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法院頒令禁網上煽動暴力 議員質疑變相禁網


2019-10-31
Share
AFP-466600_171482.jpg 2019年10月31日,香港高等法院頒令禁網上煽動暴力。(法新社)

 

在是次“反送中”運動中,不少示威抗議都是透過網上動員。香港律政司週四(10月31日) 向高等法院申請臨時禁制令,禁止在網上平臺散佈煽動使用武力傷人及破壞財物的資訊,包括在這次運動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討論區連登,和通訊軟件Telegram等。

香港律政司司長週四(10月31日)傍晚,以公衆利益守護者身份,向高等法院申請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非法在網上論壇及通訊軟件,有意圖散佈、傳播任何資訊,鼓勵或煽動任何人威脅使用武力,包括對他人身體或財物造成損害,或協助及教唆他人作出相關行爲。平臺包括但不限於港人常用,並在是次運動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討論區連登,以及通訊軟件Telegram。

 

 

香港高等法院週四緊急開庭處理,法官高浩文聽取律政司代表陳詞後,頒下臨時禁制令,有效期至11月15日。法官指,鑑於近日有警員受傷及財物被毀壞,以及網上平臺匿名及易於接觸,認爲在網上平臺上威脅使用暴力的言論,在示威者的暴力或破壞行爲中扮演重要角色,如果不加以限制,相關暴力不會停止。他指法庭頒下禁制令目的之一,是要告知大衆,網上言論並非沒有法律後果,雖然批下臨時禁制令會損害表達自由,但表達自由並非絕對,要有妥協及平衡。

 

 2019年10月31日,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在香港高等法院外。(法新社)
2019年10月31日,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在香港高等法院外。(法新社)

民主派議員質疑變相禁網

本身是執業大律師的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楊嶽橋接受本臺訪問時批評,特區政府此舉變相打壓言論自由,質疑政府是否想變相禁網,甚至想引入中國的防火牆制度。他指在法律層面,現時香港法例已足以處理網上暴力言論, 但禁制令關於“煽動暴力”的範圍模煳,執法上亦有困難。

楊嶽橋說:“對於所謂煽動的言論,其實範圍是很廣的,很灰色,這個其實也變相去禁制言論自由。執法的問題,網上世界其實是無限的,如果這個這政府,你對Telegram有問題,可是Telegram根本就不在香港註冊,那你怎麼樣去處理呢?是否要引入防火牆呢?如果這樣的話,值得嗎?符合比例嗎?當然不符合。”

他質疑如果法院無法執行禁制令,會讓禁制令變成一紙空文,損害香港法庭尊嚴。

而律政司上週亦曾申請禁制令,禁制任何人非法及故意地,發佈或披露警員及其家人的個人資料,包括姓名、地址、學校、電郵、電話號碼,甚至相片等,以及恐嚇或煩擾警員及其家人。結果獲法庭頒令執行,至11月8日,被民間質疑變相立下辱警罪。

楊嶽橋指,律政司頻頻申請禁制令,千方百計想打壓網上言論,顯示政府已無計可施。

 

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楊嶽橋(法新社)
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楊嶽橋(法新社)

楊嶽橋說:“律政司好像沒有別的事情在做,不停在構思一些我覺得所謂的禁制令,最後是無法執行。這個對於處理現在政治矛盾,根本就沒有任何效果的。”

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亦指,如果市民在社交媒體分享含有暴力元素的影片,或分享號召示威行動的“香港人日程表”,甚至分享與暴力事件相關的新聞,亦未知會否被視爲違反禁制令,擔心市民可能誤墮法網。

禁令後港人繼續響應網上號召蒙面上街

不過禁制令消息公佈後,仍有大批市民響應網上號召,亦無懼《禁蒙面法》,戴上面具到蘭桂坊及太子示威。

關小姐說:“我覺得禁不了多少,你禁Telegram,你禁連登,一樣會有其他。現在這個年代的資訊,你以爲像大陸要翻牆嗎?我們香港人你是禁不了的,你只會令大家更憤怒,一憤怒就更反抗。”

市民周先生亦指,即使頒下了禁制令,他亦看不到有任何理由禁止他上Telegram,指即使沒有Telegram,也有很多其他渠道接收資訊。

記者:呂熙   責編:胡力漢/嘉遠    網編:瑞哲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