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狱异见者陈西奔丧警方严加防范 贵州诸多人权人士被限自由

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罪判刑十年的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陈西,日前母亲病逝,他周四下午获准回家奔丧20多分钟。其间警方如临大敌,百多警察戒备,附近街道被封,只许亲属在灵堂旁边,贵州研讨会成员不仅被限制自由,有的还被带离当地。
2013-01-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成员陈西2011年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入狱十年,其80多岁的母亲周三凌晨去世。十年前父亲去世时,陈西也在狱中服刑没能见最后一面,遗憾至今。为了不让悲剧重演,家属一再要求,当局终于允许陈西周四下午三点多回家奔丧。

本台记者周四下午四点多打电话给陈西的女儿陈仁杰询问有关情况,她表示,在警方严密监控下陈西到家仅20多分钟就被带走。

她说:三点半左右这边国保大队长,副队长等着,我目测的国保至少有一百人以内,来了差不多四,五辆车。我们前面的路口还有旁边的路口全部被他们封了,他们如临大敌,一堆人全部堆到我们周围。我爸车子过来的时候有摄像的,专门摄车子进来,(我爸)下来后至少有三台摄像机,。旁边一百人(公安)以上肯定是有的,他们(家属)出去买一些必需品的时候,在外面路口看到他们封路了。我姑姑的朋友想进来拜一下我奶奶他们不准,他们说只能有直系亲属在场,朋友都不准,他们不认识的人就会问你是他家什么亲属。我爸进来后他们几台摄像机跟前跟后的。

而陈西下车后脚步是一瘸一拐的,亲属看到后都很担心,大家一拥而上拥抱痛哭。

陈仁杰说:我爸下来后脚是瘸的,我姑姑他们见了很伤心,说人瘦了可以理解,但是脚瘸了就不能理解,大家全部一起围过去了,大概了解一下说是在车上他们才把铐着我爸的脚镣和手镣解开的,上车还给他戴着四五个小时,所以脚瘸了,手活动不好就是这个原因,(陈西)精神状况一般,没有以前在家里那么好,瘦得多,我大伯和我姑他们看到都很伤心的,大家哭成一团,只能和家人叙旧,他们就拿着几台摄像机每个人都对着脸摄一下,我想是为了以后对号入座,呆了二十分钟左右,他们说又要趁着天亮赶着把父亲送走。

而在陈西被带回家之前,贵州人权研讨会的成员都被严控,有人被控制在家,有人被带离当地。

其中李任科周四下午对本台表示:(本来)今天我们准备中午去灵堂悼念一下,昨天和国保进行了一些沟通,他们要把陈西带回来祭拜一下,他们国保的意见就是要我们人全部撤离以后他们才可以把陈西带回来,这一点我们尊重家属的意见,也不让他们高度紧张,所以我们朋友商量以后昨天晚上全部撤出来,昨天晚上三点钟据说所有派出所都接到了上面的指示,叫把我们所有的人全部控制起来,控制在家里面,或者带出去旅游,所以在中午我出门的时候差点和派出所的领导发生一些冲突,我要求他们要带我去什么地方的话必须要拿出正式的法律手续,如果没有我哪里也不去,最后他经过请示,我就说在家里面,有的朋友已经被他们带走了,黄燕明很确定被带走了,廖双元和吴玉琴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估计也被带走了。

本台试着拨打吴玉琴的电话,但是电话关机。

据李任科说,警方会把他们一直控制到周五丧事办完了为止,周五下午的丧事聚餐不知警方会否让他们前往。

今年59岁的陈西前后被判刑三次,八九民运期间被判刑三年,1995年因公开要求平反六四,被判煽动颠覆罪入狱10年,2011年因写文章被定罪并被判刑10年。在入狱的一年多时间里,狱方剥夺了他与家属的通信权利。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