她带走,袁伟静当时还是心情愉快:“他们那些人员还在外面等着我吧。。我刚才和光诚说了很长时间。。大概两三分钟的话,他现在还坐在里面,和妈妈说话。我也告诉他他是2006年一百个人之一的这个,因为他还不知道。反正他们在外面就等着我做完这个(核对证词程序)吧,法院也催我快点签。”

就在不到一小时后,完成这一程序走出法院时,袁伟静就被沂南县刑警队警察以传唤为名带走了,目击事件的李方平说 “刚离开审判庭,还没出法院门口,七八个人就过来了,其中一人手持文书,给袁伟静看,是以南县公安局发出的传唤通知。我们要求办案警官出示证件,看了叫胡维强,我们以前也跟他接触过,是刑警大队的副队长。也说不出什么理由,他就说领导安排要传唤她,马上就把她带走了。”

下午,律师们曾到沂南县公安局刑警队想了解传唤袁伟静的原因,然而对方拒绝回应,李劲松律师说:“办公时间,他们把大门都锁住,不让我们进。”

律师估计当局此举是为阻止袁伟静跟他们回北京,他们离开临以前是不会放人的。律师们晚上7点上车回北京。

晚上九点,袁伟静被扔在村口,被村民发现后通知家人搀扶回家,大哥陈光福说:“不到九点时一个村民把孩子(和袁伟静一起被带走的)抱回我妈妈这边,他说袁伟静在村头趴在地上哭,他发现有两辆车十几个人把袁伟静抬下车,扔在地上拖在路边,车就走了。我去到那里看见有四五个看管袁伟静的在看,还有三四个村民围观。在村民帮助下把她搀扶回家,到现在她还不能控制自己,已经四十分钟了,到现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袁伟静被公安抬着四肢扔在村口的录音 博闻社提供)

其后袁伟静表现出非常痛苦,家人把他送到蒙阴县一家医院,晚上11点,在医院的陈光福告诉记者:“ 现在大夫给她注射了安定的药,睡着了,不过从回家后到现在她一句话没有说,大夫也就写了个神志不清,其他的也判断不出来,让留院观察。” 律师们原安排袁伟静星期二和他们一起去北京,除了想帮助她脱离一年多来被软禁的艰难处境,还因为他们正在着手上告迫害陈光诚的地方相关公职人士,袁伟静是其中一些案件的证人,甚至原告。李劲松律师当天下午说:“ 今天下午他们对袁伟静的传唤是非法的,主要目的就是为制止袁伟静被我们接到北京去。他们最怕的是我们启动对他们相关犯罪行为的追究行动。因为我可以肯定地说,沂南县刑警大队里面肯定就有刑讯逼供的犯罪嫌疑人,他们今天的行为又为他们之前的违法犯罪添加了罪证。”

袁伟静被传唤期间到底有怎样的遭遇,各方仍在关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丁小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