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送中五週年 在澳港人示威要求關閉駐悉尼經貿辦

2024.06.10 10:06 ET
反送中五週年 在澳港人示威要求關閉駐悉尼經貿辦 6月8日,大約一百人集結於香港"駐悉尼經貿辦"外示威;除了紀念"反送中"五週年之外,他們還呼籲澳大利亞政府關閉香港"駐悉尼經貿辦"。
記者丘德真攝影

五年前的6月9日,香港爆發"反送中"浪潮。爲了紀念這一運動,大約一百名居住在澳大利亞的香港人以及來自各地的人士6月8日集結在香港駐悉尼經貿辦前示威;除了要喚起延續抗爭的精神外,他們還呼籲澳大利亞政府關閉香港駐悉尼經貿辦。

“何以這土地淚在流……”

集結於香港“駐悉尼經貿辦”前的示威者,合唱“願榮光歸香港”。

“反送中”以來最重要的抗爭歌曲“願榮光歸香港”,今天已被香港當局列爲禁歌;參與籌劃這次示威的“新州自己友”成員陳小姐(化名)表示,爭取自由的聲音是不可能被消滅的。

“我們要更加大聲地唱‘願榮光歸香港’;‘港共’政權越希望我們噤聲,我們就要越大聲地唱。”

陳小姐強調,世界各地的“離散港人”仍然堅持延續“反送中”運動對抗極權的抗爭精神。

“香港人的抗爭精神繼續延續,直至香港光復的到來。”

陳小姐提到,隨着香港“駐倫敦經貿辦”人員因涉嫌從事間諜活動,已被英國當局起訴;因此,需要防範香港“駐悉尼經貿辦”可能是打壓在澳大利亞香港人的政治工作據點。

“香港‘經貿辦’已經不再是從事推廣經貿的本業,而是變成了海外公安;‘駐悉尼經貿辦’近在咫尺,我們要大聲地表示,希望澳大利亞政府取締它。”

雖然現場天氣晴朗,但有不少示威者特地穿着黃色雨衣;另一位參與籌劃這次示威的“新州自己友”成員Ivan(化名)向本臺解釋,這是爲要紀念在“反送中”抗爭期間犧牲性命的梁凌傑──梁凌傑墜樓當天,正是穿着黃色雨衣。

示威者特地穿着黃色雨衣,以便紀念在“反送中”抗爭期間犧牲性命的梁凌傑──梁凌傑墜樓當天,正是穿着黃色雨衣。(記者丘德真攝影)
示威者特地穿着黃色雨衣,以便紀念在“反送中”抗爭期間犧牲性命的梁凌傑──梁凌傑墜樓當天,正是穿着黃色雨衣。(記者丘德真攝影)

“我們希望喚起大家,記住一些爲了香港自由民主運動而犧牲的人──例如梁凌傑,他是第一個犧牲自己性命,進而喚醒了很多香港人投入爭取自由民主。”

Ivan強調,悼念的對象還包括其他在反送中期間犧牲性命的人士,例如陳彥霖周梓樂,還有很多不知名的失蹤人士。

現場示威者當中,有不少曾經投入2019年香港抗爭現場;隨着“反送中”被鎭壓後,他們陸續離開香港。例如3年前移居悉尼的阿德(化名),就是其中之一;她向本臺表示,身處海外的“離散港人”應該持續關注香港的情況。

“尤其是上星期‘47人案’的判決,還有鄒幸彤等人的遭遇,都讓我更加想要站出來,以便替他們發聲。”

來到悉尼接近5年前的Tom(化名)向本臺表示,他要聲援那些爭取民主而失去自由的人士,因此堅持持續發聲。

“來參與這場活動,是要聲援目前仍然在獄中的抗爭者。”

來到現場的,還有來自美國的華裔留學生鄭立達。他向本臺表示,由於認同對抗中共極權的抗爭,故此近日先後參與紀念“六四”和“反送中”的活動。

“這是我來到澳大利亞後的第二次參與示威;第一次是在中國領事館前的'六四'集會。我身爲年輕學生,而且學的是哲學、政治、語言學和歷史;當接觸到人權議題時,自然會反對中共,因爲中共與人權理想背道而馳。”

踏入6月,悉尼陸續還有其他香港抗爭者的示威。 此外,隨着中國總理李強即將在近日到訪澳大利亞;因此香港抗爭者、中國民運人士、藏人、維吾爾族族人,還有法輪功學員等也將會在澳大利亞各地抗議。

記者:丘德真    責編:嘉遠    網編:瑞哲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