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專家討論中國公民社會的發展


2005.04.15 00:00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美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費和中國研究講座星期四舉辦了關於中國國內發展和中國公民社會和非政府組織的發展的研討會。下面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愛茗的採訪報道。

TEXT:這次研討會是國際戰略研究中心費和中國研究講座舉辦的關於中國社會經濟和政治的變化系列研討會的第一次。這一系列研討會將討論中國社會經濟和政治的變化帶來的挑戰和機會以及對美國在中國的利益和美國對華政策的影響。

星期四的研討會關注的是中國國內的發展和中國公民社會和非政府組織的發展。原主管民主、人權和勞工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克蘭納先生首先介紹了中國過去20年來的社會變化。

“中國過去20年來在經濟上取得了驚人的進步,在社會自由方面也取得了重要的但是有限的進步。80年代中期,中國領導人認識到如果中國經濟潛力要發揮出來的話,中國是需要變化的。過去15到20年,中國在結構上進行了重大的改革。現在村民選舉已經很普遍,公開審判也在進行,學生們熱衷法律方面的職業,中國公民的沒有政府幹涉的生活空間也在擴大。”

克蘭納說,全世界在民主、人權方面工作的人都認爲這些發展可以成爲建造民主的基礎。正如在韓國、泰國和智利等國所看到的。他表示,每個國家走向民主的道路是不同的,但是不管什麼渠道得來的民主都有共同點,就是人民有權利選擇管理他們的政府,他們能夠讓政府知道他們的觀點,有機會向司法部門申訴不合理的決定。而這些民主的方式是由獨立的組織即公民社會所支持的。目前在全世界範圍,這些獨立組織在提供醫療、扶貧等領域發揮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克蘭納還提到,雖然在政治學領域有人質疑象中國這樣的國家公民社會能否存在,但他不準備對此下結論。他說,

“象其他的初期民主發展一樣,中國的公民社會組織由於經濟帶來的國家政策變化而興起。大約從5年前開始,中國各地的非政府組織越來越多地佔據很多以前是政府壟斷的空間。”

克蘭納介紹說,在中國的非政府組織是從提供一些服務開始的,例如關於幫助兒童等方面。隨着非政府組織在中國提供各種服務的增多,就能爲私營機構面對中國發展的挑戰提供方案,就象私營機構的發展逐漸使中國公民獨立於政府一樣,非政府組織也將逐漸獨立於中國政府。

克蘭納還指出,非政府組織除了在提供服務方面幫助中國建立公民社會外,在影響政府政策方面也起着積極的作用。克蘭納接着談到非政府組織在中國發展的障礙。

“中國政府官員非常清楚地知道中國需要非政府組織填補來政府在各項服務中的空白。但是由於害怕這些組織變爲政治組織,他們極力壓制宗教自由和工會組織。”克蘭納說,中國政府的各種規則限制了非政府組織在中國設立辦事處,限制一個人擔任多個非政府組織的負責人等等,已經使很多非政府組織在中國的工作受到很大阻礙。他呼籲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更多地關注中國的需求,幫助中國媒體,幫助那些通過中國司法系統工作的人爭取更多的政治空間,幫助非政府組織爲普通民衆爭取更多的權益。

在研討會上,美國前景集團在中國的負責人滿濤先生則介紹了他在中國進行公共衛生項目的經驗和觀察。他目前正在中國進行一項5年的由英國資助的防治艾滋病的項目。他談到目前在中國從事這方面工作的,除了政府的疾病控制中心,還有一些羣衆組織,大學的研究機構,企業商家以及普通的民衆。

“有很多人僅僅是出於良知在他們的周圍作這些工作。他們不懂英文,他們也不寫年度報告,他們也沒有網站。他們只是一羣人,在他們生活和工作的周圍發揮着作用。”

前景集團在中國的這個愛滋防治項目已經在中國進行了四年。滿濤先生說,非政府組織在中國的發展有來自人們觀念上的和政府政策方面的阻力。儘管如此,他們還是在北京、成都等地進行各種非傳統的非政府組織的活動,例如在茶館上演關於愛滋病教育的短劇。他說,

“另一個問題就是,目前在中國還不能以非營利組織註冊,但是另一方面,總有一些方式可以採用,例如註冊一個具有一定社會義務的有限公司,或者就乾脆說這就是我們的公司業務。” 滿濤還表示,中國的各省市地區等政府部門在對待非政府組織活動的接受程度上也有很大的地區差異。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夏愛茗的採訪報道。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