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寒自由民主革命观点同龄人是否认同?

中国80后的代表性偶像作家韩寒近日发表了《要自由》、《说民主》和《谈革命》三篇博文。韩寒在博文中说,中国不需要革命,需要改革;讲民主在中国就是个讨价还价的过程,迟早会到来;每个人对于自由的需求是不同的。此言一出立刻引发争鸣,有支持的观点,也有批评的声音。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为此邀请到中国两位韩寒的同龄人一起讨论一下中国的年轻人是认同还是批评韩寒的观点。他们一位是关注社会民生问题的湖南长沙博客小树, 另一位是曾经被美国《华尔街日报》称为“中国民间记者第一人”的周曙光。
2011-12-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记者:“韩寒的三篇短文你们两人都已经看了。我首先问一下小树,结合中国的现实、中国的政治发展前景,你怎么看韩寒的观点,你认同吗?”

博客小树:“韩寒的观点我觉得在目前中国的这种情况下我还是比较认同的。因为民主确实是一个讨价还价的过程。但是所谓的讨价还价就是卖家和买家有一个平等的机会,至少要有一个讨价还价的平台吧。至于说革命的话,中国到底需不需要革命这个我没有发言权。

记者:“那周曙光你怎么看?”
周曙光:“网上的很多比较知名的公共知识份子或者学者他们对韩寒进行冷嘲热讽,我看了很莫名其妙。除了这样的表达之外,有没有认真地去分析他哪儿里说对了?哪里说错了?我后来看到张铁志的一篇文章,也看到一篇杨恒均的文章,杨恒均认为改良和改革是并行不悖的。只有有改革、有行动造成了这种压力,政府才会有进行改良的可能。所以无论是改良和革命都是需要争取。他还提到如果是在70年前或者是80年前,他也会去参加这种暴力革命。但现在的话他没有表达。然后张铁志的文章提到具体的一点点分歧,因为张铁志好象是政治学在读的博士吧。他的一些观点我觉得应该知识结构比韩寒更加完善。所以,我觉得这场争论的话韩寒可能真及时抛砖引玉,他不可能也存在一些不太严谨,但是他还是把这个话题挑起来了。”

记者:“周曙光这里有个问题我想问一下,在他的文章中他说道‘知识份子们预定了一个前提说中国不论发生任何事情都是体制的问题,可惜明显跟人民群众的意愿背道而驰’。那你认为中国现在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源于一个体制问题吗?”

周曙光:“是的。体制问题一党专政会对社会制度方面进行限制,但是我觉得韩寒也没有说错。对知识份子子来说体制存在很大的障碍需要改革,需要一场革命,但对于这种小老百姓来说特别是农村的老百姓来说他们的观点是完全不一样的。到目前为止看不出农民和底层的工人现在有支持革命的倾向。没有这样的一个民情。”

记者:“那我再问一下小树,那么韩寒在文章说‘很多东西并不是钱可以买来的。文化繁荣其实就是最省钱的。管制越少必然越繁荣’。而且现在提出一个文化建设。你们认为在2012年,文化、出版、电影各个方面让政府松绑,给文化领域一些自由,有没有这种可能呢,小树?”

博客小树:“其实凡是一个体制的改变往往体现的就是文化。就是从文化上讲,中国媒体大家能够讨论先开启民智然后才能推动体制的一些革新。至于说2012年中国在文化体制方面会不会松绑?会不会政策走向宽松?我想也许有走向宽松的可能。但是在2012年我觉得如果要有一个质变、一个很飞跃的改变的话,我觉得不大可能。

记者:“好。周曙光。”

周曙光:“如果希望有文化出版方面这种松绑,有这种倾向的话一定需要双方的配合,一方面是民间的不断冲击底线,不断地获得更多的谈判的筹码;另外一个政府方面也需要对这方面有些认知,要不然的话最后会形成对立。当我看到这三篇文章的时候,我当时有一段评论就是说与其谈革命、说民主不如谈筹码、论底线,筹码就是和对方获得谈判地位拿什么去争取你的利益?比如像乌坎的话,他们就是以这种确确实实的上街去争取到了谈判的筹码。”

记者:“那周曙光你认为韩寒说‘对自由的追求每个人的需求是不一样的。’这个观点你赞成吗?”

