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名上海访民在圣火传递期间被软禁 一人被打

奥运圣火23,24号在上海传递,其间,当局对一些没有在告知书上签字的访民采取软禁等打压方法,据本台了解,二十几名访民在此期间被软禁,至少一人被打。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2008-05-26
Share

本台早前曾经报道了上海公安挨家挨户的向上海访民发放告知书的情况,告知书要求访民在奥运圣火传递的两天里不准外出喊口号,示威等,最好呆在家里,并逼迫访民在告知书上签字,被一些访民拒绝,因此,在十九号,当局以各种欺骗方法把一些访民软禁,据一位知情的访民星期一对本台表示,有大约二十几名访民在圣火传递期间被软禁,一人被打。

她说:十九号到昨天早晨,他们把一批人软禁起来了,我们知道的有二十几个人,向静安区的陈美凤等。

据了解,访民蔡文君在二十号被警察告知不允许她参加奥运火炬传递活动,被她拒绝后,保安就守在她家门口。访民艾福荣享受特殊待遇,只要他不去火炬传递的地方,他去哪里都有警车专门接送,访民谭兰英,沈咏梅,张翠萍,陈代丽,朱东辉等都被软禁,谭兰英星期一向本台讲述了她被软禁的遭遇,她说,关到度假村里四天,昨天被放出来,星期三我到两百号去上访被分局派民警到两百号抓我的,因为上次告知书给我,我没有签字,我说肯定要去的,我们要人权不要奥运,我们抵制奥运。

而被当地区政府人员以解决问题被骗走的访民沈咏梅被软禁在一间就要拆掉的废弃的屋子里面七天,受尽了干扰和屈辱,她向本台大声疾呼,七天里她所受到的痛苦可以与四川灾区人民相比。

她说:他们约我是到区政府谈话的,解决我的动迁问题,去的时候我问他们,今天是关人还是谈话,他们说给你解决问题,我就去了,区信访办姓顾的人跟我谈了不长时间就出去了,不到半个小时他回来说把我交给动迁组,动迁组就把我带到车上拉到动迁基地,把我关在里面,七天里没有洗过澡,最高温度超过33度,晚上没办法睡觉,他们两边都在造房子,嗒嗒作响,我跟四川灾民一样也是在地震余震中生存了七天七夜,我留着眼泪跟他们说,我跟四川的灾民一样,四川灾民是自然灾害,我是人为灾害。

此外,在二十三号晚八点多钟,访民沈佩兰出去散步无缘无故被守在她家门口的四个大汉截住殴打,但这四人报警反告沈佩兰殴打他们,警方也完全偏袒这四个人,也不给沈佩兰验伤。

沈佩兰星期一对本台表示;二十三号吃过晚饭,我像平常一样出去散步,四个男的把我拦住了,不让我走,他们说我今天不能出去,我问为什么他们也说不出来,我要求他们出示证件,他们也不肯,两个人拉着我,两个人用拳头往我身上打,打完之后,他们报了110,我被他们强制的拉上警车,直到晚上半夜零点,才有警察给我做笔录,警察反倒说我说的情况不属实,他说你打了人家,人家有伤在身,你的伤在哪里?我说我是内伤啊,外面看不出的,他们四个人拉着我的手,我怎么打他们啊,他叫我好自为之,不要再把事态扩大,叫我们回去。

而目前,沈佩兰胸口疼痛,发闷,腿也重起来,她要求警方开验伤单帮她验伤但被拒绝。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