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中国城市化建设中的好大喜功作派

2007-06-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欢迎来信与我们分享您对这篇报道的看法)

在中国城市化过程中,人们经常看到一幅幅这样的情景:在许多省份,出现了与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很不相称的、广受民众诟病的豪华工程;尽管垃圾处理、污水处理等配套设施严重不足,城镇人口却在急速膨胀,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这些现象的根子在哪里? 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中国官方媒体说,在贵州、宁夏和重庆等一些省市的县市,出现了类似“五角大楼”、“天安门”、“白宫”等豪华版办公楼。贵州一些办公楼的设计师是从国外高薪聘请来的。资料表明,去年贵州人均GDP 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中排最末一名。“穷名在外”的贵州省的官员们这么热衷于盖新式办公楼,是不是要让世人对自己刮目相看?

关注中国城市化建设的美国博尔州立大学经济学家郑竹园表示,各地城市化建设中好大喜功的作派与三个原因有关: “一个地方的发展快,要看一个市长的政绩,建设的东西的规模来确定,所以鼓励很多人好大喜功来搞城市化;第二,城市之间互相比较,你做我也做;第三,农民工大量进城供应廉价的劳动力。这是政治因素和经济因素都有的。”

郑教授表示,整顿吏治刻不容缓;选拔地方官员要看他是不是贤能正派,而不要看他是不是党员。他说,一定要建立新的干部考核制度: “不在于面子工程,要看人民生活有无改善?污染有无改善?治安有无改善?把这些东西作为考据,而不是靠建大会堂来考证。”`

华文报纸《世界日报》主笔孟玄表示,既然所谓政绩工程有助于官员的晋升,各地竞相兴建面子工程也就毫不奇怪了,

但是,这位评论家说,发达国家有规模的城市化比中国早的多,这些国家完全可以搞得很从容;中国不能跟美国这些国家比,中国也没有美国那样得天独厚的条件:

“不能拿历史上所谓最早的发达国家发展速度来比,因为那时是缓进的时候,他们最先走的,二战以后的开发国家大规模的都市化都产生很大的问题,造成很大的污染和贫民窟的问题。象墨西哥城有1600万,象巴西的圣保罗还有印尼,没有办法管制人口向大都市集中。中国比较晚,它有很强的限制人口进城的户口管制的办法,所以以他们国家整体的分布来看,它的发展还不算特别恶劣,因为它的分配相当平均,不能跟美国比,要有这么大的空间,美国是得天独厚,全世界没有几个国家象美国一样有这么好的环境,所以你不能拿中国和这种发达国家比,这是不合理的。”

纵观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中国的城市化以及与之相伴随的房地产开发,与近年来各地落马贪官的贪污受贿案有着种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