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凸显中国城市化瓶颈(图)

每年春节前后,中国各个交通工具人满为患,火车票和飞机票即使涨价也难以买到,被称为春运之困。有专家评论说,中国春运困难,其实凸显了中国城市化进程的一个瓶颈。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2010-02-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资料图片:北京火车站(昵图网/zhoufuqiang1982)
资料图片:北京火车站(昵图网/zhoufuqiang1982)
Photo: RFA

根据中国铁道部的数据,中国每年春节前后铁路客流流量达到二点一亿人次,相当于中国总人口的百分之十五。每年春节回家过年,成了在外地工作的中国人的一个心头之痛。新华社报道说,中国春运乘客中的最大群体,是外出打工的农民工,在二点一亿的春运铁路乘客中占了一点五亿。报道引述一些专家的话说,中国农民工春运大迁徙,实际上显示了中国目前城市化进程中的薄弱环节。也有专家认为,如何让农民工市民化,是目前中国城市化规划中最需要解决的问题。

广东省是中国外省农民工人数最多的省份,也是春节运输问题最大的地方,因此有全国春运看广东的说法。

广东的一位政府官员贺先生表示,广东省春节前后火车票非常困难,即使是政府官员都不得不托关系才能购得车票。

 “这年年讲,年年都有这个问题。也真是没有办法说实在的。我每年都帮不少人想方设法去买票,走后门呀、拉关系呀等等,帮不少人买票但是仍然很难买得到。”

他介绍说,广东省的农民工人数大约有三千多万人,相当于广东本地人口的大约百分之三十多,而如何使这些外地民工本地化,一直是广东省城市化的一个大问题。中国政府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城市化已经达到百分之四十五,但按照人口计算,大约只有百分之三十左右。

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大学管理学教授谢田表示,中国东部沿海地区的城市化,许多都只能称为半城市化,因为当地劳工群体并未完全城市化。

 “实际上这就是假城市化了。假城市化就体现在有大量的劳工人口,广东的外地劳工都并不是真正的城市居民。没有享受到城市居民应有的公交、保健、卫生、就学(入学)、医疗这些各方面的好处。而这些人实际上是亚城市人口。”

谢教授认为,制约中国城市化的主要原因,是中国目前仍然实施的城乡分割的户籍制度。

 “实际上就是一个户口制度的问题,为什么?就是因为他们要回家过年嘛。因为家不在这儿,但是家搬过来不就完了嘛。但是如果家已经搬到这儿来了,它就不需要回家。实际上是还要在这里打工,家又不能搬过来,对很多人来说如果家可以搬过来,这里有工作的话肯定愿意来这里呆着。实际上还是一个经济不自由的问题导致的。”

不过,广东的官员贺先生认为,因为中国人安土重迁,春节过年希望回到老家和乡下,因此即使落实了统一的户籍制度,也未必能够解决中国春运紧张的问题。

 “但是这里面有的问题,第一个就是这种过程可能不是一年、两年能解决的,至少有一定的过程;第二个呢对这个成效有多大?还真不敢说,因为这个还得看实际情况,因为我们中国人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一个特点吧,应该就是到过年了都想回老家看看。就算他已经离开了,也还是想回老家看看。只要这个人是在那边出生、长大的,他还是想回去看一看。”

但他承认,广东城市化程度最高的珠江三角洲,对外来民工的户籍仍然有很多限制,当地政府主要顾虑是,如果允许民工落户,有关的社会保障资金支出将大大增加。显然,中国城市化如何发展,仍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