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運動兩週年 港人感概國安法管治下已失去自由

2021-06-09
Share
反送中運動兩週年 港人感概國安法管治下已失去自由 2019年6月9日,香港民間人權陣線舉行反對修訂《逃犯條例》的大遊行,數以萬計的市民上街參加。
美聯社圖片

本週三是香港反送中運動兩週年。2019年6月9日,香港103萬人遊行,反對修訂《逃犯條例》草案,港府宣佈如期二讀,觸發6.12、6.16等過百萬人遊行表達不滿,更爲往後的街頭抗爭拉開序幕。兩年了,當年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



時任民陣召集人岑子傑:“堅持到底!反送中!撤惡法!林鄭下臺!”

這些口號,你還記得嗎?


兩年前的今天(9日),過百萬人響應民間人權陣線的號召,走上街頭,抗議港府強推修訂《逃犯條例》。身穿白衣的人潮,從白天走到黑夜,由維園出發走到政府總部,遊行隊伍更一度因人數過多而延申至上中環、北角等地。這場歷時8個小時的大遊行,卻換來政府在當晚宣告條例如期恢復二讀,拉開“反送中運動”的序幕。



兩年後,記者回到反送中運動的起點。來到金鐘街頭,昔日的示威場面不復見,曾經被佔據的夏愨道,如今只剩下車輛行經,不再有人海爲巴士、救護車開路;立法會及政府總部,被水馬及鐵欄圍封,曾經被貼滿反送中標語的“連儂牆”,只留下被清理過的痕跡,並標明“請勿塗鴉”、“請勿標貼”。

運動過後的政治檢控 逾千人被起訴

週三是《港區國安法》實施後的首個6.9反送中週年。截至目前,市民高呼的“五大訴求”中,政府僅稱條例草案“壽終正寢”。其他撤回示威“暴動”定性、撤銷被捕示威者控罪、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追究警暴、落實“真雙普選”等四大訴求仍未有落實。有傳媒統計,警方在運動期間拘捕過萬人、逾2000人被檢控,當中約700多人被控暴動。在該700名暴動案被告中,至今只有60人的案件有裁決,其餘最遠已排期至2023年12月底開審,更有百人審期未定,需要面對漫長的司法審判。

國安法生效後,許智峯、羅冠聰等多名政治人物逃亡海外、“12港人”偷渡到臺灣;港府又指控47名民主派人士,因參與初選而涉嫌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至今30多人仍在還押。


2021年6月9日,香港市民何小姐憶述,對於香港這兩年發生的事,感到痛心。(鄧穎韜 攝)
2021年6月9日,香港市民何小姐憶述,對於香港這兩年發生的事,感到痛心。(鄧穎韜 攝)

港人感概:香港已沒有自由 菲律賓學生對香港的情況感同身受

踏入後國安法年代,不少人感慨“香港這兩年變得很快。”香港市民何小姐向本臺憶述,對香港這兩年發生的事,感到痛心。

何小姐: “因爲香港沒有了,我們應該要有的自由,我們沒有了。我們的下一代,可能面臨的,更加像大陸(中國)的對待。 可能是這個香港,將黑白倒轉,要去教導小朋友的時候,亦很難明白何謂對和錯,這情況影響的並不只是我們這一代,我們的下一代也深深地受到影響。”

不過,有外籍人士憶述,當初的和平示威,已轉變爲暴力事件,違背了初心。

外籍人士:“兩年前的今天是糟糕的,因爲它展開了在尖沙嘴的暴力示威和衝突。此外,在年輕一代的臉龐和眼睛裡看到很多的怨憤,亦令人感到痛心。”


2021年6月9日,有外籍人士對本臺指,當初的和平示威,違背了初心。(鄧穎韜 攝)
2021年6月9日,有外籍人士對本臺指,當初的和平示威,違背了初心。(鄧穎韜 攝)

另一菲律賓留學生Kyle說,記得前年6月9日,香港有個和平的示威,他當時也是學生。

Kyle:“我記得在香港當時有個和平的示威對吧?其實那時候我也是個學生,快要畢業了。我記得學校裡有很多人,在我的大學裡,也在示威,宣揚爲香港人的自由而奮鬥的訊息。”

對於《港區國安法》實施後,香港的情況如何?Kyle說作爲菲律賓人,不適合評論,但他對香港的情況感同身受,因爲菲律賓也經歷過威權時代。

兩年過去,香港人選擇忘記?

自去年初受疫情影響,警方以限聚令爲理由禁止多個遊行集會。不少人認爲,反送中運動已經告一段落,香港人逐漸淡忘。
香港市民張先生表示,他不會選擇忘記,“因爲始終政府未給予我們想要的答覆”。他寄語香港人要忍耐,認爲“所謂改變不是一時三刻,而是需要時間及努力。”


記者:劉少風  鄭日堯    責編:許書婷  嘉遠  網編 瑞哲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