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期间各地上访者被抓 福建七人美使馆前服毒

7名福建的上访者上星期五6.4纪念日前一天,到北京的美国大使馆前试图服毒自杀,被警卫制止。星期六6.4当天,数百名在北京南站或天安门广场聚集的访民被公安抓捕,并被威胁要送去劳教。星期一,数十名上海访民或者被丢在河北廊坊,或被遣返上海。
2011-06-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在“六四”22周年前夕,6月3号有七名来自福建的访民在北京的美国驻华大使馆门口集体服毒自杀,他们在签证处门口一起吞服农药,但喝了一口,很快便被警卫制止,并被送院治疗,没有生命危险。其中一名访民对香港媒体表示,他们选择在美国大使馆做出激烈行为,是想唤起国际社会关注内地弱势社群的处境。其中陈家发表示,他的媳妇数年前在福建被人打死,之前他不断上访申冤,但申诉无门。故与其他访民一起到美国大使馆外自杀,希望引起关注。
 
本台记者多方联络北京、福建人士,他们表示,类似事件不是第一次。福建维权人士林炳兴表示,09年曾服毒的几位访民家人被劳教。
 
他说:这个有啊,好像四个人家属都被劳教了,喝农药的这几个人都没劳教,他就是说家里人煽动他做的嘛。
 
本台曾报道,早在09年3月4号人大会议前夕, 6位來自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金山街道的老人,因不满当地政府沒有合法手续,強行拆迁,甚至遭到殴打,多方上访未果。赶着两会召开,千里迢迢赶來北京向中央反映情況,卻四处碰壁,心生死念,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附近的前门大街路口服农药自杀被送医院抢救。而这次访民首次选择在外国使馆前服毒。
 
而6月4号上午,大批全国各地的访民在南站附近聚集,警察大批赶来强迫访民登上公交车拉往久经庄,前后至少六辆公交车,共有六百访民被抓。
 
上海访民吴党英周一对本台表示,我们在南站外面走,看见好多警察叫我们上车,当时好多人,有几百人吧,上海还有外地人都有,一共派来了六辆很大的公交车,每一辆车上差不多都要一百多人。
 
北京访民吴田丽表示,这种抓捕行动直到星期一还在继续。她说:今天我看到又拉走好几车,从3号拉到6号吧,估计明天就不拉了。
 
这些被拉往久经庄的访民被各地驻京办陆续接走,而上海的吴党英等17名访民被驻京办人员恐吓威胁后弃于河北廊坊。
 
吴党英表示:我们到了久经庄驻京办把我们一个个叫到小房间里,他就训我们说:“你知道吗今天是什么日子?‘六四”你都敢出来?他说‘要给你劳教’,态度好可怕。我说我什么都不怕。后来就把我们十几个人分了几辆车扔到北京廊坊,那我们只能报警了,警察说你们已经是第三波人被抛到我们这里来了。”
 
目前吴党英等人已经回到上海,他说警察还不知道他们已经回到家里,不知道等待着他们的是何命运。
 
而除了在南站被抓捕的访民外,最敏感的天安门广场周围也有大量访民被抓,“六四”当天,有近百名上海和各地访民涌往天安门,其中30人在天安门入口处被警察检查身份时被抓捕,然后被送到天安门派出所,27名访民周一已被遣返回上海,恐怕凶多吉少。
 
上海访民蔡文君表示,有27个人今天到上海的,十个警察押送,回上海后都送往救济站,现在陆续有个区警察把他们带回,具体情况还不知道。
 
曾经计划在“六四”当天与北京呼应的上海访民因当局严厉的监控而取消,只有少部分人身穿白衣以步行方式悼念死难者。
 
蔡文君说:我们都被监控了,不能聚在一起,本来是想相呼应的,但是没办法动,部分人在广场穿着白衣服溜溜表示悼念,有的在家里穿着素衣,有的在家里饮酒的时候撒一点酒自己悼念。
 
而北京访民吴田丽因到南站会友而被抓到久经庄,周日晚11点,吴田丽陪同心脏病突发的北京访民张丽萍往航天医院救治,其间,医院曾经因没人付钱而拒绝抢救,后经警察向医院表示政府将会出钱看病,之后医院才抢救。但到了周一,有关部门又改变态度,不想出钱,目前张丽萍依然留在医院无法回家。
 
她表示:现在他们也不给我结账,也不让我走,我一天没吃饭,还在医院里,警察来了说跟当地正在协商呢,可是都到这个时候了,从早晨起来到现在一天没吃饭,他也不问我。
 
据悉,张丽萍血钾太低,很容易再出现问题,目前心情低落,又饿着肚子,情况堪忧。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