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六成公众对遏制商业贿赂信心不足

2006-08-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南开大学国际经济法研究所和中共中央党校《中国党政干部论坛》编辑部日前的一项问卷调查表明,近94%接受调查的人认为,商业贿赂已经成为中国的一种市场潜规则,六成公众对官方反商业贿赂的成效信心不足。下面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shenyang-restaurant-luxury2.jpg
沈阳的豪华饭店提供标价20万元的满汉全席。2005年8月11日法新社照片

《中国青年报》星期一的报道说,商业贿赂正在中国蔓延,常见手法是请客送礼、给回扣或者“好处费”。在商业贿赂的蔓延中起推波助澜作用的是政府官员的索贿受贿,这些官员掌控许可证的发放、资格认证、监督检查等市场管理环节。报道说,在那些政府干预较多的领域,商业贿赂最严重。

经济学家茅于轼表示,中国的商业贿赂“一天比一天糟糕”:

“对中国来讲现在值得担忧的是这种状况一天比一天糟糕.,听说印度贪污腐化的状况这两年有所改善。因为它以前搞的计划经济,很多配额都要通过贿赂才能拿到,现在计划经济逐渐减少了,政府寻资的机会减少了。这是发展中国家一个正常的发展道路。现在我们中国最近这几年的情况非常糟糕,贪污腐化的规模越来越大;人数越来越多;级别越来越高;而且渗透到了法制系统,检察官、法官贪污腐化的越来越多。”

但是,这位学者说,商业贿赂是一个发展过程中的问题;如能实现法治的进步、经济的发展和教育的普及,商业贿赂有望得到克服:

“商业贿赂从全世界来看差不多发展中国家或多或少都有,发达国家情况就好一点.所以我看这个问题从全球的历史发展来看只是一个过程,如果发展中国家在法制方面有进步;经济增长;教育普及;那么就变成发达国家了这个问题也就解决了。”

茅于轼说,成功遏制商业贿赂的首要条件是保证言论自由、发挥舆论的监督作用: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当然从根本上讲象中国宪法上所讲的一样要走向民主和法制。头一步应该还是有言论自由,这两年状况这么糟糕跟言论没有自由有关系。现在政府中宣部可以命令哪个社不许报道报道了就撤谁的职、关谁的门,这么一来舆论监督的就没有了,本来中国政府是不受监督的,你现在这么钳制舆论整个监督机制就完全破坏掉了。”

自由撰稿人、政治评论家李洪宽也表示,商业贿赂的根子在于法治不健全:

“实际上说到本质还是法制不健全造成的。基本上中国还是人治,不管是高层还是到下面的小办事员凡是能掌握一点政府权利的人都是可以胡来的。做生意只要是和政府有关的都必须得加点润滑油,行贿就是加点润滑油否则你过不去。除非中国的法制真正健全起来了。但问题就是真正的法制健全首先立法要代表民意,这就涉及到民主的问题,然后在执法过程中你得有监督,相对比较健全的媒体的监督。现在做生意的商人面临着被敲诈的问题受到工商局呀、税务呀、警察呀比如说搞房地产要批块地如果你不给当地的一把手、二把手行贿的话,你不可能拿到这块地。所以这种情况没有媒体去揭露那这个问题怎么可能解决呢? 它不可能解决。”

在被问到私有化进程对于克服商业贿赂的作用时,李洪宽表示,加速推进企业股份化进程是克服商业贿赂的积极举措。茅于轼也说,

“这个事你说得不错,改善私有化商业腐败能大大减少。这个市场为什么好?市场不大可能发生贪污腐化。市场失效是个别情况,一般情况市场是有效的,不需要人监督的。企业内部的腐化是很难发生的,因为企业是有主的,这个人他会监督,一级一级监督下来。但是国有企业就不一样,国有企业没有主,企业领导人可能本身就是个贪污分子,谁去监督他?要共产党政府去监督他?那监督的人呢?谁来监督?私营企业的奥妙就在它是监督者,它不需要人来监督,它自己会监督自己。所以市场为什么会有效就在这里,它跟政府不一样,政府经常是无效的,市场经常是有效的,市场失效是个别的政府失效是经常这就是区别。作为一个公有企业它就不是一个市场关系它是一个政府关系,所以它经常是无效的。企业家在公营企业里就很容易犯贪污的毛病,私营企业它贪污谁的呢?贪污自己的?它不需要监。”

路透社说,中国千百年来的商业文化是建立在“关系”之上的;在中国,要拿到商业合同,就得塞大把的钞票,就得到酒桌上或者高尔夫球场去谈-- 这是路人皆知的事情。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杨家岱的采访报道。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