周曙光:“我赞成因为有些人还在为了温饱,有些人却已经想去寻找个人的尊严、寻找自我价值的实现了。所以大家可能会去追求更多制度上的平等。”

记者:“小树,你同意韩寒这个观点吗?”

博客小树:“我也认同韩寒的观点,但是我觉得人的尊严基本上应该是一样的,就是说他的收入层次再低的话他追求尊严的这种心思可能是有的。”

记者:“好,我们再谈一下韩寒所说的民主。韩寒说‘天鹅绒革命在中国不可能发生’。他之所以这样认为是认为天鹅绒革命其实就是选择相信民众的素质、执政者的忍让和文人的领袖,但是这三者似乎在中国都不具备。这点我想先问一下小树,你对韩寒所说的这个民主的观点在当今的中国社会以及展望中国将来的发展适合中国的情况吗?”

博客小树:“在目前的话环境还没有成熟,将来可能要到将来再说。要说讨价还价只能有一个平等的平台,你讨价还价说不定人家强买强卖也不一定呀。”

记者:“但是这个平台什么时候才能搭成呢?”

博客小树:“这个平台目前还不成熟,可能要社会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或者是说首先要在文化方面渐渐松绑,然后民智渐开,大家都可以起来讨论了然后才能不断前进。”

记者:“那周曙光,你怎么看?”

博客小树:“我完全支持韩寒这种观点, 但目前我们的观察里面看到的是没有一个足够强大的公民社会就没有能力去跟政府谈判。”

记者:“好,那我们再看韩寒说的第三个问题:谈革命。具体地说革命与中国未必是个好的选择。但是他强调改革的重要性。周曙光。”

周曙光:“在埃及、利比亚这些伊斯兰国家,他们有一种民间的力量就是宗教的力量,能够让人们还是能够相互之间声援。在中国的话社会成员之间是比较冷漠的,除了有些现任商人联系导致人们会有些相互的声援之外,很少有民间的社会力量或者是民间组织能够有这种社会动员能力,我觉得目前来说真的很难能够形成这种广场革命。”

记者:“最后我问一下,小树你对中国自由的发展,还有国人对自由的认识这个前景和现状你感到满意吗?”

记者:“我觉得总体来说还是比较乐观的,在某一个时候还是会实现的。”


记者:“那周曙光,你怎么看中国的自由的现状和未来?”

周曙光:“自由是需要更多的经济规则彻底的执行才能换来自由,大家服从一个可信任的制度的话,大家就可能可以获得更多的自由。如果陷入混乱的话,实际上会失去更多的自由。”

记者:“那周曙光你怎麽看现在中国的民主和未来?”

周曙光:“我觉得经济发展已经到现在这个地步了,现在很明显地感觉到政治对经济发展的制约,所以我觉得政治改革势在必行。不论是民间还是官方应该都有表达过要推进政治改革,但是官方的政治改革我觉得出于这个权力制约, 我觉得他们迟迟不肯放弃这个权力,所以需要民众更加积极地支持社会运动,然后争取更多的谈判地位,只有这样子社会才可能有持续的进步。”

记者:“好,那小树你怎么看中国民主的现状和未来?”

博客小树:“我的观点基本上跟曙光兄的是一致。你说悲观的话,历史的车轮总是要滚滚向前的。说乐观的话,中国这么大的一个国家一下子要改变过来必然要经历一番镇痛的。

周曙光:“中国的这种现状如果我们及时地来推动言论自由、推动军队国家化、推动出版自由、推动开放报禁、党禁的话… … 。”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与湖南长沙博客小树和有“中国民间记者第一人”美誉的周曙光一起讨论青年作家韩寒近日三篇博文有关自由、民主和革命的观点。

评论 (1)
Share

匿名游客

与"环球时抱"一唱一"合"..,就已经没甚麽"可说"的了..!!中共这种"逆相操作"可以说是"炉火纯青"..了!!让"6.4"头号通缉"犯"王丹"支持PNTR及奥运"...,让刘晓波赶回"广场..,然后说没死人"..,让"小人精"余疥(也是"作家吾的")装神弄鬼排挤他人见美总统..,再让"韩烧"利用粉嘶的喜爱宣传"党"要想表达的东西...!!高...!!!

2012-01-05 11:0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