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開拓與歐洲交往新時代 歐盟已調整兩岸政策?

2021.11.09 16:14 ET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臺灣開拓與歐洲交往新時代  歐盟已調整兩岸政策? 臺灣的總統蔡英文(前排中)2021年11月4日會見到訪的歐洲議會“外來勢力干預歐盟民主程序”特別委員會代表團
臺灣總統府提供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時任臺灣行政院長的連戰多次訪問歐洲,之後礙於中國的威逼封殺,歐盟立下不成文規定:歐盟國家不與臺灣外交部長和國防部長接觸。然而,到了2021年,歐盟兩位主席聯合表示,支持立陶宛與臺灣互設代表處,強調成員國有權與臺灣深化關係,以及不能接受中國對歐盟成員國威脅、施壓,歐盟將採取反擊。有歐盟的力挺,成員國已經不再懼怕中國的威脅而主動與臺灣交往,連歐洲議會都首次有官方代表團訪問臺灣。歐盟對中國和臺灣的政策爲什麼會發生轉變?



臺灣外交部長吳釗燮10月下旬出訪捷克、斯洛伐克和波蘭等國,直至訪問一向顧及北京立場的歐盟總部布魯塞爾,儘管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氣急敗壞的用“竄訪”蔑稱臺灣官員訪歐,但歐盟發言人不避諱“知道吳釗燮正在訪問布魯塞爾”,臺灣罕見地大舉拓展對歐關係被視爲“重大轉變”,也是“令人驚訝且極具象徵意義”的一步,證實吳釗燮的宣佈,“臺灣跟歐洲交往的新時代已經到來了。”

歐盟對中國和臺灣的政策爲什麼會發生轉變? 2019年3月,歐盟承認中國合作伙伴的同時,首次稱中國是系統性競爭對手,但是到了2021年,歐盟認爲中國是一個談判夥伴、經濟競爭者和系統性對手。法國外交與戰略中心(CEDS)研究員達亞拉認爲,部分歐盟成員國因疫情對中國產生更多的不信任促成了歐盟的轉變,而歐盟因新疆維吾爾族人權問題制裁中國,中國祭出報復性的反制裁,則使得歐中關係降到冰點。

他表示,一直以來歐洲對中國採取雙重態度,一是歐洲領導人,尤其是馬克龍和默克爾,經常重申:“中國是重要的貿易伙伴”,不過,疫情爆發後,歐盟內部認識到必須加強自我保護,並減少對第三方的依賴。二是與中國具侵略性的行爲有關,不僅與構成歐洲基本價值的人權背道而馳,而且與中國在亞洲和太平洋的地緣政治侵略有關。

他說,“ 最近兩三年,尤其中國在疫情期間的表現說明,中國想要取代美國領導地位,並代表着極權模式社會的系統性戰略競爭對手,間接拉近了歐盟與臺灣的關係,加上北京對維吾爾人甚至臺灣的行動變得越來越具有威脅性,對香港的殘暴也喚醒了歐洲記憶,它不能承認對代表現代西方工業主要利益的小島的威脅,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則是,中國對歐盟祭出報復性的反制裁,可以說,正是中國的侵略性,才讓歐洲增加與臺灣的合作。 ”

雖然中東歐國家的行動逐漸改變歐盟對臺灣的看法,立陶宛對臺灣的態度正在影響歐臺關係,但因歐洲各國仍普遍認爲美國是影響臺灣外交政策的根本因素,所以,達亞拉以爲,事實上,是自拜登總統上任以來,歐洲對華政策發生了變化。這是雙重發展,因爲一開始歐洲認爲拜登總統會徹底改變特朗普的對抗政策。

與此同時,中國本身也在尋求抵抗。中國從未承認自己會像一個粗鄙的第三世界國家一樣受到西方的制裁,自認已經成爲一個“大國”,但中國的行爲不像一個大國應有的風範,它遭受的制裁多是與人權相關的,這是它不能接受與承認的,因此它對每一次制裁都做出殘酷的反應。

法國巴黎政治學院(Sciences Po)教授博達安(Antoine Bondaz)則指出歐盟對臺灣政策改變的背景,他說,2020年以來,歐洲開始意識到臺灣的重要性,臺灣也意識到歐洲的重要性。無論是在抗擊 COVID-19 大流行、維持其增長模式、促進民主價值觀或投資新興技術方面,臺灣都越來越多地正吸引著世界的更多關注,並將其視爲一個範例。歐美媒體對臺灣的報導也前所未有。

除了媒體報導之外,確定歐洲與臺灣關係的三個潛在趨勢也很重要。博達安指出,“ 首先,歐盟成員國與臺灣加強合作,間接讓歐盟意識到有必要採取共同措施應對來自中國的壓力,尤其是經濟壓力。 ”因此,在布魯塞爾關於制定反脅迫文書 (ACI) 的談判不僅必須關注美國通過治外法權形式進行的脅迫,還必須關注中國的脅迫,就像今天脅迫立陶宛的例子。

博達安認爲,歐洲議會也扮演了重要角色,歐洲議會今年以來已通過十多項友臺決議,雖然都沒有法律約束力,但也反應出歐洲民意所向,對北京也構成壓力。“ 議會工作以及議會外交不僅在制定政治議程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而且在提高對這種合作重要性的認識方面也發揮了關鍵作用。 ”7位歐洲議會議員的代表團訪臺就極具象徵意義,尤其是一個與外國干涉民主進程有關的特別委員會代表團,因爲臺灣也是被幹涉的對象。

博達安還強調,“ 歐洲人在交流中實際上正在擺脫對臺灣的隱形戰略,轉而承擔他們在該地區的利益,特別是在制定歐盟印太合作戰略的框架內。 ”因此,他們提醒維持臺灣海峽穩定的重要性,正如歐盟和美國在 2021 年 6 月的聲明中所強調的那樣。他以爲,“ 事實上,想要改變現狀的不是歐洲人,而是中國,不是臺灣威脅中國人,而是中國威脅臺灣人。 ”

“ 歐洲能走多遠,謹慎的歐盟不會對一箇中國政策做出任何改變,但成員國已經不再懼怕中國的威脅而主動與臺灣交往,而且還激勵歐盟一齊對中國的威脅發聲。 ”達亞拉以爲,歐洲議會首次官方代表團訪臺的象徵意義就是打破某種形式的禁忌,各方的政治勢力都已瞭解到與臺灣合作對歐洲而言的重要性,並達成共識。

儘管這種認識和深化合作是受歡迎的,但重要的是歐洲人要走得更遠,加強對他們在防止臺海衝突中可以發揮作用的共同反思。博達安就主張,歐洲各國政府和歐盟應採取明顯可信的戰略,說服中國任何以武力單方面改變現狀的做法不僅有風險,最重要的是成本太高。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蔡凌巴黎報道   責編:嘉遠   網編:洪偉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