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與大陸看齊禁悼念六四 反令中、港、臺民主運動扣聯

2021-06-04
Share
香港與大陸看齊禁悼念六四     反令中、港、臺民主運動扣聯 2020年香港人在疫情下還能悼念六四
RFA

對老一代香港人來說,六四就是中國近代歷史中的一個苦難,不過未曾見證六四的年輕一代,或認爲六四離他們很遠,甚或批評支聯會每年舉辦的燭光晚會“行禮如儀”。今年是國安法立法後首個六四,經歷反送中運動、民主派人士遭大抓捕、支聯會屢次被打壓,港青開始反思六四在國安法後的意義。有曾揚言杯葛六四燭光晚會的前學生代表,表示今年六四會自行悼念,而這是爲了守護香港日後每寸的抗爭空間。

李傲然:“那時候很多人覺得,“六四”的事,不關我事。”



不少香港年輕一輩,和李傲然一樣,認爲“平反六四”與他們相距甚遠,更有人覺得自己不是中國人,所以六四跟他們無關。香港本土派、現任油尖旺區議員李傲然憶述,當年本土派,取態是“香港優先”,覺得香港本地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六四這件事就算不處理也無傷大雅”。


2021 年 6 月 4 日,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外,人們點燃蠟燭以紀念六四32週年。 (美聯社)
2021 年 6 月 4 日,在香港維多利亞公園外,人們點燃蠟燭以紀念六四32週年。 (美聯社)

在臺灣,不少青年亦對“六四”毫無感覺。90後臺灣政大學生蔣同學稱,“六四比較像是歷史課本上必須知道的事件”,因此不會特意參加六四相關活動。

蔣同學:“我們會知道六四,然後知道大概怎樣發生,但沒辦法深入瞭解。有一個(朋友)直接跟我說,因爲那不是發生在臺灣的事情。就像我現在已忘記起因是什麼,我只記得是要爭取自由民主。”

自2014年雨傘運動後,不少香港土生土長青年開始質疑支聯會每年“行禮如儀”地悼念六四,“平反六四”只流於形式主義,亦不願在身份認同問題上與中國緊扣起來 。2015年,港大學生會率先退出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自行舉辦悼念六四的活動;2016年,學聯表示杯葛由支聯會舉辦的維園六四燭光集會,並各自舉辦活動。

北京高壓治港下 “六四”或成禁語?

來到後國安法時代,北京以高壓手腕嚴打民主派人士、肅清民間政治組織,現在就連悼念六四也被警告可能違法。


2021 年 6 月 4 日,香港,紀念六四32 週年之際,大學生正在清理香港大學的“恥辱柱”雕像。(路透社)
2021 年 6 月 4 日,香港,紀念六四32 週年之際,大學生正在清理香港大學的“恥辱柱”雕像。(路透社)

當年曾聯署聲援八九民運的親北京人士,近期更向傳媒表示當年天安門廣場“沒有人死”。曾於八九年參與《港人建港》宣言的馬逢國,當時指六四“震撼香港人的心”。32年過去,他最近接受傳媒訪問時稱,認爲當年很多假消息、假新聞影響每個人,自己越來越相信當年天安門廣場“沒有人死”的說法。

馬逢國:“最初學生很簡單,很純真地關注國家發展,希望表達他們的意見。我怎會不支持?我也做過學聯會長,但事件後來發展越來越複雜,事後看到很多外力介入。官方一直說的版本,就是天安門廣場外發生了傷亡事件,而天安門廣場,官方的報道是沒有人死。我越來越接受‘天安門廣場沒有人死’這個事實。”

前學生會代表:我曾杯葛支聯會六四集會,但今年我決定悼念六四

爲了抹去六四這段記憶,北京無所不用其極。香港未見燭光,已瀰漫重重的政治無力感,令人不禁要問:“我們還有悼念六四的空間嗎?”然而,就在今年六四前夕,中大首個本土派學生會內閣前幹事袁德智,卻高調聲明:“我曾杯葛支聯會六四集會,但今年我決定悼念六四”。袁德智接受本臺訪問說,形容以往各個政治派系“百家爭鳴”,可以各有各做,但來到國安法年代,他認爲所有事情都有着線性關係,“很多人是看六四會怎樣,才決定會不會悼念六一五(即反送中運動期間首位死者梁凌傑的死忌)”,悼念六四是爲了守着每寸的抗爭空間 。


2021 年 6 月 4 日,臺灣台北自由廣場,一名婦女在紀念六四 32 週年的臨時紀念碑上表達敬意。(路透社)
2021 年 6 月 4 日,臺灣台北自由廣場,一名婦女在紀念六四 32 週年的臨時紀念碑上表達敬意。(路透社)

袁德智: “我們以往會鄙視維園六四集會,覺得沒用,覺得你能怎樣去平反,或者覺得他是衝着中國人的身份認同而來,富有形式主義,又鞠躬和唱歌。但問題就是,以往我們鄙視的反抗形式,居然在國安法下成爲‘紅線’。如果一個港人以往覺得很基本的政治習慣,或以往很多派別很不喜歡的反抗形式、效用很低的反抗形式都會成爲紅線的時候,我們又怎樣悼念如常的抗爭行爲呢?這是講不過去的。 ”

大陸維權律師感動香港抗爭者

他又說,自己今年選擇悼念六四,亦源於去年發生的“12港人”事件,令他反思內地維權人士也是港人的抗爭盟友,“最賣力的就是那班維權律師,爲了幫他們辯護去捍衛他們應有權利,無畏政權打壓或被釘牌”,悼念六四是“對維權律師盟友的支持和尊重。”

面對現時香港政治低迷和移民潮,被問到會不會擔心“六四”未來將會在香港成爲絕響,袁德智卻堅信:“不會!”

袁德智:“香港人總會有方法找到悼念的空間。我們在後國安法面對最大的挑戰,就是要摸索在後國安法年代的反抗形態如何。我不能明確回答你,面對目前打壓和白色恐怖下,我們具體抗爭的悼念空間會變成怎樣。但我覺得香港人有他的韌性和能耐,總會找到國安法下的政治空間。

“在國安法年代,要講的不再是論述,而是心態。”袁德智寄語港人,要戰勝恐懼,先要有集體的行動、戰勝孤獨,“六四如果夠多人出來,用一個合法的方式被‘看見’,其實能夠互相支持並更強大。”


記者:鄭日堯、文海欣、劉少風、陳潤南 責編:胡力漢 許書婷 網編:瑞哲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