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法学者:一国两制在香港已经死亡

2019-07-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法国外交部呼吁港人在“一国两制”的原则基础上建立真诚的对话。(蔡凌提供)
法国外交部呼吁港人在“一国两制”的原则基础上建立真诚的对话。(蔡凌提供)

针对7月1日,香港主权移交给中国的22週年纪念日,发生在香港的抗议行动演变为冲击并佔领立法会大楼,法国呼吁在“一国两制”的原则基础上建立真诚的对话,留法学者张伦则指出,“一国两制”已经死亡。

香港举行七一大游行纪念回归中国22周年时,数万抗议者与执法部门发生冲突,针对法国是否会担心暴力升级的问题,法国外交部重申对暴力的关注。法国外交部表示,法国及其欧洲伙伴继续密切关注香港正在发生的事件。

法国外交部发言人侯玛泰特(Agnès Romatet-Espagne)在新闻稿中还呼吁双方,在“一国两制”的原则上对话。

 

 

法国外交部: “我们呼吁在“一国两制”的原则基础上建立真诚的对话,保证尊重法治,特别是司法的自主和独立,这些都是促使香港经济繁荣和取得成功的因素。”

旅法学者、塞尔奇·蓬多瓦兹大学教授张伦则在法国《解放报》发表文章指出,香港回归后,原有的法制体系被破坏,“一国两制”已经死亡,间接也影响到了台湾对“一国两制”的信任。


法国的香港侨民以戏剧表演方式高举标语指出“暂缓”并不等于“撤回”。(蔡凌摄影)
法国的香港侨民以戏剧表演方式高举标语指出“暂缓”并不等于“撤回”。(蔡凌摄影)

张伦指出,“一国两制”模式来自一种工具逻辑,在香港与中共政权的最初关係中就已经存在。1949年,中共军队征战全中国,却止步于英国管辖下的香港边境,毛泽东与周恩来的指示是:长期打算,充分利用。

不过,朝鲜战争期间,西方国家对中国施行封锁。若没有药品、石油等各种物资经由香港走私进入中国,共产党政权的历史也可能会是不同的版本。假设香港在80年代对中国经济发展没有发挥重要的作用,改革开放政策就不会成功。

中国80年代的改革让一些香港人对“一国两制”模式产生一定的信心,但是1989年,天安门广场的学生运动被镇压,震撼了曾经支持学生的香港人。自此,支持中国民主运动和要求在香港实施民主制度联繫在一起。

张伦表示,香港回归后原有的法制体系被破坏,很多香港人意识到,民主化变得至关重要。但是北京当局的反应是,尽一切的努力阻止港人的民主诉求,拒绝实现特首普选,并推动限制自由空间的法律草案。


张伦(图源:Universite de Cergy-Pontoise)
张伦(图源:Universite de Cergy-Pontoise)

张伦: “ 一国两制”就是失败了,这是属于制度上价值上的冲击,中共没有兑现当年真普选的承诺,这是一个二十年发展的必然结果,中国大陆没有民主化,走到今天是必然的,五十年不变,大陆实行大陆的制度,香港实行香港的制度,但是现在这些年大陆对香港自由的侵蚀,“一国两制”实际上已经死亡了。

雨伞运动五年之后,逃犯条例的修订触及到了香港人的最后底线,间接也影响到了台湾对“一国两制”的信任。

张伦:台湾没有任何人会接受这样的“一国两制”,香港都没有很好的落实,怎麽可能让台湾人有信服接受的理由?

张伦认为,“一国两制”已不復存在,接下来就要看北京主张的民主与专制体制可以和平共处的“一个世界,两种管治方式”论述,要如何取信于世界。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蔡凌巴黎报导 责编:嘉远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