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末代港督"彭定康:"礦井中的金絲雀"不再 我們必須約束中國

2022.06.21 17:03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訪"末代港督"彭定康:"礦井中的金絲雀"不再   我們必須約束中國 前香港總督彭定康
(韋平拍攝)

香港主權移交25週年前夕,最後一任香港總督彭定康出版新書《香港日記》(Hong Kong Diaries),披露他在任期間,如何和中方角力,以確保香港民主和自治在1997年後維持不變,但最終卻事與願違。香港近年爆發激烈抗爭,更出現翻天覆地的轉變。 25年過去了,他如何評價香港的轉變?對於中方"香港50年不變"的承諾,他又如何評價?以下請聽本臺駐倫敦記者呂熙對"末代港督"彭定康的專訪。

1997年6月30日下午,作爲香港最後一任總督的彭定康(Chris Patten)在毛毛細雨中接過總督旗,和夫人林穎彤(Lavender Thornton Patten)及三位女兒告別港督府。當晚英中兩國交接儀式過後,彭定康完成歷史使命,登上英國皇家遊艇不列顛尼亞號,離開香港。

彭定康:我以英國殖民地香港最後一任總督的身份    證明我確實存在

25年過去 ,如今已年近八旬的彭定康,在香港主權移交25週年前夕發佈新書《香港日記》(Hong Kong Diaries),講述他在1992年至1997年在任期間,如何和中方周旋,以確保香港民主與自治在1997年後維持不變,最終卻事與願違,香港近年爆發激烈抗爭,更出現翻天覆地的轉變。

在新書發佈會上,78歲高齡的彭定康不改犀利本色,劈頭就批評香港當局近日意圖抹去教科書中,有關香港作爲英國殖民地的歷史。

彭定康說:“我很高興,今天能以英國殖民地香港最後一任總督的身份,在這裏證明我確實存在,我不是一個自己想像來的人物。而我希望這本日記也同樣發揮這樣的效果。”

彭定康:香港本像勞斯萊斯”   中共啓動就可上路

彭定康在會後接受本臺專訪,緬懷地表示在他離開的時候,香港就像“勞斯萊斯”一樣,經濟繁榮、社會穩定、政府運作暢順,且有着了不起的公務員隊伍,也從來沒有像近年一樣出現大規模示烕,中共只需直接啓動這輛“勞斯萊斯”,就可以上路。然而沒想到只是過了25年,中共已徹底背棄當時承諾。

彭定康說:“我希望香港的繁榮穩定可以持續,愈久愈好。中方曾承諾香港‘五十年不變’,但他們卻食言。正如我所憂慮的,他們食言,更破壞國際條約。”

彭定康1996年10月發表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時,曾列出衡量香港“一國兩制”是否成功貫徹的十六項準則,包括特首能否真正行使自主權、民主派人士會否被排除在立法會外、集會和新聞自由可否繼續等。這十六項準則,近年被港人翻出討論,幾乎全部都不達標。

前香港總督彭定康(韋平拍攝)
前香港總督彭定康(韋平拍攝)

彭定康:習治下香港形勢急轉直下   “港獨呼聲顯示中方不能取信於民

回顧過去25年,彭定康表示,在香港主權移交初年,北京並未對香港作過多幹預,然而隨着習近平上臺,香港形勢急轉直下。他認爲有三件事讓習近平感到憂慮,包括2012年的“反國教運動”、2014年的“佔領中環”行動,以至2019年爆發的反修例示威,200萬香港市民走上街頭,向港府及北京“說不”,港警更以催淚彈及暴力鎮壓示威者。

他認爲習近平及其黨羽畏懼香港所代表的真正價值,即法治、自由和公民意識,因而不惜高壓治港。對於近年有聲音,批評英國當年不應天真地相信中方的諾言,把香港交給中國,彭定康則向本臺強調,英國當時別無選擇,交還香港是唯一選項。

彭定康說:“我們除了把香港移交給中國以外,別無選擇。因爲無論是新界還是其它7個城市,租借期限都是99年。如果我們試圖維持現狀,我們將違反國際條約。所以我們別無選擇,這讓人傷感,但卻真實。我們除了這樣做以外,沒有其他選項。”

主權移交25年,雖然香港主權已“迴歸”中國,但“人心未迴歸”。近年香港湧現本土思潮,甚至出現爭取“香港獨立”的討論,觸動北京敏感神經,更以此爲由硬推《港區國安法》,大規模拘捕橫跨不同政治光譜的社會人士。

彭定康就認爲,“港獨”呼聲的滋長,顯示中方不能取信於民。

彭定康說:“我從來不是香港獨立的倡導者,因爲我是作爲外交代表,去確保香港可以迴歸中國,並保持其原有生活方式,在1997年之後的50年維持不變。不過爭取獨立的運動在香港滋長,這是一個現實,顯示中方所作所爲何等惡劣,和市民現在有多不信任中國。現在那麼少香港人會爲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而感到驕傲,這是異乎尋常的。現在香港人有更強的公民意識,更強烈的對‘香港人’身份的認同,卻只有很少人認同他們是中國人。”

彭定康在記者會上一直強調,香港情況是自習近平上臺後才走下坡,被問到如果中共領導層出現更替,會否使香港情況有所改善,他這樣告訴本臺。

彭定康說:“如果中國領導者更像江澤民或胡錦濤的話,我想這對香港和中國的情況都會有改善。鄧小平希望的,是中國不要重回毛時代,然而這正在發生,也曾經發生。鄧小平也希望不要再出現個人崇拜。這特別讓人傷感,但我不肯定我們現在能做什麼。”

礦井中的金絲雀告訴世界必須約束中國

在記者會上,彭定康說外界一直以“生金蛋的鵝”(golden goose)和“礦井中的金絲雀”(canary down the mine)比喻香港,即全世界一方面在香港賺錢,另一方面也一直都在觀察中國對香港的管治,看中國能否讓香港保持繁榮穩定。然而隨着香港盡失資訊自由,不少企業都轉移到新加坡或迪拜。

他認爲港人所追求和堅守的價值,對所有人都攸關重要,更預期未來一段日子,所有自由民主政體都必須面對“普京-習近平軸心”所帶來的挑戰,呼籲民主政體團結對抗專制政權,捍衛民主社會的自由,不要爲經貿利益而犧牲真正的利益。

彭定康說:“我不認爲我們該自欺欺人,我認爲我們該看清什麼是我們的真正利益,我們必須約束中國,不是控制,而是約束。”

對於港人當下面對的困境,他坦言感到心碎(It's pretty heartbreaking),但強調英國歡迎香港人移民當地,認爲香港社羣將爲英國帶來正面貢獻,但同時也是香港的重大損失。

對於香港的未來,他唏噓嘆道:“我相信香港是一個偉大的城市,我也希望香港會再一次成爲偉大的城市。”(I do believe that Hong Kong is a great city. I hope it will be a great city again.)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呂熙倫敦報道    責編:嘉遠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