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律界人士靜默“黑衣遊行” 向“送中條例”說不


2019.06.06 12:15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AP_19157433942478.jpg 2019年6月6日,香港法律界率先發起靜默“黑衣遊行”。(美聯社)

香港政府提出修訂《逃犯引渡》條例,引起全港各界的反彈,反對者計劃於本週日(6月9日)發動大遊行。香港法律界率先於週四舉行靜默“黑衣遊行”,發起人估計參與者超過2500名法律界人士,是香港迴歸以來人數最多的一次,顯示法律界對修例的憂慮。

由30位香港法律界選委和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發起的法律界靜默“黑衣遊行”,週四(6月6日)傍晚六點舉行,遊行人士全部身穿黑色衣服,由香港終審法院出發,遊行至金鐘政府總部,並靜默3分鐘,抗議港府修訂《逃犯引渡》條例。多名香港法律界重量級人物,包括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啓思、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前院長陳文敏等,都有出席。

遊行發起人: 遊行人數是迴歸以來之最

遊行發起人郭榮鏗指,估計這一次有2500至3000名律師及大律師參與遊行,是迴歸以來人數最多的法律界“黑衣遊行”,郭榮鏗呼籲港人也要齊心參與“六九大遊行”。

遊行發起人郭榮鏗指,估計這一次有2500至3000名律師及大律師參與遊行,是迴歸以來人數最多的法律界“黑衣遊行”。(路透社)
遊行發起人郭榮鏗指,估計這一次有2500至3000名律師及大律師參與遊行,是迴歸以來人數最多的法律界“黑衣遊行”。(路透社)

郭榮鏗說:“這次法律界爲何走出來,是因爲我們希望香港市民看到法律界的聲音,反對這個條例,認爲這個條例破壞法治,這個立場是很清楚,所以我們希望,市民今天看到我們法律界齊心走出來,我希望6月9日會有更多香港人走出來,去維園。”

遊行人士:修例令法院左右爲難

香港執業大律師、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楊嶽橋也有參與遊行,他指這一次港府修訂《逃犯條例》,將令香港法院左右爲難。

 

 

楊嶽橋說:“我們擔心這個條例以後會對香港的法治帶來一個非常大的影響,第二就是因爲過去二十多年都沒有改變的一個規則、一個制度,現在香港政府很快就想把它改變,我們表達憂慮。特別是因爲有法官表達了他們的擔心,就是以後北京要想從香港拿人的話,香港法官會處於一個非常尷尬的位置。”

由30位香港法律界選委和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發起的法律界靜默“黑衣遊行”,6月6日六點舉行。(美聯社)
由30位香港法律界選委和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發起的法律界靜默“黑衣遊行”,6月6日六點舉行。(美聯社)

早前路透社引述香港三名資深法官的匿名訪問,有法官指移交逃犯是建基於預期有公平審訊及人權保障,但中國內地法律制度由中共控制,故未能獲得此方面的信任。有法官憂慮,如果阻止移交高調的疑犯,會承受來自北京的批評及政治壓力,但若批准移交,又會有來自香港當地的批評,指控法官配合北京,司法獨立形象因而受損。有法官形容修例將法官與北京放在衝突位置,又指界別內許多人都認爲不可行,亦感到極爲不安。

迴歸後第五次法律界 黑衣遊行

翻查資料,這次是香港迴歸以後,法律界第五次的“黑衣遊行”。首次“黑衣遊行”在1999年舉行,當時法律界反對港府及中國人大常委就居港權案釋法;第二次則在2005年發生,法律界上街抗議中國人大常委就香港特首餘下任期釋法;2014年則約有1800名法律界人士上街,表達對北京“一國兩制白皮書”損害香港司法獨立的不滿。而上一次“黑衣遊行”則發生在2016年,法律界人士抗議中國人大常委主動在香港法院就立法會議員宣誓案作出判決前,就主動釋法,衝擊香港司法獨立。

這次遊行是香港迴歸以後,法律界第五次的“黑衣遊行”。(路透社)
這次遊行是香港迴歸以後,法律界第五次的“黑衣遊行”。(路透社)

楊嶽橋指,這一次“黑衣遊行”是首次由香港本地立法事件觸發,有別於過往的四次。

楊嶽橋說:“以前四次都是因爲全國人大常委會透過解釋香港基本法之後,香港法律界就出來表達我們的關注,那個當然是非常大的影響。這一趟就沒有全國人大的釋法,就是擔心香港自己所立的法會給香港法治帶來衝擊,兩個有點不同。”

另外親北京組織、香港中國律師協會等法律組織約三十名成員,則在“黑衣遊行”前到政府總部請願,支持修訂《逃犯條例》。香港中國律師協會指,香港作爲國際城市,必須堵塞法律漏洞,打擊跨境犯罪;又指政府早前提出的六項新修訂,已經對人權作出更充分的保障。

 

記者: 呂熙 責編: 胡力漢/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