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守护民主平台」倡导两岸交往首重人权

2013-09-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一九八九年中国大陆爆发天安门运动;隔年三月,台湾发生「野百合学运」,当时的参与者,被称作台湾的「八九一代」。十九年后,台湾的「八九一代」重新集结,组织「台湾守护民主平台」,反抗的对象从国民党再加一个共产党。

台湾守护民主平台成立于二零零八年,现任会长台湾中原大学教授徐伟群说,民主平台的成立,和大陆海协会前任会长陈云林第一次访问台湾有直接关係。

徐伟群说,陈云林访问台湾期间,马英九政府强力镇压抗议行动,引发了大学生起而抗议的「野草莓学运」。民主平台的成员大多是学者和社运团体,当时警觉到这是台湾「民主大倒退」,因而意识到要守护住在年轻世代间出现的民主力量。

徐伟群说,这个组织一开始只是个松散的联结,主要目的希望学界和社运界之间,有一条线把各方串连起来。一开始想做的只是「监看」,监看台湾民主的状况。慢慢的发觉可以更紧密化,关注台湾传统社会运动团体不曾处理的议题,也就是以「民主」为核心的议题。

被问道台湾的「八九一代」看到零八年三月的「野草莓学运」,是不是有一种精神上的感通油然而生。徐伟群说,确实是有的。因为平台的组成成员多数都在九零年代上下在大学念书,等于是从那个时代氛围走过来的。

徐伟群强调之所以对「民主倒退」有着警觉,正是因为平台成员绝大多数都参与了三月学运,从陈云林事件中赫然发觉自己看到了台湾二十年前的景象,「台湾倒退二十年」,让成员感觉异常强烈。

民主平台自成立以来,持续高度关注两岸关系的发展,特别是台湾位居主流的政治人物和工商钜子,急切希望趁着零八年起快速回暖的两岸关係,取得进军中国大陆市场的机会。

加上马英九政府採取「先经后政」的政策,中国的政治民主化、人权、言论自由毫无保障等问题,成了马英九政府「不愿面对的真相」。

在这种情况下,民主平台开始向社会抛出某些倡议和想法。最著名的就是「自由人宣言」。这份宣言主张两岸若要累积互信,必须先从人权保障做起。民主平台要求两岸签署并落实「人权宪章」,确保每一个体的人权,才是一切政治谈判的基础与前提。

对于两岸协商,民主平台主张除了以「人权条款」打破国共平台与两岸政商集团的垄断。两岸也应该签订「人身安全与自由保障协议」、「新闻自由保障协议」,以确保双方的经贸交流不是以降低人权标准,破坏环境,伤害劳工、农民与弱势者权益作为代价。

民主平台的成员多半是大学或研究机构的教授或研究员。具备相当的理论水平和号召力。例如中研院研究员吴介民「中国因素」或者「北京因素」的提法,用以突显中共对台湾政治、经济及社会方方面面的渗透。再例如「跨海峡政商联盟」一词,也成了理解国、共两党之所以能够结盟的重要概念。

他们提出的政策,特别是「两岸交往首重人权」的主张,相当一部分被民进党吸收,让民进党在中国政策上逐渐和国民党有了区隔。可以想像在可见的未来,「守护民主平台」仍然持续扮演台湾持反对立场的公民社会的理论班子。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李潼发自台北的报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