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师讲“敏感”话题 被停课又被送精神病院

杭州中国计量学院法学院教师王培剑因在课堂上向学生谈及“共产党应该放弃权力”等所谓政治性敏感话题,被学校停课。其后被其弟弟和学校保安强行送入精神病院,而其弟否认是迫于学校压力。被送院前,王培剑本人曾打电话向维权律师滕彪以及友人昝爱宗求助并讲明缘由,腾、昝两人认为他神志正常。这一事件引起外界关注。
2012-12-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杭州中国计量学院法学院教师王培剑在上课时对学生讲了“共产党应该放弃权力”等所谓政治敏感话题,上周五被学校勒令停课,当晚校方及王培剑的弟弟王壮剑欲将其强行送杭州精神病院,引起王培剑反抗,他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然后打电话给杭州好友媒体人昝爱宗求助。昝爱宗就此发了微博,而王培剑大学同学滕彪得悉后,也发出微博。

昝爱宗周一对本台表示:王培剑本人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他说坚决不同意(被送精神病院), 他只想安静的在自己的房子里,但是学校打电话给王培剑的弟弟,让他弟弟协助他们(学校)把王培剑送到精神病院,王培剑自己也说是他在课堂里讲到了共产党应 该放弃权力和滕彪被失踪,可能有学生把这些举报上去了,学校就认为这是发病了,或者是情绪不稳,应该把他停课,还要把他送到医院里。王培剑给我打电话的意思就是他们要撬门,他在里面锁上了。一撬门就是一种暴力行为,王培剑就说他在里面要自卫,手里拿着东西。当天没有撬门,第二天可能开门见他了。后来不知道他们采取什么措施,反正学校里面的保安协助把他送到医院里。

据悉,周六中午一点左右,王培剑被送到杭州精神病院也就是市第七医院,手机也被院方保管。

王培剑的弟弟王壮剑没有否认是学校保安与他一起把王培剑强行送往医院的。

王壮剑周一对本台表示,星期六早上我们已经做过沟通了,没有那么敌对吧。他同意倒是没有同意,我一个人没办法处理这个事情,一定需要有协助的人,找不认识的(学校)保安进行协助,那天还是比较顺利,冲突还是比较小的,我们已经做到对我哥最大的保护了。

王壮剑否认送王培剑去精神病医院是学校的压力,他称确实是由于王培剑本身有病,但又不愿意说出详情。

但是,王培剑大学同学,北京维权律师滕彪周五也曾打电话给王培剑核实情况。当时王培剑说,今天学校通知他下周停课,他准备去申诉,一些人正围住他家准备强行进入,但他坚决不愿意住院,当时外面的人刚刚离开。

其后,滕彪把消息发上微博,周六又与王培剑通电话,感觉他一切正常。到了周六中午,王培剑的弟弟打电话说,滕彪微博提是学校送他入院这点与事实有出入,希望他删微博,于是滕彪删除了他的新浪微博,但由于正在途中没有及时删腾讯微博和网易微博。

王壮剑对本台表示,我为什么这么着急让他同学把它删掉呢?一方面事实本身不是这样的,他这样报道的话对他学校和法学院的领导不公平;第二这个事情特别容易引起社会的关注,如果事情继续这样蔓延的话,学校一定要让他(王培剑)出来作出声明的。肯定我哥是这个病,学校在网上肯定会公布的,那么对我哥伤害会更大。

滕彪微博说到王培剑经历了很多不幸,毕业后分在浙江省女子监狱,但很快离开了。他成为中国民主党成员,也因此在通过律师资格考试并在律所实习后,司法局拒绝给他发律师证。几个月前离了婚,一人住在学校筒子楼里,加上停课的打击,心理压力极大。(我也间接了解到,计量学院的一些领导和老师对王培剑的工作生活多有照顾,这应当肯定和感谢。)

王培剑是北大毕业生,1998年参与浙江民主党筹委会活动曾被关押半个月。

昝爱宗说王培剑在两年前曾被送过精神病院,他曾去看过,觉得他一切正常。

滕彪在微博上说,滥用精神病医院来对付麻烦制造者和思想上的反对者,例子太多了,不胜枚举。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方媛的采访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