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务教育收费“花招”多多

中国中小学9年教育本来是义务教育,但近年来的各种额外费用却让本来的义务教育变了“味道”。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采访报道

2008-04-29
Share

择校费、补课费、教辅费、转学费、赞助费等花样翻新的乱收费近年来大行其道。中央纪委驻教育部纪检组组长田淑兰在今年四月初召开的全国纠风工作会议上表示,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已进入攻坚阶段,任务比以往更严重。例如,湖南省省有些地方的学校早在几年前乱收费项目就高达三十三项之多。为此,本台记者电话湖南省重点中田家炳试验中学的唐主任。唐主任表示:

 

我们没有碰到这个现象,这种现象肯定有,但我是没有碰到。

 

相关数据显示,去年吉林省查处教育乱收费案件56件,处分教师78人,清退违规收费近60万元。义务教育乱收费的费用之高已经使许许多多的学生家长怨声载道。那么,政府年年发通知,岁岁施禁令,义务教育乱收费问题怎么仍屡禁不止?对此,在深圳从事中学教育问题研究的刘伟老师以择校费问题为例分析说:中国的教育问题不只是个教育问题。

 

每年一到中考的时候和小学升初中的时候,很多家长想尽办法把小孩送到好学校里面去。好学校又比较少,想到好学校的家长往往都是一些有权势的家长。没有权势的话学校是不会理他的。而往往这些家长都能够管到学校,学校惹不起。时间长了以后,久而久之,本来是一个潜规则的事儿慢慢变成了大家都认可的一个规则了。干脆要到我们学校来就多收点钱,这是一个折中方案,既不得罪这些权势人物,又满足了他们的小孩想上学的要求,学校还因此能创收。但是,从义务教育的角度讲,这是不公平的。还有一种情况是,他也没有多少权势,但是又想上学,但愿意多交钱,这样学校也认可,而且这样的小孩成绩往往比较好。

 

北京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刘文海曾撰文表示,目前中国孩子就学既贵且难,择校问题首当其冲。那问题有没有可能在短时间内解决?深圳的刘老师表示很难:

 

因为那些有钱的人物、决策人的小孩都能很轻易地送到重点中学去,能很轻易地占用公共资源,他就没有改革的动力。我们教育局那些管学校的人的小孩都能很轻易地进入到这些学校里面去,他何必改革呢?所以,我就觉得这种结构实际上是一种政治怪胎,不是教育界内部的事儿,而是牵涉到整个政治体制。

 

中国官方的许多报道引述相关专家的话说,解决中国中小学义务教育中乱收费问题一是要在继续加大教育投入的前提下,均衡教育资源,将教育发展视为考核地方政府官员的重要之指标,二是要建立新的教育评价体系,改变旧的升学率指标和各类统考指标,侧重教师的本身素质提高和学生的全面发展,三是保证教师待遇均衡,消除学校间教师的收入差距。。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