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法官打破二十五年慣例辭去香港終院職務 拒爲政權背書

2022.03.30 15:53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英國法官打破二十五年慣例辭去香港終院職務    拒爲政權背書 英國最高法院院長羅伯特·裏德(Lord Robert Reed,又譯韋彥德)週三(30日)早上透過英國最高法院發佈聲明,宣佈已辭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職務,即時生效。
英國最高法院官網截圖

自香港1997年主權移交後,英國最高法院一直按照協議,委派兩名現職法官出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然而自《港區國安法》生效後,英國一直有聲音質疑,英國法官不應再留任香港終院。在爭議聲中,英國最高法院正、副院長週三(30日)終於宣佈,辭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職務。有分析認爲,這向國際社會和海外投資者敲響警鐘,顯示海外法官對香港司法獨立和法治已失去信心。

英國最高法院院長羅伯特·裏德(Lord Robert Reed,又譯韋彥德)週三(30日)早上透過英國最高法院發佈聲明,宣佈已和副院長賀知義(Lord Patrick Hodge)辭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職務,即時生效。

英國最高法院週三(30日)早上發佈聲明,宣佈副院長賀知義(Lord Patrick Hodge)已辭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職務,即時生效。(維基百科截圖)
英國最高法院週三(30日)早上發佈聲明,宣佈副院長賀知義(Lord Patrick Hodge)已辭去香港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職務,即時生效。(維基百科截圖)

英最高法院院長:留任等於爲背棄自由的政權背書

聲明提到,自1997年以來,英國最高法院一直履行英國政府對香港的義務,委派現職法官留任香港終審法院,英國政府也認爲這符合英國國家利益。然而隨着《港區國安法》在2020年生效,這個位置變得“越見爭持” (increasingly finely balanced)。

他提到雖然香港法院仍堅守法治而得到國際尊重,但他最終的結論是─英國最高法院的法官不能繼續在香港留任,爲政權“背書”。

羅伯特·裏德說:“我已和英國政府達成一致結論,英國最高法院法官無法繼續在香港留任,而不被外界視爲是在爲一個背棄政治及言論自由的政權背書。而英國最高法院對政治及言論自由的承諾是堅定的。”

英國最高法院院長的辭任聲明(英國最高法院官網截圖)
英國最高法院院長的辭任聲明(英國最高法院官網截圖)

英外相、司法大臣支持決定  稱香港情況已達臨界點

英國外相特拉斯(Liz Truss)隨即發表聲明,支持英國現任法官從香港終審法院撤走,批評北京持續利用《港區國安法》削弱香港基本權利和自由,違背《中英聯合聲明》承諾,壓制反對聲音,情況到達“臨界點”。她表示英國法官若再留任香港終審法院,再也“站不住腳”。

英國副首相、司法大臣兼大法官拉布(Dominic Raab)表示,自《港區國安法》生效後 ,英國對香港局勢的評估,是表達異見已成刑事犯罪,因此遺憾地認同英國法官留任香港法院的做法已不合時宜,又感謝英國法官過去25年以來守護香港法治。

值得留意的是,兩名官員的聲明最後加入的“背景”部分,提到壹傳媒集團創辦人黎智英案、被控“串謀勾結外國勢力”的李宇軒案,以及香港民主派“47人初選案”。

英國外相的相關聲明(英國政府官網截圖)
英國外相的相關聲明(英國政府官網截圖)

海外法官辭任向國際社會敲響警號

美國喬治城大學亞洲法中心香港法研究員黎恩灝在接受本臺訪問時表示,香港終審法院設海外非常任法官的安排,是希望在香港1997年主權移交中國後,海外投資者及國際社會仍會保持對香港法治和司法獨立的信心。然而這次兩位英國法官辭任,是一個重要警訊。

黎恩灝說:“這兩位英籍法官的辭任,其實是給予國際社會,尤其是海外投資者一個很大的警訊,就是香港的法治和司法獨立,以及整個政治環境,已令他們本身沒有信心,這也會影響國際社會和海外投資者對香港法院和整個司法制度的看法。”

翻查資料,自《港區國安法》生效後,英國國內一直有聲音,質疑英國法官是否應繼續留任香港終審法院。去年8月,羅伯特·裏德在爭議聲中仍決定留任,認爲香港仍“很大程度”維持司法獨立。英國外交部去年12月發佈的《香港半年報告書》,亦認爲委派英國法官留任香港終院的安排可以繼續,強調可爲香港司法獨立發揮積極作用。

爲何事隔不到一年,英國政府和和最高法院院長卻決定不再參與香港終院的審訊?

黎恩灝認爲,這是因爲過去半年,香港言論自由和政治自由急劇倒退,比如港警以“煽動罪”拘捕和起訴《立場新聞》編輯、示威者以及社會人士,香港法院也樂於對進行議會抗爭的反對派人士判刑。

黎恩灝說:“比如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被判刑三個星期,判決是基於終審法院的判詞,而判詞諷刺地是由英國最高法院法官,即羅伯特·裏德簽署的。加上新的選舉制度排除所有反對派參與,在這個急劇變化的政治環境下,相信英國最高法院作此決定和這有關。”

香港終院只剩十名海外法官  會否再掀辭職潮

其實《港區國安法》生效近兩年以來,已有至少4位香港終院海外非常任法官辭任或不再續任。 2020年9月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前首席法官施覺民(James Spigelman)提早辭任,震動司法界;2021年中,英國最高法院前院長布倫達·黑爾(Brenda Marjorie Hale,又譯何熙怡)宣佈不再續任,都表示與《港區國安法》有關。


此次英國最高法院兩名正、副院長辭任後,香港終院只剩下十名海外非常任法官,均來自普通法地區,六名來自英國、三名來自澳大利亞,一名來自加拿大。

這十名海外非常任法官未來會否緊隨“辭職潮”,辭去香港終院職務?黎恩灝認爲現時很難說得準,這是因爲這次辭任的兩名法官,是英國最高法院現任法官。然而仍然留任的香港終院海外非常任法官,都是本國的前任法官或退休法官。他們是否繼續留任香港終院,本國法院無權直接要求,只能由他們自行決定。

總部設在倫敦的人權組織“香港監察”(Hong Kong Watch),一直倡議海外法官辭去香港終院職務,其資深政策顧問Sam Goodman接受本臺訪問時表示,即使英國、澳大利亞和加拿大法院無法要求留任香港終院的法官請辭,他們亦應基於良心作出決定,不要再爲香港法院的合法性加持。

而兩名英國最高法院正、副院長宣佈消息的同日,英國國會下議院就安排英國法官出任香港終院的安排進行辯論。英國最高法院就在辯論開始前十五分鐘宣佈消息,黎恩灝認爲,是要顯示司法機構的決定並非受國會議論影響,以突顯英國的司法獨立。

中方斥打外籍法官牌抹黑《國安法》

中國駐英國大使館和中國外交部駐港公署相繼發聲,批評英方假借“召回”英籍非常任法官,是打“外籍法官牌”,惡意誣衊抹黑《國安法》,肆意詆譭香港法治,粗暴干預香港事務,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敦促英方“認清現實、擺正位置”,停止“政治表演”。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對此表示遺憾和失望,稱“別無選擇,只能無奈接受”。不過她強調,任何指兩位法官的辭任與香港實施《國安法》,或與香港的言論自由和政治自由有關,都是失實指控,對此堅決反對。港府又稱英國議會的辯論,很可能影響了兩名現任英國法官辭職,正是獨立司法機構的法官受到外部政治壓力的清楚實據。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呂熙倫敦報道    責編:嘉遠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